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王的所为,让皇帝姬轩颜面大损,尤其清平王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称呼姬轩为‘稚子’,简直奇耻大辱!

大朝贡自然是进行不下去了!

朝天阙广场。

一众王公大臣、文武百官、七十二地煞,各大世家、门派的子弟,还有诸国使团,三五成群的朝青霄门走去。

百官很惆怅。

“没想到好好一场大朝贡,竟被清平王破坏了。”

“是啊,我大乾五战四胜,第六场诗剑仙对南诏公主,眼看就是六战五胜,结果……哎!”

听着这些人的话,李牧也很惆怅,对身边的全羽和白龙马说道:“也不知道我赢的这几场还算不算数。”

要是他们耍赖,说姬轩叫停大朝贡,之前比赛不算,那他上哪说理去?

好几个洞天名额呢!

李牧舍不得。

自然,场中有比他更难受的。

章子尧失魂落魄的走在最后,原本因修行而有些返老还童的容貌,此时竟比灵气复苏前还要更加苍老!

他拢共就两个儿子,小儿子被大儿子害死,大儿子被……小儿子坑死?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章子尧又是憋屈,又是难受,又是愤恨懊悔!

他的心,在滴血!

而平日几位与他交好的大臣,此刻都不敢与他说话,毕竟,他的儿子章玉朗犯了欺君之罪,又引来清平王,让陛下当着两百多个使团的面丢尽脸面,如此大罪,陛下岂会轻易揭过?

若是章玉朗还活着,倒也好,可偏偏章玉朗死了,陛下一腔怒火,就只能倾泻在章子尧头上了,谁让你是人家的爹呢!

他们都是人精,最是擅长揣摩圣意,这个时候,哪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去安慰章子尧啊!

章子尧孤零零的走在后面,眼中悲凉,简直见者落泪!

嬴霄月也很惆怅,老祖宗降临,可是,竟没认出她的血脉,她很遗憾。

对面。

蒙元的三王子突烈被手下背着,粗犷的脸上满是杀意!

“突烈王子,你太冲动了。”匈奴主使挛鞮羊看着他被压断的双腿,叹息道:“那大乾的小皇帝本就心智不熟,又刚遭受清平王的羞辱,正在气头上,你跟他唱反调……哎。”

“今日之耻,本王子来日定要他付出代价!”突烈双眸赤红,满脸狰狞!

狮子国王子阿耶苏跟在后面,几次欲言又止,但看着突烈身上散发的狰狞杀意,他最终还是没有上前。

他落后几步,看向一旁的孔雀公主。

孔雀公主笑意盈盈,走路带着一阵香风,好似遇到了极开心的事。

“孔雀公主,何事如此高兴?”阿耶苏没话找话。

西域三十六国的皇室之间,关系都还不错……假如阿耶苏没有赔钱的话。

“本公主高不高兴是本公主的事,与你无关,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阿耶苏……王子?哼。”孔雀公主白了他一眼,蹦蹦跳跳的带着两名部下走了。

“你!”阿耶苏心中震怒,却不敢放狠话,实在是局势对他不利啊!

他此时不能得罪西域三十六国任一一位皇室中人!

“阿耶苏王子。”佛子玄灵双手合十,从后走来。

“佛子有何指教。”阿耶苏忙行礼。

佛国在西域有巨大影响,若是佛子肯帮忙,或许……

“阿耶苏王子,尘世如苦海,何必执着呢。”玄灵微笑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呐。”

这是要本王子出家……阿耶苏强颜欢笑:“多谢佛子指点迷津。”

随后,他脑中忽然闪过灵光,忙又说道:“弟子愿拜入佛子门下,还望佛子垂怜。”

玄灵笑着摇头:“小僧佛法不精,哪有资格收徒,况且王子若要剃度出家,也该入阿兰陀寺,而非菩提寺。”

西域三大寺,阿兰陀寺在狮子国,菩提寺在楼兰古国,而加蓝寺在精绝古国,只是这次大朝贡,精绝古国和加蓝寺都没派人来。

玄灵双手合十,念了声‘阿弥陀佛’就僧袍翩翩的去了。

身后八部天龙之一的玄空紧随其后。

“佛国……欺人太甚!

”阿耶苏咬牙,若是阿兰陀寺肯收留他,摩洛法师又何必匆匆离开帝京?这摆明了是想跟他划清界限!

玄灵刚才所言,简直扎心!

