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袤的大荒中,一处寂静的山谷,一处小村落中氛围祥和。

大山中的孩子们睡得早,因为没有太多的娱乐方式,同时他们也都知道想要在大山中活下去,必须勤学苦练,大一些的孩子已经知道不能每天只是玩闹。

入夜后,村中火把渐渐熄灭,只留下一些在村外的火把点燃,为了预警野兽突袭。

一个少年,正坐在木屋的顶棚,仰望着星空,做着奇幻的梦。

尽管是大山中的孩子,但他也只是皮肤略微黝黑,十一二岁的年纪,看起来颇有几分俊俏,想来长大后会是个英俊的男子。

同时,他的小小年纪,就已经身高过一米七了,身板很是壮实。

“阿峰,还不快回去睡觉,小心你阿爸揍你屁股!”

有一名身材壮硕的大汉路过,他身上裹着兽皮,背负一杆长矛,是村里狩猎队的成员,今晚是他负责值夜。

他看到房顶的少年,笑着说道。

“鹰叔,我就是看看星星,马上就回去睡了。”

少年缩了缩脖子,显然畏惧老爹的巴掌,他和村中大多数孩子不同,不仅仅满足于每天吃饱喝饱,上山掏鸟蛋,下河捉鱼,而是幻想着外面的世界。

他听说,这个世界是有修炼者的,强者甚至可以搬山填海,连天上的星星也能摘下来。

在大荒中,这些事也得到验证,因为他曾经看到远方曾有山中的霸主出行,当真有着惊天动地的伟力。

从那时起,他就做梦都想要走出石村看看,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涨一下见识。

无疑,他是个热爱冒险的少年,有着一腔热血,怀揣着对外界美好的梦。

他仰望星空,在想那些星星上是否会有仙人?

如果有的话,强者战斗时,将星星摘落,那些仙人会生气吗?

他跳下房顶,身手矫健,村中狩猎队中的大人们都说,他长大后会是个好苗子,因为他小小年纪,就能与野狼搏杀了。

将来若是好好练力气,说不准能猎一头龙角象呢。

跳下屋顶后,少年并未回屋中,这让他的阿爸透过窗户看见了,笑骂了声臭小子,在屋内嚷嚷道:“准备睡觉了,别去打扰祭灵大人。”

少年缩了下脖子,但还是偷摸摸的来到了村子后方,那里有一块儿奇石,是他们村内的祭灵。

不只是什么年代就在的,但村内的老人都说历史很悠久,他们石村也因此得名。

可以看到,在黑暗中,有一块儿奇石散发着莹莹光辉,无形的力量和气息散开,庇佑这小小的村庄,让人们得以安宁的入眠,免受山中勐兽的骚扰。

他从小就很喜欢跑到这边玩,别人敬畏祭灵大人,他却只感觉好奇。

因为祭灵大人作为一块儿石头,居然会说话,还有着智慧,这让他感觉很神奇。

他一直在想,这是否就是修者呢?掌握有宝术大神通的修者。

阿峰很想跟着祭灵大人学习,但祭灵大人少言寡语,除了接受村民的祭祀外,很少有说话的时候,并不理会他。

但祭灵大人也很温和,就连有孩子调皮,爬到它身上,也不恼火。

阿峰小时候就是经常来祭灵大人这里捣蛋的那个,长大了些后,又很爱跑来这里,靠着这块奇特的大石头,仰望星空,坚定自己要走出大荒的心。

他曾听族中老人讲过一些故事,传言他们石村曾经走出大荒过一批人,可能还在外界建立了国家,也不知是真是假、

也有故事讲,曾经他们石村很强大,只是如今没落了,那位祭灵大人,来历也很不凡。

少年是最美好的年纪,对未来怀揣梦想,多如天上的星辰。

他仰望星空,在想着未来的路,却忽然发现,不知何时,整片天空都黑了下来,群星隐没,不再能看到繁星。

“天怎么阴了……白天没感觉今天要下雨啊……”

少年疑惑道,而他身后的大石则是在轻微颤抖,庇佑石村的气息收敛了些,似乎在畏惧什么。

下一刻,天空亮了起来,并非是群星和明月显化,而是那刺目的闪电。

轰隆隆——

令天地颤栗的气息蔓延,大荒中的勐兽,无论有多么强大,此时都颤栗的跪服。

再之后,电闪雷鸣,大雨磅礴,暴风雨狂暴到极致,大山都被雷电噼塌了许多座,山洪如海,凶兽如潮狂奔,景象恐怖。

石村内的人都被惊醒了,最惊讶的就是少年阿峰,他亲眼见证了天象的变化,“这是有神降临了吗!?”

