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流九天 凤游江南 第56章 柳光复

作者:夜语星铜 分类:玄幻奇幻 更新时间:2022-09-27 21:04:50

沈星流定睛看去,为首的那太监可是老熟人了,“是你?”

“老奴见过沈少侠!”费公公当即拜道。

两人在西北时就曾见过,当时就是费公公将金牌交予沈星流的。

费公公急着传旨,于是告罪一声,便直起腰身道:“传太子教令!”

民众们尽皆跪地,口呼,“太子千岁!”

在场众人除了北柔使团之外,还有沈星流二人不曾下跪,他们仅仅微微躬了躬身子。

“孤已闻长乐街之事,皆属误会,就此作罢,但念出手民众实为好心,赐伤者十两金以做补偿。”

“再令鸿胪寺接待来使,不得有误!”

民众们及受伤的人员,尽皆谢恩起身。

萧紫心中松了一口气,微微颔首,“如此甚好!”

说完,便丢给沈星流一个大大的白眼,登上马车后,扬长而去。

此时鸿胪寺的官员,已经开始为使团引路,使其入住至“四方馆”休息。

......

“可是,公公啊,我家妹子也受伤了!”沈星流厚着脸皮,想要上前去讨钱。

唐萱萱也是本着有便宜,不蹭白不蹭,拉着董晴上前。

“唐姐姐,要不就算了吧,我没事的···”董晴觉得这件事都是因她而起,所以有些脸红,小声说道。

“你别说话,看我们的!”唐萱萱拔开董晴的手掌,露出手心的划痕,“刚才我家妹子摔倒了,膝盖到现在还疼着呢。”

“咯咯咯,都有都有···”费公公可不敢得罪这两位,笑着招来小公公,接过赏金,递了过去。

沈星流笑眯眯地接过,但还嫌不够,就想继续讨要,随即被董晴急切地拉了回去。

“哈哈哈!”

有些还未离去得民众们见此,不免哈哈大笑起来,沈星流倒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可董晴早就羞得满脸通红了。

“哎,你的赏钱!真是个怪人···”

一名小公公刚想将十两黄金交予儒生,却见他拱手一拜,就拖着伤躯,一瘸一拐地离去。

“沈大哥、唐姐姐,我可以将赏金送人吗?”董晴瞥见那名儒生,攥了攥手中的黄金。

“当然可以,你想送谁?”

两人都是“财迷”,都以为她想把黄金送给自己呢。

只见,董晴握着赏金,在两人惊异的目光下,径直离开,向着儒生跑去。

儒生起先也是一愣,随即对着董晴拱手见礼。

随即两人开始“拉扯”,总之董晴硬是将黄金塞入了儒生的手中。

儒生清贫至极,青衫上带有大大小小的补丁,握着如此重金,有些无所适从,拜谢道:“多谢姑娘赠金。”

“不不不,是我该谢你,出手相救。”

“不,姑娘言重了,是小生该谢您···”

两人在大街上,你拜完我,我拜你,看得沈星流二人目瞪口呆,并表示这瓜真甜。

“咯咯···”

费公公不禁笑出声来,笑声不言而喻,“沈公子,唐小姐,若无其它事,老奴急着回去复命,就此告退了。”

两人无奈一笑,悠悠醒来,拜道:“也好,公公慢走,只是上次匆忙,未问公公贵姓?”

“不敢,老奴贱姓费。”费公公掩嘴一笑,便拱手告退,带着一队小公公离去。

此刻,董晴与儒生已经不知互拜多少下了。

“喂喂喂,你们再拜下去,我们可没办法将户部给你们搬过来啊!”沈星流大步走来,打趣道。

“啊?把户部搬来干嘛?”董晴吓了一跳,呆呆地问道。

唐萱萱在他腰间一扭,气呼呼地拉走了董晴,而后者还在懵懵懂懂中,在她的提醒后,才恍然大悟。

“啊!”

董晴羞得满脸通红,趴在唐萱萱的怀里,不敢出来了。

“我叫沈星流,多谢阁下及时维护我家妹子!”沈星流笑嘻嘻地对着儒生拜谢道。

“哦哦哦,在下是琼华学宫学子,柳光复见过沈公子!”柳光复回过神来,款款拜道。

沈星流一下子就来了兴趣,“哦?你是琼华的啊,那你认识李如玉吗?”

“自然是认识的,小生也是从如玉学长那儿,听过您的大名!”

“别老文绉绉的···”

沈星流摆了摆手,既然是老熟人了,那就随意点吧。

说话间,就拉着柳光复的小臂,向着董家酒楼而去。

酒楼就在与长乐大道相邻的路上,走上几步就到了。

只是,此时酒楼还未开业,但内里装潢都已俱全。

站在顶楼,可以隐隐约约地看到远处,有一湖泊,风景相当秀丽。

通过一番交谈下来,沈星流也知道柳光复来瑀都,原来是为了参加年后的春闱。

只是,途中遭了强盗,才会流落街头,而且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

这让沈星流很是不解,因为朝廷专为学子们修有“聚贤楼”,不收分文任由他们所住,入住后还会领到银钱。

而且各地在京都建有会馆,为本地学子提供住食。

可他为何不肯入住···

当董晴听到柳光复三天未吃东西时,连忙邀他们入座,而自己则去厨房下厨,炒了几道家常菜。

“哎呦,看来我们是董家酒楼的第一批客人啊,”

沈星流打着哈哈,夹起一块清蒸鱼肉,道:“唔,不错,看来我今天是沾了柳兄的光了哈!”

