傍晚六点多,徐年年拖着行李,走在七个人的队伍当中,跟同事们一起登机。

坐上飞机后,靠在窗边欣赏外面机场空旷的美景,徐年年的心情愉悦。

一想到再有一两个小时的时间,就能见到弟弟徐行后,她就有点忍不住心里的想念。

明明只不过是两三天没见面而已……

以前上学的时候一周甚至一个月不见面都很正常的嘛。

没想到自从徐行上了大学后,这种想念的情况反而愈演愈烈了。

不过,徐年年啊徐年年。

咱们还是要把持住,徐行现在的事业还在上升期,在他的工作上提供帮助就够了,至于其他的,还是等他事业稳定下来后再说。

自己毕竟是他姐姐……

想到这里,徐年年的脸色又有点暗然。

最近公司里不少人知道她是老板的姐姐后,态度就有点不一样了,以至于在公司里,除了于幼嘉以外,她基本上没交到什么靠谱的同事朋友。

这以后要是跟徐行摊牌……徐年年不敢去想徐行拒绝自己的画面,但即便徐行接受了自己,到时候一旦公开,又会有多少流言蜚语?

这些都是徐年年害怕去面对的。

现在这样其实就挺好。

假装自己已经拥有,也就不用担心失去。

跟徐行合租在同一个屋檐下,偶尔打打闹闹,借着一些由头抱一抱亲一亲,或者干脆趁着徐行睡着的时候偷偷的……这大概就是徐年年现在所能做到的极限。

“你看着好像心情有点激动了啊?”姚圆圆坐在徐年年旁边,看她现在这样子,不由奇怪问道,“怎么了吗?”

“没什么。”徐年年摇摇头,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失笑道,“就是第一次去京都,有点兴奋了。”

“哦,这样啊。”姚圆圆不疑有他,没再多想。

而徐年年则是拿出自己的手机来,点开微讯助手,给徐行发了个消息过去。

【徐年年】:我们上飞机了,一会儿就起飞,你记得过来给你姐姐我接驾!

【徐行】:知道了。

【徐行】:忙着呢,一会儿你下飞机了再聊。

另一边,姚圆圆也给徐行发了消息。

【姚圆圆】:大老板,你不过来就算了,一会儿醋醋过不过来接我?

【徐行】:你怎么不问她?

【姚圆圆】:呵呵。

问颜池醋的唯一结果就是听徐行的,姚圆圆可比徐行懂多了。

【徐行】:一会儿我们都来接机,酒店也已经安排好了。

【徐行】:飞机上记得手机关机,回聊。

姚圆圆看到这家伙十分敷衍的回信,不由撇撇嘴。

退出跟徐行的聊天框后,姚圆圆趁着飞机还没起飞,又跟公司里的其他假期加班的员工交代了一下这两天的任务,随后又看了看今天的数据。

水果刺客的下载量再突破了一千万后,随着这两天舆论的火爆,每天依旧保持着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增长曲线。

