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上旬,2018夏季赛常规赛结束,we最后以12-6的战绩结束常规赛的征程。

本来正常来说jdg小分优势应该排在we前面,但最后一场被lgd充当水鬼拉下一场战绩定格在11-5,所以we的最终积分排名是东部第三。

常规赛所有场次都已经结束,具体季后赛队伍积分排名为:

东部:rng、edg、we、jdg。

西部:ig、top、sng、fpx。

we季后赛第一场将对阵fpx。

“季后赛第一轮我们要面对的是fpx,因为积分排名的关系我们bo5先赢一局,fpx这赛季ad和上单水平都很不错,我们不能掉以轻心,争取一局不失拿下开门红。”高学成在赛前做动员。

洛幸手肘碰了碰刘青松:“马上要打老东家了,有什么感受。”

刘青松懒得理会。

随着季后赛的到来,lpl热度逐渐升温,各大论坛、b站掀起一股激烈讨论的潮流。

【今年的季后赛比往年任何一届强度都更高,很多战队实力都很接近。】

【是的,不过最强的肯定还是rng和ig,这两支队伍应该是独一档的,其他战队都是第二梯队。】

【我感觉常规赛最后几场看下来we也很强,可能不如rop这几支第二梯队的队伍交手的话赢面更大。】

【we比较看打野状态,小青如果爆种的话we就很好赢,不然稳定c位只有洛幸很难走远。】

【也不一定吧,we目前呼吸哥拿到carry型上单能c的概率也挺大的,gala和刘青松打线越来越稳定了,we还有一手刘青松的开团,总之we目前赢比赛的方式还挺多的。】

【期待一下吧,季后赛开场就是we打fpx,不知道fpx能逼出we多少东西出来。】

【态上皇不知道能不能扛得住洛幸的压力。】

【不会吧,无状态打了这么多年职业,而且洛幸对线能力并不算顶级吧?】

【那可不一定,冷知识洛队长常规赛单杀总数在中单里面排名第三,仅在rookie和scout后面。】

we主场座无虚席,观众席中央有粉丝举起we的大旗呐喊助威。

感受着现场一**的声浪,we众人心中的求胜欲燃烧不止。

陈晨十分兴奋:“兄弟们,感受到了吗?这就是季后赛的氛围啊!我感觉我体内有股洪荒之力马上就要爆发了!”

刘青松罕见地笑笑:“季后赛和常规赛是两个游戏,季后赛是没有退路的,只有面前一条路,就是一直赢下去。”

洛幸若尤其事的点点头:“刘青松说的很对,季后赛确实没有退路。”

gala有啥说啥:“我记得洛哥之前在sng的时候没有参加过季后赛吧。”

“完了队长,看来有人不愿意给你这个装逼的机会,”陈晨偷笑。

洛幸被噎住,看着旁边不说话的沉青转移话题:“小青放松点,紧张就多说点话,新人紧张也是可以理解,教练说了要多沟通。”

沉青瞥了他一眼:“别太得意,小心被虐!”

“开玩笑,我现在觉得自己能一个打十个!”

裁判小姐姐上前善意提醒洛幸安静一些,洛幸戴着耳机说话声音太大。

陈晨憋笑:“洛哥消停会儿吧,等会嫂子看到还以为你故意撩拨人家裁判呢。”

洛幸瞪了他一眼,不过倒也收敛了很多,倒不是怕何琦误会,主要是不想给别人造成困扰。

比赛开始,双方很快敲定阵容,高学成选择一套强开体系,第一场要把队员们的冲劲儿打出来!

we在红色方阵容为:上单瑞兹、打野酒桶、中路亚索、下路小炮加牛头。

蓝色方fpx阵容:船长、千珏、加里奥、卡莎加布隆。

网友们看到阵容选择纷纷给出看法:

【we这阵容洛幸亚索不是纯爽局?除了上单都有击飞,就是队长的地位吗?】

【如果说we阵容是不断进攻的话,fpx就是把防守贯彻到底。】

【终于又见到洛队长的亚索了,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见到无暴击流亚索。】

【无暴击流亚索?】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

台上进入游戏载入界面,高学成提醒洛幸:“第一把给你选亚索必须要赢下来,大家都围绕你来做进攻,不要急慢慢来,要求稳。

“放心吧!保证不浪!”洛幸拍了拍胸脯。

解说席雨童加氧气瓶解说昊凯。

雨童:“fpx选择的这个阵容虽然缺少主动性,但只要等着对面来开他们就行了,这套体系无论保命能力还是反打能力都是非常不错的。”

昊凯:“是的,fpx和we的阵容就像是最强的茅和最坚固的盾之间的较量,这场季后赛的首场比赛fpx对阵we让我们拭目以待。”

两边粉丝代表在现场先后大喊加油,选手们迅速进入比赛状态。

沉青提前在上半区河道草丛点了一颗视野,这样他准备从红buff开野刷下去,无论印记刷在哪里,他都能及时掌握对方打野前期开野路线。

洛幸这局风格十分凌厉,从一级开始压制无状态加里奥,几发精准的q消耗对方不少血线,加里奥的第一瓶血药已经嗑了下去。

沉青等到印记出现在下半区河道蟹身上,立即将河道蟹吃掉。

洛幸这把选择了净化出门,只要他有闪现就可以在中路无限制的压制无状态,千珏来拿自己也没有办法。

随着等级起来之后无状态的日子没有好过反而感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

洛幸的亚索玩得太恶心,反正中路线短没有控线的必要,洛幸每次快速推线进去然后在炮车残血或者小兵残血较多的情况下放出风墙让无状态少补刀。

加里奥这个英雄塔刀本来就要靠技能来清,洛幸每次用风墙挡住加里奥的q,无状态要么眼睁睁看着跑车被塔补掉,要么上前用平a来补。

但这这样补刀只能被洛幸多消耗一个qa,而且洛幸对于亚索攻击距离的掌及其精准,绝不给对方把他嘲讽到塔下的机会。

又一波炮车兵进塔,无状态此时已经被消耗到半血,如果用q技能必然是没办法补到这个跑车,现在时间接近六分钟,他的补刀只有三十五刀,而亚索居然整整比他多了二十个补刀。

这让他脸色十分难看。

咬了咬牙他决定清完这波兵线直接用tp回线。

虽然气愤他还是十分谨慎,向前走位到跑车身旁然后反向e技能补到炮车的同时还能安全回到塔下。

洛幸从加里奥向前走位的那一个动作开始就洞悉了对面的想法。

看了看对方的血线已经到了斩杀线!

一个q叠出风刃,加里奥【正义重击】向后蓄力的瞬间洛幸闪现向前卡住他的身位,同时触发防御塔的仇恨。

无状态脸色变了变:“这么猖狂,就让你死!”

【杜朗护盾】秒嘲亚索,洛幸净化快到几乎肉眼看不到控制的效果,然后斩出旋风吹起加里奥,穿插e技能后大招【狂风绝息斩】!

大招位置刚好落在加里奥后侧防御塔的边缘外侧,落地再一个q技能伤害打满。

无状态血量见底,匆忙交出闪现向塔后跑去。

洛幸借着兵线做位移迅速接近加里奥,eqa将其带走,向前走出防御塔的范围,凯旋回血扛住了最后一下防御塔的伤害。

在刚刚从石头人赶到f6处的千珏只能眼睁睁看着残血的亚索杀完人后潇洒离去。

“为什么不早点过来杀他?这亚索前面一直在压线!”无状态觉得打野来的时间太晚,如果早点到这亚索没有杀他的机会。”

fpx打野也不说话,这波不知道对方酒桶的位置,如果被对面反蹲到中野要一起爆炸,但这波自己没去也没办法解释什么。

“单杀!这波洛幸亚索操作拉满,闪现打断加里奥的e后一套技能将伤害拉满,抗塔十分极限,在六级这波完成越塔击杀!”昊凯十分激动。

洛幸回家后沉青看了看上路对线情况,惊讶发现船长的血线已经被陈晨瑞兹压制到一半以下。

“陈晨对线打得不错,这波直接来上可以越。”

洛幸忍不住道:“我大招冷却还没好,而且加里奥应该已经上6了,这波越不了吧?”