……

随着众人从青霄门离开皇宫,发生在里面的事,也很快传开,并且一传十,十传百,不到半天,整个帝京就都知道了清平王‘辱骂’大乾皇帝为稚子的事了。

“陛下九五之尊,区区僵尸,也敢冒犯?真是不知死字怎么写!”

“死?若是能杀她,早在大朝贡就杀了!”

“诗剑仙也奈何不了她吗?”

“我听说是章大人的儿子惹来的僵尸!”

“不是僵尸,是旱魃,临安郡半年无雨,就是她给闹的!”

“你们说,这旱魃要是在帝京住下了……”

“这……我觉得吧,大秦的清平王,五千多岁了,也算是我们的老祖宗,陛下还年轻,被骂上一骂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只是不知这大朝贡,还继不继续了?”

“是啊,诗剑仙连赢两局,眼看就要赢下第三局,偏偏来了只旱魃,这事闹的!”

纷乱的舆论中,李牧已经告别白龙马和全羽,以及孟秋寒等人,独自回到清幽山,静等竹儿她们回来。

只是……

不知为何,总感觉好像忘了什么事。

李牧仔细检查,忽然想起怀中的大宝贝。

不好!

李牧赶紧掏出木钵,往外一倒,将里面的娃娃丢了出来。

“嗝~~”娃娃一屁股蹲坐在地上,打了个饱嗝,圆滚滚的肚子还duang、duang的起伏着,她有些懵,一手抓着烤鸭,另一只手也抓着烤鸭,满嘴油光的左顾右盼,待看到李牧,她嗷的一声扑了上来:“李牧李牧~”

“娃娃,抱歉,我刚刚……”李牧正要道歉,娃娃已经急急忙忙的打断他:“不好了,烤鸭快要吃光了~嗝~李牧,嗝~快去……买,嗝~”

“啊这……”看着娃娃打嗝打的上气不接下气,李牧又是心疼,又是……无语。

罢了,你是人参,我就不该把你当人看。

至于烤鸭,李牧叫来林爱民,让他去买两百只。

娃娃一听这数量,喜极而泣,欢喜的眼泪从嘴角哗哗流下。

“李牧,你真好~”娃娃奶声奶气的夸道。

“知道为什么要买这么多烤鸭吗?”李牧一脸微笑的看着她。

娃娃脸色一变,嗷一声丢掉烤鸭就往外跑,结果,被李牧一只手抓住衣领,揪了起来。

“吃了那么多烤鸭,容易积食,来,念念经,活动一下肠胃。”李牧取出泛黄的佛经。

娃娃憋着嘴,委屈坏了。

美好的时光,怎么总是如此短暂?

她油腻的双手接过佛经,乖乖的念起来。

……

日落月升。

皇宫,紫辰殿。

几个时辰过去,姬轩的火气不仅没有下降,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他在书房中,将一切能看到的东西统统砸成碎片,若非秦梦瑶来的及时,便连那‘和氏璧’所化的破道玉璧,都要无了!

“陛下息怒,那嬴生肖本是清平王,位高权重,如今却只是一个孤魂野鬼,而陛下是九五之尊,天下之主,她是在故意激怒陛下,陛下何须将她的话放在心上?”秦梦瑶安慰姬轩,但姬轩哪里听的进去?

“九五之尊?天下之主?哈哈哈!笑话!朕这个九五之尊杀得了她这个孤魂野鬼吗?这天下,有人能帮朕杀了她吗?没有,都没有!朕这个皇帝,真是窝囊!

”姬轩隐隐有几分自暴自弃。

“陛下,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如今大朝贡暂停,明日早朝,诸国使团定会要个说法!陛下还需立即传召诸位大臣,商议此事!”秦梦瑶沉声道。

“向朕讨要说话?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他们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向朕讨要说法?!”姬轩怒吼:“朕要将这些蛮夷小国统统覆灭!

看谁还敢向朕要说法!

秦梦瑶终于察觉到姬轩的状态不对,忙道:“陛下,你……”

“陛下,娘娘。”此时,司礼监总管张喜进来了,恭声而又快速的说道:“神府九位府主,还有左相丞相,求见陛下。”

“不见,朕一个都不见!都是一群趋利避害的小人,小人!

”姬轩怒吼。

“这……”张喜缩着肩膀,惊恐又为难的看向秦梦瑶。

“本宫去见吧。”秦梦瑶叹息一声,然后走到张喜身边,说道:“陛下的状态不对,立即传御医!”