秘境逃亡也不甘示弱,因为玩家人数还不多的缘故,增长的速度比水果刺客还要快,如今已经突破450万的下载量,估摸着国庆第三天结束后,就能超过500万。

与此同时,以游戏平台为宣传方向的微讯助手,在这方面的表现也不算逊色。

虽然没法跟这两款游戏的增幅比较,但还是保持着每天五到十万的用户增量,现在总用户量已经来到了17万,今晚有望突破20万的关口。

此外,其他地区的水果刺客代理版权已经谈的差不多了,等这次京都之行回来,彻底敲定合同后,又会是数千万的代理费进账。

而且后续还会有源源不断的分成收入回流到天枢公司手中。

至于秘境逃亡,那些代理游戏公司倒是也提出过代理意向,不过对于新游戏的诚意明显不足。

这毕竟只是天枢公司的第二款游戏,谁也不确定能不能复制水果刺客的成功。

但是差不多三天过去,秘境逃亡的成绩成功的打出了身价,代理商为此甚至将价位提高到了比水果刺客都要高的程度。

不过主动权在握的姚圆圆压根不怎么着急,先来京都帮老板处理完这边融资的事务,晾一晾这帮代理商,估计还能再榨点汁水出来。

甚至有鼻子灵敏的,都已经开始尝试,洽谈天枢公司以后还未上线甚至未开发的项目代理了。

不得不说,尽管姚圆圆搞不懂为啥徐行会大老远的跑京都来,投资一堆短期内完全看不到太多前景的初创公司,但至少在手游这一块,徐行已经是当之无愧的顶尖策划师。

明天开心酷跑就将上线,不知道能不能延续水果刺客和秘境逃亡的辉煌。

要是连续三款游戏都能在市面上杀疯,那天枢游戏未来的路恐怕就会变得无比顺畅。

尤其姚圆圆还听目前的游戏负责人龚奥谈到过,徐行手上似乎还有不少项目。

光是龚奥自己亲自看过的,就有另外两款同样是跑酷细分赛道的项目,只等秘境逃亡和开心酷跑度过前期后,应该就会立即上马这两个新项目。

这让姚圆圆很是期待。

她自己都没法想象,当初只是在自家网吧里一时兴起,如同玩闹一般的跟徐行去开了这家公司。

结果仅仅只是三个多月的时间,这家才刚成立三个月时间的初创公司,就已经骤然成长为一个业内不可忽视的新起之秀了。

随着秘境逃亡和开心酷跑的陆续上线,加上全球代理提供的后续分成收入,以后天枢公司每个月的营收,基本上都能以亿计数。

这要是放在三个月前,自己跟老妈吹嘘她加入的公司能有这个成绩,估计只会得到裴清兰和蔼的微笑。

但现在,姚圆圆偶尔回家跟出差回来的裴清兰见面时,已经昂首挺胸十分得意了。

这也让身为投资公司老板的裴清兰格外唏嘘。

没想到当初十万元想要投资的工作室,如今哪怕拿出十个亿,估计都不可能再有入股的机会了。

……

就在徐年年和姚圆圆登上飞机的时候,徐行怀里还抱着颜池醋。

夜幕之下,两人在泉水池边紧紧相拥,颜池醋假扮秘书闹腾了一番后,最终还是乖乖缩进了徐行的怀里,脑袋埋在他的胸口,惬意的呼吸他身上好闻的味道。

也不知道抱了有多久,直到徐行感觉裤子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几下,才一只手松开颜池醋,把手机给掏出来看了几眼。

简单应付了几句后,就迫不及待的把手机重新塞回去,然后继续抱着。

女孩子的身子真是软。

虽然之前趁着地铁挤,已经抱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但如今确定了彼此的关系后,这样的拥抱又多了些不一样的意味,徐行也终于不用刻意去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可以全身心的感受颜池醋柔软的身体和身上的香味儿。

尤其是颜池醋,当两人紧紧包在一起后,徐行便着实有种被满足了的感觉,胸口和肚子这块地方十分充实,像是被彻底填满了似的。

于是很快,颜池醋就感觉自己肚子上有个奇怪的东西。

想到昨天早上掀开徐行被子后看到的坏家伙,颜池醋顿时红了脸颊,但又不舍得松开,只好就这么让他硌着,让自己尽量不要胡思乱想。

第一次这样不用寻找借口,肆无忌惮的跟对方抱在一起,两个人都不想分开,心里想着对方受不了了再松手。

结果越抱越久,直到徐行的手机再次震动起来。

这回不是微讯消息,而是来电话了。

“喂?”

“你们人在哪儿啊?还没回酒店吗?”李智斌在电话那头说道,“要去机场接人了啊,这都快八点了,坐车过去还得三四十分钟呢。”

“在海淀公园这边逛了一圈。”徐行抱着颜池醋柔软的身子,还没舍得松开,右手拿着电话,左手就搂住她的细腰,时不时的抚上她的后背。

“那我过来找你们吧,一起过去接机了。”

“行。”

挂了电话,这回两人总算是分开了。

颜池醋带着羞意的低下脑袋,抬手捋了捋耳边略显凌乱的碎发,走到徐行身边:“走吧,还要去接年年姐他们。”

“嗯。”徐行伸出手牵住了颜池醋,将她沁凉的小手纳入掌心,“李智斌还要一会儿才能到这边,咱们正好慢慢逛出去。”