沉青只简单说了两个字。

“能越!”

洛幸之好跟上,嘴里滴咕:“教练还担心我浪,明明我才是最求稳的那一个。”

洛幸跟着沉青绕到三角草的位置,陈晨将兵线推到塔下。

“陈晨先开大!”沉青说道。

【曲径折跃】传送阵已经开始准备,沉青酒桶果断e闪一肚皮顶到金贡船长。

金贡一遍炫橘子一边大喊:“块来报护我!”

无状态这一次来得很快,【英雄登场】的印记已经以船长为圆心落下。

陈晨闪现qwqeq一套技能灌上去秒掉了船长的最后一丝血线,三人在加里奥落地的最后一秒坐传送阵回到上路塔前。

洛幸极为不满,这一波助攻没蹭到不说还玩得这么惊险,差点小命没了。

雨童惊叹;“we这波越塔基击杀船长配合太默契了,曲径折跃启动后的最后一秒加里奥落下大招,十分惊险。”

昊凯分析道:“其实这两波的根本原因还是中上对线没能稳住,对线期血线被耗得太残,fpx第一把线上没稳住呀。特别是中路补刀差在十分钟的时候已经来到了三十刀。”

沉青开始打第一条火龙,we中下同时往河道靠,但是fpx并没有尝试过来查看的意思,直接选择放掉了第一条小龙。

陈晨同时在峡谷先锋处查了视野,确保千珏没有偷先锋的机会。

“回家补波装备可以直接打峡谷先锋了。”洛幸点开购物篮直接问老头要了一把绿叉出来。

补充完装备后we中上野三人一同赶往峡谷先锋处,没想到fpx竟然如此果断下路双人组舍弃了兵线来参团。

洛幸声音理智:”没事,下路gala继续推,我们正面骚扰一下,他们正面没先手能力,开不到我们。”

见下路小炮一炮炮轰在防御塔上fpx也不再犹豫开始打峡谷先锋。

不过对方态度十分坚决,并且布隆在靠近龙坑墙体的位置蹲守,防止沉青下来拼惩。

“走吧放了,洛幸见下路gala已经把一塔推掉,放弃和强行以多打少,这种时候没必要太过激进。

对方拿下峡谷先锋,顺势放在中路。

洛幸轻笑:“这就想太多了吧?”

先锋放出来撞下一头之后被洛幸两刀清掉,刘青松突然出现在fpx众人背后,一个出其不意的q闪将打野千珏和船长同时吹到了空中。

“此剑之势愈斩愈烈!”

洛幸接上大招,沉青在人堆中抛出一个【爆破酒桶】,千珏放不出大招被顺秒,船长被炸回来遭小炮瞬间秒杀。

加里奥大招落地只能向后跑。

“fpx想利用这个峡谷先锋推中塔有点想太多了,亚索已经把绿叉掏出来了,蓝色方这边没有一个人能扛得住亚索此时的伤害,而且刘青松这波绕后是完美的,fpx团还没接阵型就已经溃散了。”雨童分析局势。