“是,娘娘。”张喜恭声应下。

但是,当秦梦瑶走远了,他立即小跑到姬轩身边,低声道:“陛下,西域楼兰公主求见。”

“不见,朕说了,不见,谁都不……楼兰公主?”暴怒的姬轩一怔,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妩媚而温暖的笑脸。

“是的陛下,是楼兰的孔雀公主。”张喜见陛下不再发怒,忙笑道:“奴婢发现,在大朝贡时,孔雀公主很是仰慕陛下,一直崇拜的看着陛下笑呢,若非娘娘瞪了她……啊,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嗯?皇后姐姐瞪了孔雀公主一眼……”姬轩瞬间恍然:“难怪之后孔雀公主不再看朕,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

“陛下,您要见孔雀公主吗?”张喜小声说道:“娘娘接见大臣,没有半天恐怕结束不了呢。”

“那,那……”姬轩有些迟疑。

“陛下心情烦躁,奴婢以为,孔雀公主善解人意,定能宽慰陛下的心。”张喜笑道。

“那便见见吧,记住,别让皇后姐姐知道!”姬轩哼道。

“是,是,奴婢省得。”张喜笑着退下,一路将太监宫女尽数遣走。

很快,他就领着孔雀公主进来了。

孔雀公主今晚一身糯裙,虽是将妖娆的身段遮掩了,但异国风情的脸庞,配上清秀端庄的糯裙,更有一种别样风情呢。

“孔雀公主,陛下刚刚在气头上,您见了陛下,可要多说些讨好的话,别惹陛下不高兴,否则,奴婢可担待不起呢。”张喜低声道。

“知道了,此次多谢张公公了。”孔雀公主笑道:“为了感谢张公公,你在我西域下的注,本公主会原封不动的返还,另外,再额外赠送公公十万两黄金的灵物,如何?”

“啊,这……奴婢多谢孔雀公主!”张喜大喜过望!

几天前,李牧和刀魔的决战,张喜也没闲着,百忙中抽出时间,将自己大半生的积蓄压了在了刀魔头上!

之所以压刀魔,自然是因为他消息灵通,知道李牧的修为和刀魔有天壤之别,可没想到,最后竟被李牧以下克上!

张喜身为太监,无儿无女,能依靠的,只有钱,可这次赌局,将他大半生积蓄赔了进去,他是日夜心痛,故而,当孔雀公主接触他时,他二话没说,就应了下来。

如今,不仅心想事成,还额外大赚一笔,他很开心呢!

于是,当孔雀公主进入御书房,张喜便亲自站在外面,如门神般将过往的太监宫女全部打发的远远的。

不时的,他听到御书房中传来孔雀公主妩媚的撒娇声,以及陛下畅快的笑声。

“孔雀公主不仅大方,在安慰人方面也很有独到之处呢。”张喜美滋滋的想着,决定今后定要跟她多多往来,将关系处好!

时间流逝。

“陛下,时间不早了。”张喜看看夜色,觉得娘娘那边差不多也该结束了,赶紧提醒里面两人。

“啊,这么快吗?”姬轩有些不满。

“陛下,张公公是好人,可不能让好人为难。”孔雀公主娇笑道:“而且我也还有要事处理,该回去了呢。”

这一个时辰,她陪着姬轩天南地北的闲聊,不时打情骂俏,还用手臂擦擦边,把姬轩迷得是五迷三道!

“孔雀公主说的有道理。”姬轩故作威严,道:“既然如此,那你明日再来看朕!”

“知道了呢。”孔雀公主起身,却假装崴了下脚,撞进姬轩怀中:“哎呀~”

温香软玉入怀,姬轩心花怒放,却故作澹定:“孔雀公主没事吧?”

“没事,只是冲撞了陛下,还望陛下恕罪。”孔雀公主嗲嗲的说道。

“无妨,朕恕你无罪!”姬轩大方的笑道,之前的不快,好似全都遗忘了一般。

“陛下,告辞。”孔雀公主终于还是走了。

御书房中,只留下她那浓郁的芬芳。

姬轩轻嗅鼻翼,忽然,他脸色一紧,忙御风将房中香味吹散。

没多久,秦梦瑶来了。

“陛下?”秦梦瑶进来看到姬轩平静的表情,有些担忧:“陛下,您没事吧?”