颜池醋的小手滑滑嫩嫩的,而且十分纤细娇小,简单比对一下的话,把两人的手腕对齐,颜池醋的手指可能就刚到徐行手指第一指节的位置。

捏在手里里把玩着,软软的,捏起来十分舒服。

这还是两人第二次手牵着手。

嗯,第一次是刚才徐行表白的时候。

之前两个人最多就是拽住对方的手腕,都刻意规避了手牵手的局面,不想打破最后那层窗户纸。

但其实早在半个多月前,徐行跟颜池醋说要带她来京都的时候,就已经想好要跟她摊牌了。

不然当初也不至于特意问李智斌,京都这边有什么适合约会的地方。

相比之下,颜池醋只感觉自己还如在梦中,被徐行牵着小手,幸福又紧张,手心一直在沁出汗水,浑身都热乎乎的,像个小暖炉一样。

自己竟然真的跟徐行在一起了啊……

是在一起了吧?

但是刚才自己好像也没有答应徐行的表白诶……貌似说着说着就吵到工作问题上去了……

那应该算是默认了?

毕竟都牵手了呢,刚才还抱了好久。

不过……

“老……徐行……”颜池醋张了张嘴,怯生生的看向徐行,小声说道,“能不能求你个事儿?”

“嗯?”

“我刚才都没直接说答应,你要不再表白一次?”

徐行:“……?”

“抱都抱了,手也牵了,咱们这又不是拍电影,还能喊cut再重演一遍。”徐行一脸无语,有些哭笑不得,随后忍不住调侃道,“要不换你来表白一次怎么样?我好歹也是大老板了,总得让我体验一回被表白追求的感觉吧?”

“唔……”被他这么一说,颜池醋立马缩回了脑袋。

尽管之前她确实很想鼓起勇气,勇敢一回。

但现在既然都已经顺顺利利的跟徐行在一起了,那也就不用她再勇敢了,只要好好享受跟徐行在一起的滋味就行。

至于再朝徐行表白什么的……就当没听到吧。

看她变成缩着脑袋的小鸵鸟后,徐行顿时失笑,倒是没有继续欺负她,只是揉捏把玩她小手的力道更大了些,把颜池醋原本沁凉的小手,都搓的热乎乎的。

在京都的夜幕秋风吹拂下,也感觉不到凉意。

……

晚上九点多。

从沪市飞往京都的航班降落在首都机场。

姚圆圆领着带过来的财务与法务团队,外加一只徐年年,在托运行李的履带上找到各自的行李箱后,便带队一路来到机场出口。

徐年年原本走在最后面的位置,但在临近出口,远远望见等在那边的徐行时,便立马加快了自己的脚步,忍住自己想要小跑起来的念头,勉强克制住了想要张开手抱住徐行的冲动,最后只是走到徐行面前,抬起了一只手。

啪。

姐弟俩的手掌击打在一起,徐行从她手里接过行李箱,一脸无奈的说道:“还真来了啊。”

“那还能是假的啊?”徐年年撇撇嘴,看向一旁的颜池醋和李智斌,笑眯眯的打招呼道,“醋醋好呀~还有阿斌,真是好久不见了呢。”

颜池醋礼貌的问好,跟来京都之前没有什么两样,甚至还特意跟徐行保持了一个比较合适的距离,一点没有暴露出自己已经跟徐行在一起的情况。

而李智斌在看到徐年年的微笑后,顿时感觉后背冒冷汗,一脸尬笑的抬手挥了挥:“年年姐,好、好久不见了哈。”

之前暑假的时候,徐行为了忽悠徐年年来工作室做美工,借的就是李智斌远房表姐的名头,甚至连合同都是由李智斌牵头,在奶茶店里签署的。

这会儿终于再次见到李智斌,徐年年顿时笑意盈盈的拍了拍小伙子的肩膀,满意的点头说道:“很好,很好,阿斌还是很有出息的,嗯哼?”

