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枭雄 第九十九章 进军

作者:火卯兔 分类: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2022-09-23 11:59:20

第九十九章进军

吕承峰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个少女,少女身上的黑衣已经湿透了,吕承峰让人给她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少女的神色很平静,除了脸色有些苍白之外,再也看不出这名前几天要杀自己的刺客。

房间里一片寂静,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少女在吕承峰单独询问的时候,已经被安全局的人给服下了一种名为“定气散”的药物,这种药可以让内功高手无法聚集内力,与普通人无异。

一股奇异的气氛在房间里弥漫开来,最后还是吕承峰打破了沉默。

少女芙蓉玉晶莹剔透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吕承峰有些诧异,这幻凤门的弟子怎么说话都这么流利,听起来很有深意。吕承峰嘴角露出一丝懒洋洋的笑容,道:“呵呵,那丫头的意思是,李某罪有应得?难道李某的所作所为,真的引起了众怒?”看得出来,眼前的少女虽然和前两天抓到的那名少女年纪相仿,但心智却成熟了许多,应该是幻凤门的重要人物。

少女被吕承峰这一句话噎住了,脸色一沉。

她年纪虽小,却是门中二代弟子中的佼佼者,对门派里的大小事务都了如指掌,吕承峰被刺杀的事情,她也听说过,但一切都是以政治为重,服务于政治,所以她深深地明白了门派的根基。不过她也不明白掌门这一年来的表现,如果刺杀失败,对门派的影响会很大,师尊一向深谋远虑,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吕承峰知道幻凤门内部并不是铁板一块,至少在刺杀自己一事上,吕承峰虽然不在乎刺杀,但能够发现敌人的弱点也是一件好事。

“小姐,我看得出来,你是个很有主见的人,如果我用这件事来要挟西域五国,我想幻凤门的存亡就成问题了。”

虽然吕承峰说得轻描淡写,但少女还是被吕承峰的话吓了一跳,看来是自己的五师妹被抓了,自从被刺杀之后,她和驼背老者就一直躲在暗处,老者不敢动用关系去打探消息,因为担心被抓的少女不知道他们的藏身之处。

“你不用这么看着我,虽然我抓到了你的同伙,但我们早就知道你们幻凤门的计划。”吕承峰半真半假的说道

“好吧,我看现在的情况,我们是不可能心平气和的谈下去了,不过我希望你能够好好考虑一下,不要做无谓的牺牲。”

说完,不等少女说话,吕承峰就让人把她带走了。

吕承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苦涩的味道让吕承峰精神为之一振,大战在即,情报部门却是没有足够的情报,虽然吕承峰已经下定了决心,军队也已经做好了准备,但吕承峰还是谨慎了起来。

一切都在计划之中,第一军团、第二军团、第三军团、第四军团在一个月前就已经调整到了永珉的西面,并利用预备役部队的掩护向西南方向移动,龙自行率领的第五军团已经进驻了永珉,和永珉的守卫军团一起守住了永珉。虽然目前来看,西北并没有什么能够威胁到西北的力量,但是为了保险起见,吕承峰还是加强了永珉的防御力量,毕竟这里是吕承峰的根基,一旦出了什么事情,不管他在西吕取得了多大的成就,都不值得。

“西吕急报!”一个急促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

吕承峰接过信笺,上面隐隐有三道淡淡的黑痕,说明了这封信的紧急程度。“消息已经传出去了,目标正在调整中。”轻声念了几句,吕承峰眼中精光一闪。按照计划,传令下去。”

漆黑的夜空中看不到一丝月光,整个军营一片寂静,只有巡逻士兵的脚步声提醒着这里是一座庞大的军营。

“二愣子,那边有没有马蹄声?”左边的士兵一脸警惕,举起了手中的木槌,准备敲响警钟。

“慢着,好像只有一匹马,先看看再说!”口里虽然平静,可是,手中的弓箭却已经搭在了弓弦上。

营地门口的守卫已经做好了戒备的准备,他们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不知道营地附近的哨所为什么没有发出警报。

很快,骑兵们就进入到了哨塔上熊熊燃烧的火把的照耀下,士兵们松了口气,他们知道这是自己的骑兵,不过这么晚了,他们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

良辕信伸了个懒腰,拍了拍正在仔细研究地图的副官赫连勃,“赫连,现在已经很晚了,早点休息吧,这个计划已经讨论了几十次了,没必要反复琢磨。”

“团长,大人的命令什么时候下来?赫连勃抬起他那黝黑的脸,眼睛却炯炯有神。

“是啊,军团长,再这样下去,我们可就撑不住了,下面的人三天两头的跑来抱怨,我又不能给他们一个合理的解释。”第一军团的参谋长令狐翼端着一杯茶点走了进来,他的年纪还不到三十岁,刚刚从西北军事学院毕业,就坐上了幕僚长的位置。