“沈大哥,你想吃的话,随时都可以来啊···”董晴红着脸,白了他一眼,看来唐姐姐说得没错,沈大哥就是“坏”。

那般风情,被柳光复收在眼底,竟然微微愣了神。

沈星流瞧得明白,和唐萱萱对视一眼,“来来来,柳兄,可会饮酒?”

“呃啊啊,一点点···”

“哦,那就是会喽,”沈星流拎起酒坛子,“一看就是酒中仙,一点点怎么够。”

酒坛上桌,震得碗碟“哐当”一响。

却把董晴看急了,“沈大哥啊,您是海量,他怎么喝得过你啊?”

“呦,这才认识多久,名字都不叫,改叫‘他’了?”沈星流语气意味深长地说道。

“那什么,我锅上还有汤,先走了···”董晴眼珠一转,逃也似得溜出了房间。

柳光复起了好胜心,都说黑侠酒量好,但他也不能认输,特别不能说不行。

“沈兄想喝,小弟奉陪···”

随后几杯烈酒下肚,柳光复只觉酒气上涌,瘫坐在长凳上,面色通红。

唐萱萱踢了沈星流一脚,“怎么还真想灌醉他?”

“嘿嘿,唐小姐,小生没醉,”

柳光复哆哆嗦嗦地拱了拱手,道:“对了,前段时间,李学长好像和唐家景泽吵了一架。”

“为何?”

二人疑惑了,这两人不是好朋友吗?

“好像是,景泽兄不想回家···”

唐萱萱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眯了眯小眼睛,看来是需要我去“请”他啊。

“来来来,继续喝!”

见此,沈星流缩了缩脖子,心中开始替未见面的唐景泽捏了一把汗,只能拉着柳光复继续喝酒。

一番推杯换盏下来,柳光复已经趴在餐桌上了。

“搞定!”

沈星流拍了拍手掌,嘿嘿一笑,“吃饭、吃饭···”

“咔呲!”

房门打开,董晴端着鱼汤进来了,看到趴在桌上的柳光复无人照顾,而唐姐姐、沈大哥兀自吃着菜肴。

“唔,妹子啊,你来得正好,”沈星流抢先说道:“柳兄喝醉了,你将他扶下去休息吧。”

“啊,这不好吧···”董晴张了张嘴巴,手中的鱼汤旋即就被唐萱萱接了过去。

“有什么不好的,我们对这儿也不熟,还是你来最合适。”

“那好吧···”

董晴咬了咬嘴唇,鼓起勇气,将柳光复搀出门去。

期间,还有些吃力,但因平日里的劳作,让她也有股子力气,倒也可以稳稳当当地担住他。

两人走后又过一炷香,唐萱萱好奇得问道:

“星流啊,你说他们···”

“嘘!”

沈星流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旋即就想盛上一碗鱼汤。

“呼嚓!”

房外,董晴急匆匆地跑了回来,端起鱼汤后,又急匆匆地出去。

“嘿···”

沈星流眼瞅着到嘴的鱼汤,居然溜了!

旋即翻了翻白眼,酸溜溜地道:“萱萱,你方才问得什么问题?”

“没、没了!”

......

日近黄昏,两人满足地下了楼。

董晴正在柜台摆弄着算盘,以后可是要学学算账的,见到两人下楼,急忙迎了上去,问道:

“唐姐姐,你们要走了吗?”

“是啦,天色也不早了。”

酒楼外,唐萱萱拉着董晴的小手,“你好好照顾柳公子,我们以后还来的。”

董晴情绪有些低落,道:“柳公子他、他走了。”

“怎么会···”

二人愣了愣,怎么和想象中的不一样啊。

“没关系的,”董晴故作坚强,摇了摇头道:“我现在只想经营好酒楼,那就足够了。”

唐萱萱本来还想安慰她,只能作罢,又叮嘱了几句,让她照顾好自己,便和沈星流上了马车,往兴化坊而去。

回到别院,自然又是一番鸡飞狗跳。

“呜哇,沈大哥,你们终于回来了!”

小狼最先迎了出来,但被几盒果子,就堵住了嘴巴。

不然,天知道,这小子会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

“来来来,大家都有啊···”

沈星流见众人三三两两的赶来,快速分发着手中的物品。

不仅小池子、阮小兰,就连周三宝也分到了一盒。

而到了这时,周三宝才发现沈星流身上的赤袍,愣愣地接过酥饼,问道:“大侠,此番可是去了浮玉山?”

“哎?被你猜到了···”沈星流看了看赤袍,这要都猜不到的话,才会让人奇怪吧。

小狼耳朵尖的很,蹦蹦跳跳地跑上来,就要听故事。

“好好好,就和你们讲讲···”

一番叙述下来,听得众人心脏砰砰直跳,不过他省略了在谷中的见闻。

“啊,不公平,不公平!”

小狼闹腾了起来,他也很想去浮玉山呢。

车夫还未走远,听到院内热闹的声音,羡慕地笑了笑,赶着马车远去,得趁着净街鼓未响回宫去交差。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