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哲认真的打量着秦木子,突然说道:“你吓到我了,挺着个大肚子还来河边,万一发生点意外怎么办?”

“你,这是在关心我?”秦木子眨着明媚的眼睛,嘴角噙了一抹笑意。

陈哲没有否认,反问道:“我关心你不应该吗?”

秦木子深吸一口气,笑道:“行吧,还算你有点良心,走吧,回家,奶奶还在家等鱼呢。”

说着就要起身,陈哲连忙扶住她。

因为怀的是双胞胎,五个多月的肚子已经很大了,将羽绒服高高顶起,显得有些笨拙。

陈哲原本有很多疑问,不过没等他问,秦木子便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奶奶昨天崴了脚,行动不方便,我才出来买菜的。”

“因为我怀孕了,奶奶今年连老家都没回,怕人说闲话,这个年可能是这么多年来最冷清的一年。”

“我这次是真的让奶奶伤心了,她嘴上不说,经常半夜抹眼泪。”

“奶奶说了,以后孩子她来带,当亲孙养。”

“我告诉奶奶,怀孕是我自愿的,她不怨恨你,却生你气,见了面你说话小心点。”

“还有,大过年的,你怎么连个年货都不带?太不像话了,我陪你去买点……”

“……”

说话间,俩人已经到了家门口,陈哲手里多了几盒礼品,不是他不准备,而是一路舟车劳顿,没时间准备。

秦木子用钥匙打开门,里面便传出老人的声音。

“妮儿回来了?”

“嗯,回来啦,还带了一张嘴回来,咱家的饭够吃不?”

秦木子一口的本土乡音,陈哲觉得颇为新奇,他以前也说老家话,上了高中开始,渐渐普通话了,老家人则是普通话和土话结合着说。

“谁呀?”

老人语气有些惊讶,待看到陈哲,脸色就冷了下来,叹了口气,“锅里有饭,你们自己盛吧,我去屋里躺会儿。”

说着,便拄着拐杖一拐一拐的向里屋走去。

秦木子也叹了口气,刚要对陈哲说什么,就见陈哲殷勤的跑过去,扶住了老人,嬉皮笑脸的一口一个奶奶的叫着。

老人则别扭的晃动着胳膊,不让他扶,却挣脱不开。

一老一少营造的极为有趣,秦木子脸上微微有了笑容,她本来还担心陈哲脾气大,俩人针尖对麦芒闹僵呢,现在放心了。

过了片刻,陈哲从屋里出来,轻轻带上门,对秦木子道:“我做鱼很拿手,你坐着看电视,一会儿就好。”

秦木子却走到他身边,小声问道:“我奶奶脾气犟,没为难你吧?”

“老太太确实犟,不过还算好说话,我连你都能哄好,还安抚不了一个老太太?对我有点信心。”

陈哲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提着鱼进了厨房。

“你什么时候哄过我?”

秦木子撇了下嘴,想了想还是跟了进去。

陈哲见状,干脆搬了把椅子放在旁边,“你别在我跟前晃了,坐下吧。”

“你别大意,我奶奶不是那么好哄的,除非……”

“除非什么?”

秦木子犹豫了下,抬眼直视他道:“除非我们……结婚。”

“那就结呗。”

陈哲随意的话语让秦木子有些愣怔,“你说什么?”

“结婚啊,我连户口本都带来了。”

陈哲说着,从衣服内口袋里掏出一个红本在她面前晃了晃,然后又塞进了兜里。

秦木子直接傻眼了,结结巴巴道:“那吴冰怎么办?”

“她……”

陈哲摇了摇头,心道,何止一个吴冰,还有陈晨呢,是我搞砸了!

在出发前,他问陆妹儿“你爱我吗?”,如果当时陆妹儿说爱,他或许会改变主意。

但陆妹儿什么都没说,那么俩人依旧是一纸协议的关系。

吴冰不告而别,回头的可能性比较小,如果她肯回头,陈哲会和她在港城结婚。

这个做法很悖社会的主观,也违法,但到了社会的某个阶层,却成了常态化的操作。

至于陈晨……

陈哲在年前问过她几次,自然是问她有没有怀孕。

陈晨像是早就猜透了陈哲的心思,她再次肯定了她一直以来不结婚的宣言。

所以,陈哲才会觉得自己失败,是他搞砸了。

权衡利弊,娶怀了自己的双胞胎的女人,才是最佳选择。

有几分真,说不上来,但绝对不假。

人就是这样,计较着计较着,就不知不觉长大了。

陈哲虽然有两世的人生阅历,却依旧难逃对少年情怀的留恋。

或许会有遗憾吧。

秦木子沉默了片刻后,突然说道:“我不同意。”

这次换成陈哲愕然了,“为什么”还没有问出口,秦木子就给出了答桉。

“你娶我并不是因为爱我,而是迫于形式,我们之间是因为孩子才缔结在一起的,而我一直以来的愿望是,嫁给爱情,这话从一个被爱情伤害过的人嘴里说出来,是不是很可笑?”

秦木子叹了口气,“奶奶这边我会说服她的,你,你还是想办法找找吴冰吧,她没走远,她应该一直在等你,她需要你。”

陈哲深深看了她一眼,笑笑,“先解决眼下的问题吧,吴冰那边你不用担心,我已经知道她在哪了。”

“她在哪里?”

“鹰国!”

“哦。”

这声带着悠长的韵味,秦木子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情绪。

直到油煎鱼的滋滋声响起,秦木子才再次开口,“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一两天吧。”

“才一两天?”这句话是秦木子从心里说出的,她有点失落。

“到时候我们一起走,带着奶奶一起。”

秦木子愕然的睁大眼睛,“你别逗我了,怎么可能,我奶奶不会答应的。”

“说不定老太太现在已经答应了。”

这句话直接震的秦木子合不拢嘴,“你,你没骗我?”

“骗你小狗。”

“你怎么做到的?”

陈哲神秘的一笑,“自己问去。”

秦木子顾不上再问陈哲,起身就往外走,这麻利的动作吓得陈哲差点把锅掀了,连忙喊着让她慢点。

秦木子没理会陈哲,径直推开老太太的房门,一声“奶奶”刚喊出口,就见老太太冲她招了招手,把一个户口本递给她。

“这混小子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你以后要看紧他,最好身上别给他留钱,拿着,明天你们去领证吧。”

老太太将户口本塞到秦木子手里,叹了口气道:“我这么好的孙女,便宜这个小混蛋了,不过他还算有良心,肯负责,……妮儿啊,奶奶本想把你风风光光的大嫁出去,做不到喽,委屈你了。”

秦木子拿着户口本有些懵,不过听着老太太的话,眼框里渐渐积满了泪水。

两道清痕顺着脸颊滑下,淌进嘴角,咸咸的,

微苦……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