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加入兔子游戏……】

提示框里的内容依次跳出,而禄星的大脑也在飞速运转着。

这样下去肯定会死。

必须找到一个阻止这家伙的方法。

一般来说,提示框跳出加入游戏的内容后,他还可以拖延十几秒的时间再进入游戏。

兔子游戏外的玩家不能伤害正在游戏中的玩家,而给予干扰却是可以做到的,如果他们进入游戏后被随意干扰的话,处境也会变得很危险。

虽然兔子游戏的难度对他来说不值一提,但若是加上一个在旁边捣乱的……

那就难说了。

需要破局,应该还有机会。

这十几秒就是最后的希望,必须把握住。

禄星看向那些兔子假人,兔子假人一共有六个,而他们这里只有四个人,也就是说有两个兔子假人是多出来的。

那些连接着兔子假人的绳索都很,这就保证了驯兽师自己不会接触到兔子假人,由此可见驯兽师同样不想接触到兔子假人,那么驯兽师应该还没有完成今天的兔子游戏。

禄星抓起身边一只没有动静的兔子假人,向着李花朝奋力丢过去。

与此同时,他直接开启了自己的职业能力。

冥冥之中,微末的可能性向他展开。

命运总是会卷顾着他,这次也绝不会例外。

禄星大踏步向前,紧随飞出去的兔子人,同时也在接近着李花朝。

他的目光锁定李花朝,待闯进李花朝身前五步内,字符毫不犹豫地打出。

李花朝同样想使用字符还击,但想起酒师的能力后便克制住自己的念头,向左侧闪身躲开飞过来的兔子假人。

但要躲开的不仅仅是兔子假人,还有来自禄星的字符。

现在切换回虞良使用护肤乳来消除字符已经来不及了,而且这种距离下他整个人都在禄星的目光锁定里,要想消除字符的话恐怕得涂满全身才行。

人眼的水平视野有两百度,两边各有四十度的范围属于余光,也就是说只剩下一百二十度的字符使用范围。

只要能在一瞬间跑出视野的水平范围,也就达到了躲开字符的目的。

这种事情,以前的老杜就经常干,但离得越近也越容易躲开玩家的目光锁定,现在他与陆星相隔四米左右,这个范围已经不是一瞬间就能躲过的了。

所以李花朝从物品栏里取出那个大纸壳箱,直接提取到自己的身前,那巨大的箱体直接遮挡李花朝的身影。

之前他强抢纸壳箱的时候就准备这么干,只要能完全遮掩住身体,字符就会丢失目标,自动消散。

这个方法其实是从老杜记忆里看见的,过往的战斗中,老杜的对手曾经就使用过这一招。

突然出现的大型阻挡物的确可以挡住字符的攻击,只不过下一秒老杜的刀就连人带物一起刺穿。

毕竟字符使用范围只有五米左右,这么近的距离还主动放个纸箱在面前挡住自己的视线,敌人却知道你的大致位置,这种做法在大多数时候都是极为愚蠢的。

当然,此刻的李花朝丝毫不用担心,他就算挡住视线也没事。

以他的近身战斗能力,禄星是不敢冲上来拼刺刀的。

嗯?

禄星见自己的字符不奏效,也是稍微一愣,但他的反应同样不慢,一伸手就抓住先前丢出去的那个兔子假人身上缠绕着的麻绳末端,然后向着李花朝甩去。

他的计划本就分为两部分,既然字符没有命中,那利用兔子假人可以摆脱困境。

本已经被闪过的兔子假人受到麻绳的拉扯,又转了个弯向李花朝飞去。

由于纸壳箱的存在,李花朝的视野受到一定影响,而他也恰巧没注意到那附近的动静,既没能看见禄星拉绳子,也没能及时看见从另一侧向自己这儿飞过来的兔子人。

待兔子人进入他身侧两米范围内他才讶然地看向那里,仓促地想要避开,然而已经晚了。

【已加入兔子游戏……】

他的页面里出现了同样的提示框。

“草。”李花朝咬牙切齿,将纸壳箱重新收进,这大好优势的局面突然就不见了,这禄星属实有点东西。

而禄星看着不远处的驯兽师,心知驯兽师也被拉进了兔子游戏之中,不过他的心里没有丝毫的喜悦。

消耗了一些运势值,取得的收益却只是将驯兽师拉到和他们同一个起跑线,这样的结果对于禄星来说肯定是很亏的。

这是无奈的做法,好在达到了他预想中的效果,现在大家都需要先完成兔子游戏才能让计划恢复正常。

身边的禄星等人似乎这时候才从刚刚的异变中反应过来,迅速围拢到禄星的身边。

只不过这时候的他们并没有什么用处,该做的事情打斗已经被禄星一个人做完了,刚刚事发突然,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有他这样的反应速度。