“朕怎么会有事?”姬轩有些心虚,但嘴巴很硬。

“陛下没事就好。”秦梦瑶只以为是张喜叫来了御医,替陛下诊治过了。

然后,她将和一众大臣商议的结果告知姬轩。

姬轩没怎么听,脑海中满是孔雀公主妩媚撞进他怀里的画面。

“陛下?”秦梦瑶蹙眉。

“啊?啊,皇后姐姐说什么便是什么,朕相信你。”姬轩回过神来,忙心虚起身,道:“朕有些不舒服,这里就麻烦皇后姐姐了。”

说着,他落荒而逃。

秦梦瑶微微皱眉。

……

乌云将明月遮挡,繁星璀璨。

清幽山上。

念了几个小时佛经的娃娃已经睡下,不时传出砸吧嘴的梦呓声。

李牧坐在院中凉亭,翻阅佛经。

之前娃娃念经,他又一次‘看’到了神异现象,但可惜还是昙花一现。

问题出在哪呢?

李牧在思考这个问题。

“宗主。”忽然,圆门外传来林爱民的声音:“宗主,有人在山下求见。”

“这么晚了还来见我,是谁?”李牧头也不回的问道。

“来人自称孔雀公主。”林爱民道。

那个女妖精?

她来干什么?

李牧脑海中情不自禁浮现出孔雀公主在朝天阙跳的那段香艳舞蹈,

“宗主?”林爱民见他发呆,忙出声提醒。

“请她进来吧!”李牧轻咳两声,说道。

“是,宗主。”林爱民恭声退下。

没过多久,身着糯裙的孔雀公主出现在圆门外,婀娜而来。

“孔雀见过诗剑仙。”孔雀公主鸟鸟行礼,风情万种的精致脸蛋在星辉下,熠熠生辉。

“不敢当,孔雀公主是楼兰的公主,在下可担不起你如此大礼。”李牧起身,将佛经收入龙鳞空间,邀请她进入凉亭,问道:“不知孔雀公主深夜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自然是为诗剑仙的赌注而来。”孔雀公主取出一个储物灵袋,风情万种的递到李牧手中,她抽手时,那纤细白皙的青葱十指,还故意在李牧掌心挠了下。

呵,幼稚!

有本事你真刀真枪的上啊!

李牧一脸不屑的打开储物灵袋,略一感应,里面赫然是他之前在狮子国‘茶摊’下的赌注,那条黑色龙鱼、帝流浆以及自己压出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灵物,一样没少,全部都在。

只是……

“就这?”李牧轻笑道:“19倍的赔率,你们西域就只把在下的本金还回?”

“自然不是。”孔雀公主笑着又取出一个储物灵袋,递给李牧。

李牧不动声色的接过,发现自己掌心又被她给撩了!

狐狸精,我呸!

李牧打开储物灵袋,里面是百余块拳头大小的灵玉。

“这是?”李牧看向孔雀公主。

孔雀公主笑道:“车师国的灵玉玉髓。”

“玉龙煞气?”李牧眼睛一亮,想起大朝贡时,车师国的贡品中就有这个!

然后,他摇头:“不够!”

虽然玉龙煞气珍贵,但也不值四百多万两黄金吧?

“诗剑仙别急,长夜漫漫啊。”孔雀公主又取出一个储物灵袋。

李牧忽然皱眉,如果我这次不用手去接……咳咳!

李牧忙默念冰心诀,进入绝对冷静状态,然后,接过灵袋,果然,又被她给挠了!

这女人,真可恶!

李牧查看灵袋,里面是一株珊瑚,约有一米多高,通体湛蓝色,梦幻如烟!

而且,这株珊瑚中,还有诡异的灵力波动传出。

李牧心中一动,道:“这是乌兹国上贡的沙漠珊瑚?”

孔雀公主点头,又取出一个储物灵袋,里面是狮子国的白仙人掌果实,足有一百来个,能生死人,肉白骨。

李牧仔细检查药性,发现比娃娃的口水要厉害多了!

接着,孔雀公主又接连取出几个储物灵袋,里面全是今天西域上贡的贡品!

李牧仔细盘算,发现这些东西的价值,确实抵得上19倍的赔率了。

“西域的诚意,我很满意。”李牧挠挠手,痒痒的。

“诗剑仙满意就好,也不枉我深夜赶来,哎呀,好渴,诗剑仙有水吗,渴死我了。”孔雀公主目若秋水,好似藏有千种风情,任君采撷。

“孔雀公主请自重,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李牧正襟危坐。

“我想的那种人,是哪种人啊?”孔雀公主慵懒起身,靠向李牧。

“你们在干什么?!”就在此时,一个震惊的声音从外传来。

李牧转头一看,赫然是……竹儿!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