昊凯附合:“我觉得fpx方向出了问题,他们应该是防守的一方,这个时间点硬和对面接一波团是不明智的,这个时候应该保林炜翔的发育而不是跟对面打团,其实fpx众人只有下路发育还算正常,中上在对线期就已经有点裂开了。”

we暂缓了金贡节奏,开始进入运营时间,压缩fpx发育空间,同时不控视野让陈晨的瑞兹在边路更加安全。

陈晨如今单带能力越来越强,we最近的比赛和训练也有意让他拿单带英雄去锻炼自己,这一把发育良好的瑞兹开始在边线给fpx施加兵线压力。

但是fpx没有注意到的细节是,一般来说有tp的上单都会在大龙刷新之后去下路带线,这样队友在大龙附近牵制对面,也能给边带英雄拉扯出带线空间。

但这一把陈晨却是在上路带线。

二十分钟出头,兵线进入上路二塔,金贡船长在塔下守线,同时见到中路的卡莎露头,陈晨带着队友开车直接赶往龙坑rush大龙!

虽然we这个时间点打大龙速度并不快,但fpx却第一时间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林炜翔看上路兵线推到对方一塔附近,但是却没人来守线,顿时感觉不对劲,刚刚换过来的蓝色饰品照到了一群正在对大龙行苟且之事的we五人。

但是千珏还在从自家f6赶来,抢龙已经来不及了,只能跟对方接团。

we加快rush大龙的速度,沉青稳稳惩下大龙,但是fpx众人已经赶到,船长的大降在龙坑内减速向外撤离的we。

“回头跟他们接团!”洛幸果断做出决策。

沉青正有此意,狼头一开,灌了口酒闪现贴近对方此时唯一的输出点林炜翔,e技能逼出对方闪现后【爆破酒桶】将林炜翔在极限距离炸了回来!

洛幸亚索跟上大招,千珏开出【羊灵生息】救下残血的林炜翔,布隆反手敲起洛幸和沉青的酒桶。

一道风墙横在两人面前,gala【火箭跳跃】跳到林炜翔的脸上,蓄满【爆炸火花】然后一个【毁灭射击】将林炜翔卡莎推出千珏大招的瞬间炸弹爆裂带走了林炜翔的最后一管血。

失去了卡莎这个唯一输出点,we摧枯拉朽赢得了团战的胜利,完成0换4。

雨童惊奇道:“we这波偷龙的想法是让fpx没有想到的,而且当他们拿下大龙后看撤退不掉果断选择反打,沉青思路非常清晰就盯着fpx现在唯一有伤害的卡莎,只要卡莎一死,fpx的团战是完全打不了的。”

昊凯:“那这样一来fpx翻盘的希望就很渺茫了。”

we携带大龙buff上高,优势已经超过一万经济了,陈晨瑞兹直接跟队友在正面推进。

忽然,加里奥从河道一个眼位tp绕后。

昊凯语速逐渐加快:“加里奥tp绕后了,fpx想要绝命一波!家园卫士移速很快,无状态目标也很明确,嘲讽闪现控住目前场上最费钱的亚索,金贡紧跟着降下大招!”

“布隆闪现向前挂被动,刘青松牛头将加里奥顶走,洛幸手里还捏着净化和风墙,林炜翔没机会进场啊,反倒是瑞兹这里从侧面定住了布隆,打出相位勐冲后不停拉扯躲避技能。”

“酒桶找不到林炜翔的位置直接炸前排,布隆倒下之后其他人在亚索面前就像一张纸一样脆!千珏大招结束后fpx再无丝毫抵抗之力,ace!we可以顺势一波了!”

we众人还是很体恤昊凯的,这波团战持续时间不超过十秒钟就结束了,轻松拿下第一局的胜利。

雨童推了推眼镜:“没想到第一把we赢得如此轻松,正常游戏fpx几乎没什么还手之力,选出来的防守阵容也没打出该有的效果。

”是的,“昊凯接过话题:“这样由于we小局提前锁定一胜的情况下现在是2:0领先fpx,手握两个赛点,短暂休息之后一起来期待下一场的对局。”

此时远在魔都的何琦正在对着比赛画面跟观众聊天,b站在季后赛开始前成功商谈好转播权的问题。

而何琦在直播间解说we这场比赛热度竟然要超过官方解说直播间的热度!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