禄星关闭了能力,然后打开自己的职业面板看了一眼,心中隐约有些不安。

遇见驯兽师的第一件事情就出乎他的意料,消耗了一些重要的资源,这种无法掌控的感觉使他有种不安全感。

——

当前存储运势值:54

他在现实之中的职业是赌徒。

一个职业赌徒。

游走于五湖四海的地下黑场,以胆量、手法和心思赚些小钱来养活自己。

因此他获得的异化职业也是赌徒,一个上不得台面的职业。

也正是因此,他称呼其他人都是直接叫职业的名称,而其他玩家则是叫他的名字。

他就叫禄星。

赌徒核心的职业能力就是对运势值的掌控。

他的基础幸运值是平均值,但他可以在日常生活中自主降低幸运值并存储起来,以便关键时候使用。

这样的直接结果就是平时的他比常人更加倒霉得多,然而在关键时候却往往可以凭借逆天的运气轻松取胜。

这也算是好钢用在刀刃上了,基本上带给他的都是正收益。

而在幸运值可以控制的情况下,他也比常人更加心平气和,毕竟他知道发生在他身上的不幸只是异化职业能力的作用,这种不幸在日后终将会以奖励的方式回馈给他。

禄星在现实中本就常年走在违法犯罪的边缘,因此较之常人更加心狠手辣,加上本就才思聪慧,很快就在怪谈世界中掌握了自己的生存之道。

他也一向拥有以小博大的底气,既然能用强化的运势值以一种粗暴的方式做到常人难以做到的事情,那还不如将一开始的目标就放在怪谈副本最可怕的东西上。

根源怪谈。

禄星已经经历过两个怪谈副本,并且完成过一次根源怪谈,虽然是众多玩家一起合作,但他在其中绝对是出了最多的力量。

完成根源怪谈的收获也让他很满意,这种成就感让他着迷。

这也是他并未成为兔子头玩家的原因,他压根就不想通过成为游戏达人的方式来逃脱这个副本,所以也不想把自己变成现实中的兔子头。

他要做的是摧毁梦境,将兔形神彻底消灭。

因此那条蛇他势在必得。

一切拦在他面前的人都要死。

禄星看向不断跳出的提示框,心知必须快速解决这个兔子游戏,为此就算成为高级的“兔子头玩家”也无所谓。

【已加入兔子游戏……】

【多人游戏:躲兔兔!】

【规则:在五分钟内躲好,由兔子人进行寻找,十五分钟后未被兔子人抓住的玩家判胜。】

【任务:尽可能保证更多人活下来,未被找到的玩家越多,完成游戏的奖励越丰厚。】

【备注:小心兔子人,我说的是……小心所有兔子人。】

【备备注:活动范围为和平社区,玩家禁止离开和平社区,禁止前往现实、多重梦境、镜中世界、特殊怪谈中进行躲避。】

多人游戏?

禄星看向自己周围的这几人,露出询问的目光。

“你们也是多人游戏,类似于躲猫猫的那个?”酒师看懂了禄星的眼神,代替他询问边上的两人。

“没错。”他们也是纷纷回应。

既然他们也是,那么那个驯兽师……

禄星想到这一点,于是便转头向驯兽师的方向,刚好看见驯兽师也以同样的奇怪眼神看着这边。

果然,驯兽师也进入了同一个兔子游戏!