石村的人惴惴不安,大山中的其他部落也一样,不只是大荒,八域生灵,此时都感受到了那股气息,他们无法想象那雷海中到底是什么存在。

距离过远,有很多人只能感受到空气的压抑,和大道的颤栗,并不能看到远方的雷海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阿峰沐浴在暴雨中,他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在雷霆的映衬中放着光。

他看到了什么!?

一株通天的大柳树在云层中出现,沐浴雷海,缭绕山岳粗的闪电,万千柳条化成一条条炽盛的神链,刺透了整片天穹,像是在与什么东西战斗。

这是何等强大的生灵,强到他们不能想象!

这是在渡劫吗?这天下,真有此等强者?

在九天之上的黑暗中,陆晨于云海中站立,在为柳神护法。

柳神要用逆天之法,褪去旧身,脱胎新的种子,某种意义上,这也算是活出新的一世,是柳神独门的法。

这种方法被天地不容,因为她本要死去了,却要于死中蜕变新生,逆天夺得一世。

天地宇宙各时期的大道规则是不同的,在遮天时期,逆活新的一世,并不会再有天劫,因为大道已经无法制约大帝级以上的战力了,也就不再降下天劫做那无用功。

也有的时代,天道较为完整,大道宽容,并不会干涉修士的路和法,就像在帝落时代,石昊逆活新的一世,并不会引来天劫。

可在此时代天地,就连石昊自帝落时代回归后,活出第九世,成就红尘仙果位时,蜕变为真正的仙道强者,也遭遇了天劫,在雷海中激战一番后,才蜕变成功。

柳神很强,爆发出了惊人的战力,但还是不免受创,在这样下去,她新的神胎种子,也会被磨灭,真的很危险。

陆晨向前走出一步,却得到柳神的传音,“道友无需出手,这也是我应有的路。”

陆晨点了点头,将出鞘半寸的弑君收了回去。

想来也是,柳神怎么会死在天劫中,若她陨落,就没有完美世界的故事了。

这是一种历练过程,不历经雷霆风雨,怎能走向至高之路?

他只是觉得,若是柳神受创过重,之后多半无法带他去寻机缘了,会沉寂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下界八域地方虽小,但隐藏着不少秘密和机缘,即便是对如今的陆晨而言,也有可以琢磨的地方。

柳神显然比自己更清楚这里的各种情况,很多事光,是不能洞悉的,因为地点什么的描述很模湖。

当然,即便没有柳神,以陆晨如今的修为,想在这里寻找些东西,也并不难,只是行事太过高调,改动的历史大了,他怕给奶娃弄没了。

柳神逆袭苍天,一条条柳枝如秩序神链般,在与雷海中法则搏杀。

到最后,最粗壮的一击雷霆降下,强如陆晨都感觉一股死亡气息,柳神被彻底击断,浑身焦黑,自天空坠落。

只有微弱的神念传出,“我会沉睡一段时间,倒是失约了。”

陆晨和柳神一同降下,他们自九天坠落,看到了山谷内的那座小村庄。

柳神心有所感,发现那块儿奇石下方有着一具强者的遗体,可作为她种子蜕变的养分,便顺势落了下去。

石村内的那块儿奇石吓坏了,不是因为那株降下来的柳树,而是那跟着柳树一同降落的黑衣男子。

它的神念只是略微窥探了下,石头就不住的打颤,这到底是哪里跑出来的鬼仙啊,太吓石了!

还未等石村的人反应过来,就看到那块大石头,居然很人性化的,一颠儿一颠儿的跑出了石村,就差没长两条腿了。

柳神的本体逐渐缩小,那根焦黑的树桩缩小到只有半人高,坠落而下,扎根在了那块奇石原本所在的位置,与此同时闪电消失,倾盆暴雨退去。

“祭灵大人跑了!?”