“年年姐!当初那可都是徐行出的馊主意,跟我没一点关系啊。”李智斌连忙撇清关系,“我那就是被他逼的。”

“嘁。”徐年年看他这副样子,顿时失笑,“好啦好啦,这就吓到了?你的账我也算到徐行头上,让他一并给你还了。”

“对对对。”李智斌连连点头,“这家伙焉儿坏,馊主意都是他出的。”

徐行瞥了眼李智斌,呵呵笑道:“当着老板的面,你很嚣张嘛。”

“喂喂。”李智斌见他还威胁自己,顿时不满道,“当初你就是有什么事你自己抗的,可别耍无赖啊,我本来就很不想骗年年姐的。”

“阿斌不要怕。”徐年年一把勾住徐行的脖子,哼唧着把他拽进怀里,“你给我等着,到酒店了再收拾你。”

“收敛一点。”徐行一脸无语的把她的手臂拿开,“姚圆圆他们都在呢,注意一点形象。”

说完,徐行看向姚圆圆和后面的员工,拍了拍手说道:“辛苦大家了,咱们先坐车去酒店,明天就得忙起来了,今天晚上好好休息。”

一行人叫了几辆出租车,徐行的目光落在旁边正在给出租车司机做宣传的人。

坐进车里后,司机不耐烦的接过对方的宣传单,然后迅速驶离了机场,把单子往一旁的空隙里一塞了事。

徐行坐在副驾驶上,装作好奇的问道:“师傅这是什么宣传单啊?我看路过的司机都被塞了一份。”

“害,还不就是最近一直在搞的什么打车软件。”已经年过四十的司机师傅摆摆手,“说什么在手机上下载一款软件,就能随时随地找到乘客,忽悠人一套一套的。”

“没人试试看吗?”徐行顺手把那个被揉成一团的宣传单拿出来看了看,上面是摇摇叫车的下载方式和使用指南,“看着还挺像一回事儿的。”

“得了吧。”司机师傅呵呵冷笑,“又不是没人试过,下载之后半天叫不到一个乘客,想要随时随地等着有人在上面下单,你就得一直开着流量。”

“我看就是办流量套餐的那帮人搞出来湖弄我们这些司机的,就是想骗我们的流量费。”

“指不定上面叫车的乘客也不是真的乘客,就是他们自己叫人过来假装乘客吊吊胃口而已。”

徐行:“……”

听着司机师傅的说辞,徐行顿时感觉到打车软件推广起来的难度之大。

尤其是前期的市场习惯培养,不仅需要培养乘客们用打车软件叫车的习惯,还得培养司机师傅使用软件的习惯,甚至还得克服目前流量昂贵的现状。

可以说是困难重重了。

……

回到酒店,李智斌接过大家的身份证后,就去前台帮众人开好房间,随后一一分发房间卡。

徐年年拿到跟姚圆圆同一间的房卡后,便好奇问道:“徐行你住哪层楼啊?”

“29楼。”徐行指了指李智斌,“这小子给我开的豪华套间,颜池醋也跟我住一起。”

“啊?住一起?”徐年年睁大眼睛。

“哦,不是同一个房间。”徐行简单解释道,“豪华套间比较大,里面有客厅有卧室,两个卧室分开的,跟合租差不多。”

“哦哦。”徐年年恍然点头,稍微安心了一点。

合租嘛,他们在沪市也差不多,她对这块已经有点免疫了,顶多就是有点吃醋。

而且看颜池醋跟徐行这一路过来都没怎么互动,顶多就是公事上的交流,徐年年也没看出跟来京都之前有什么差别。

但是等大家走进电梯,一路上行,率先抵达20楼徐年年他们这批人的楼层后,徐行和颜池醋在电梯里目送他们离开,等到电梯门合上的那一刻,两人的手便迫不及待的牵在了一起。

“你还真忍得住不说啊?”徐行看向颜池醋,失笑道,“其实也没必要瞒的这么严。”

“没关系的。”颜池醋感受着徐行大手传递过来的温度,慢慢贴到徐行的怀里,“现在这样我就知足了,我也不想因为咱俩的关系,影响到我在公司里的工作。”

“别委屈自己。”徐行摸了摸她的脑袋,低头在她额间亲了一口,“什么时候憋不住了就说出来好了。”

感觉到自己的额头被亲了一下,颜池醋顿时脸颊泛红,赶紧把脸蛋埋进徐行的胸口,紧紧抱住他,声音闷闷的从胸口处传出来:“嗯,徐总对我最好了。”

“……还叫徐总呢?”

“徐总~徐总~您看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颜池醋也难得胆大的撒娇了一回。

“停停停!我真受不了你这个!”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