【游戏开始,祝您游戏愉快!】

【4:59】

【4:58】

【……】

提示框里传来进一步的指示,在场的所有兔子人都僵硬在原地,它们用着猩红的眼睛看着自己身边的玩家。

只要等到五分钟的躲藏时间结束,它们就会毫不犹豫地抓住参与游戏的玩家并杀死他们。

而提示框出现的那个瞬间,李花朝也启动了步子,以一种常人难及的速度逃离了此处,迅速离开了禄星一行人的视野范围,消失在他们的面前。

酒师向着禄星抛去一个疑惑的眼神,似有询问之意,禄星也是回了一个肯定的眼神。

“现在你们自己寻找地方躲藏起来吧,你们都是一把好手,完成兔子游戏应该不成问题,等游戏结束之后,我们在1号楼的门口集合,再做打算。”于是酒师便冲着另外两人道,而那两人也没有异议。

相较而言,肯定是完成兔子游戏更迫在眉睫。

于是那两人是快步离开,分别走向不同的方向,这栋楼的门口也只剩下的禄星和酒师。

禄星伸出手指,比了一个“0”的手势,然后转身走去另一个方向。

“嗯?”酒师见状也是微微点头,面色不知何时已经变得严肃起来,他并没有对禄星的决定表示反对,只是同样选择离开这里。

禄星的战斗嗅觉很灵敏,他是知道的,所以无论禄星作出怎样的决定他都会全盘接受,因为禄星不会害他。

和禄星共处这么长时间,酒师对禄星的性格也有了底。

队伍里所有其他的玩家都可以是耗材,唯独他酒师不会是耗材。

——

五分钟的躲藏时间很快结束,在场的六只兔子人同时行动起来,去往不同的方向寻找参与进躲兔兔游戏的五个玩家。

而另一边,李花朝也停下了脚步,他确信自己已经和禄星等人相距一段距离了。

这也是虞良的意思。

五分钟的时间显然是不够他拿下禄星这四个人的,相反还可能被禄星缠上,到时候处境会更加危险。

况且他也没有在这里留下的必要,毕竟李花朝发现了这个游戏的一个Bug。

捕兽夹。

这六只兔子人的脖子上都套着捕兽夹,李花朝的脑海之中是有这些兔子人的雷达位置图的。

也就是说,他每时每刻都知道这些兔子人到底在什么位置。

备注之中说要小心所有的兔子人,然而李花朝之前在寻找禄星的时候就注意到,整个小区里脖子上没有捕兽夹的兔子人只是少数。

大部分的兔子人在昨天的兔子游戏中就被他用捕兽夹套上了,所以他现在几乎知道所有兔子人的方位。

这种情况下,想要完成躲兔兔游戏显然是很轻松的一件事情。

小透不叫挂。

既然游戏难度低了,那李花朝自然是不乐意将自己的时间浪费在这种简单的事情上的。

游戏没难度?

那就加加难度。

所以他决定在自己的游戏任务里填上一条:

借助这个游戏弄死禄星一行人。

就算不能做到四杀,但能造成一定的伤亡就好,削减禄星团队的战斗力自然是一件好事,这也有利于后面的战斗。

此刻,李花朝已经出现在一栋公寓楼的门口,他之前就注意到,禄星的团队之中有人玩家走进了这栋公寓楼之中。

既然要逐个击破,那自然是需要从较弱的玩家开始。

至于兔子游戏的那个规则,活下来的人越多奖励越丰厚……

他显然不想当回事。

李花朝看了眼脑中的雷达图,那几只兔子人距离这里很远,现在尚还不用担心它们会找过来。

而他需要在这栋公寓楼里寻找那个落单玩家的踪迹。

狩猎印记是双向提供位置信息,一旦使用就很难收回,所以之前他并没有在这几个玩家身上使用狩猎印记。

万一禄星团队顺着印记来反猎杀他,这也会让李花朝很头疼。

李花朝走进公寓楼之中,运动鞋几乎没有脚步声,因此一楼的走廊上一片寂静,他不断地将自己的两把餐刀抛飞到空中又稳稳接住,脸上也浮现出笑意来。

“护肤乳借我用一下,我突然想到一个或许会很有用的方法。”他冲着虞良道,然后手上就出现了一瓶护肤乳。

李花朝将护肤乳放进自己的物品栏,继续穿过走廊。

不在一楼。

他的心情出乎意料的不错。

今天他是猎人。

猎……

人。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