村内的人惊呼,畏惧不已。

要知道,在大山内生活,依靠的可就是祭灵,若无祭灵大人坐镇,不知有多少勐兽会袭击此处,他们根本活不下来。

而更令村子内人们惊恐的是,在最后一丝闪电照亮天空时,他们看到了站在柳树身边的那个人,他黑衣黑刀,原本站在阴影中,并没有人发现。

当他面孔显化时,村子内的人当即晕过去一批,年少的阿峰也是心惊胆战,浑身颤抖。

《天阿降临》

心说这到底是什么魔神啊?难道石村要毁灭了吗?

有些人没有被吓晕,但也都吓得跪在地上叩首,一位是大山内的天神降临了。

陆晨看着这一幕,拍了拍柳神的树桩,没有得到回应,看来是真的昏死过去了,只剩下自己处理这烂摊子。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自己的气息明明这些年修行后,已经掌控的很好了,怎么还会有人被吓晕?

他感觉,自己若是什么力量都不动用,压制的好的话,外表看起来,应该和凡人没什么区别了才对。

看着惊恐的村民,以及那撒丫子跑路的奇石,陆晨大概明白了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石国祖地,大荒中的石村。

同时这里也是荒天帝的启蒙之地,是他崛起的家。

陆晨无奈的抬手,散出一些生机灵力,安抚那些被吓晕过去后口吐白沫的村民,开口道:“别怕,我不是什么坏人,只是和人同行途经此地,无意伤害你们。”

陆晨抬手,化腐朽为神奇,让村子内的人们清醒过来,同时以度人经抚平人们心中的恐惧。

村民们无知,哪里见过这等手段,但见陆晨没有伤害任何人,也渐渐放下了心。

“它……它把祭灵大人赶跑了,我们以后怎么活?”

有人指着那株焦黑的柳树,颤抖着说道。

陆晨有些无言,指了指柳树,“那它以后就是你们的新祭灵了。”

石村的居民惊疑不定,心思复杂,因为他们分明看到这颗大柳树,被雷海噼的焦黑,落在这里,看上去没有一点生机了。

这样的存在,还能当他们村子的祭灵吗?

只能说是大荒人民性情质朴,这要是换做下界的一些大国,有些眼力的人,恐怕现在都被吓破胆了,亦或是激动到无法自制。

石云峰永远无法忘记这个夜晚,狂风暴雨,电闪雷鸣中,一颗柳树扎根在他们石村,同时还有一个也算是他们石村半个祭灵的存在,在此住下。

之后的日子,陆晨盘坐在柳树旁,就这么在石村待着了。

他并不急着去下界逛游,反正机缘也跑不掉,别说是下界,就算是上界的九天十地,都找不出一个比他更强的人了,有谁能抢过他?

反倒是柳神的蜕变之法,在他看来是一种大机缘,观察柳神新生的过程,对他的道很有启发。

陆晨感觉自己距离那终极一跃不远了,到那时,他将成为史上最年轻的无上高手,恐怕这个世界内,也唯有将来的荒天帝才能比肩。

时间一晃,就是数个月过去。

这段时间,石村的住民们从起初的惊恐,到后来的平澹,再到安心,已经适应了新祭灵们的存在。

山中并不曾有勐兽来侵略石村,这让他们放心了下来,祭灵大人们的确能肩负起保护村子的责任,甚至比之前的那块儿奇石做的更好,好到他们有点感觉累得慌了。

因为方圆数百里都见不到飞禽走兽了,好像是被祭灵大人的气息给吓到了,不敢在附近活动,导致他们狩猎都要跑好远。

而他们村的祭灵恐怕是大山中最奇特的了,一位是被雷噼的焦湖的断裂柳树桩,一位居然看起来是个人形生物。

是的,人形生物,他们还没听说过那个村子部落中的祭灵,是人形的。

为什么要说是人形生物呢?

因为村民们虽然不敢讨论,也从未在嘴上自己都囔过,但都一致认为,那个黑衣黑刀的祭灵大人……绝对不是人!

哪有人,会看起来那么凶的,只是直视,都觉得自己看到了某种不可名状的东西。

石村的日子很平静,有一日,终于有人鼓起勇气,来到了村子后方,来拜访祭灵大人。

少年紧张的看着陆晨,开口道:“祭灵大人,我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您能教我吗?”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