良辕信脸上重新恢复了自信,他走到营帐门口,仰头望着漆黑的天空,“应该快了吧,大人用兵向来神出鬼没,不过我有一种预感,这两天应该会来。”在吕承峰麾下征战多年,这位魁梧大汉已经成为了吕承峰麾下最得力的手下。

“希望如此吧,这鬼地方,我一天都不想待。”令狐翼喃喃自语。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在大营正中的帅帐前停了下来,帐篷里的三个人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不约而同的面面相觑,眼中尽是兴奋之色,军营里是不允许骑马的,更何况现在还是深夜?

“大人!永珉急报!”一名传令兵风尘仆仆地走了进来。

令狐翼接过信,示意士兵们下去休息,然后迫不及待的拆开了信封。一张薄薄的纸上写着:“立即执行命令。吕承峰,你是谁?”下面是一个栩栩如生的龙头,代表着西北最高权力机构的标志,用特殊的颜料做印泥,在这个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

三人仔细的辨认了一下手印和字迹,不由得站起身来,击掌庆贺。压下心中的激动,良辕信立即下令:“令狐翼!立刻召集各大队的主官,召开紧急会议,制定作战计划。”

“遵令!”众人齐声应道。

“赫连勃,你怎么来了?”立刻通知曲波,让他做好后勤准备,一个小时后出发!”

“是!”众人齐声应道。

二人消失在帐外,良辕信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在营帐中踱来踱去。毕竟他是天河帝国近百年来第一位出征的将军,光是想想就让人心潮澎湃。

原本平静的军营就象一台巨大的机器,随着一声令下,一根根齿轮带动着一条链条,迅速而有序的转动着。

见无风走了过来,守卫在门口的四名士兵和两名安保人员立即躬身行礼,吕承峰挥了挥手,然后迅速的消失在了原地。

“吱呀”的一声,吕承峰轻轻的推开了房门,房中的少女猛地转过身来,看着那个占了自己清白身体的男人,心中的恨意似乎一下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迷茫和兴奋。

看着面前这个可怜兮兮的少女,看着她那复杂的神色,吕承峰心中涌起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怜悯和愧疚。少女苍白的脸颊明显消瘦了许多,肩膀微微颤抖,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

“你要做什么?”少女看着走过来的吕承峰,声音有些颤抖。

一把将少女揽入怀中,两人四目相对,道:“我要做什么?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需要你的同意。”吕承峰咄咄逼人的话语让少女更加害怕了。

“不过我有个消息要告诉你,我已经抓到了你的同伙,还有她的同伙,你要不要见一见?”吕承峰脸上带着微笑,抬起少女那张妩媚的面庞,凝视着她的眼睛。

少女的眼神变得软弱无助,她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说的是真的,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告诉自己。

见少女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吕承峰放下了手,转过身来,背对着少女道:“我可以让你和你的同伙见一面,或者是你的师姐。”

“真的?”少女忍不住问道。

“废话,我吕承峰什么时候说过不该说的话?不过,我希望你能跟你师姐好好谈一谈,良禽择木而栖,幻凤门要想生存下去,必须要找一个好的合作伙伴,若是选错了方向,哼哼,记住,倾巢之下,焉有完卵,还请她转告你们的掌门。”

犹豫了一下,少女轻声道:“谢谢。”

吕承峰心中一动,转过头来,目光灼灼地看着少女,少女似乎有些承受不住吕承峰的目光,俏脸一红,低下了头。

看到这一幕,吕承峰哪里还能忍得住,一把将少女揽入怀中,将她的嘴堵住。

尤其是她那欲言又止的妩媚,就算是见惯了风流韵事的吕承峰,也险些口鼻溢血,咬了咬舌尖,才勉强控制住了自己。上一次欢好的时候,是在特殊的环境之中,但这一次,却比上一次要好得多,吕承峰心中大喜。

吕承峰嗅了嗅少女的发香,一双手在少女曼妙的身躯上游走,“你叫什么名字?”

“杉依妠。”

吕承峰爽朗一笑,道:“放心吧,我不会问你其他的问题,也不需要你回答,你和你师姐好好想想,相信我,我不会害你的。”

“话就不多说了,我马上就要离开了,等我回来再说吧。杉依妠,等我回来,一定会再见到你的。”好不容易从少女的身体里挣脱出来,吕承峰轻轻的拍了拍少女裸露在外的臀部,替她盖上了被子。

躺在床上的少女浑身一颤,眼泪哗啦啦的流了下来,落在了绣枕头上。你不想让我回去吗?”

吕承峰脚步一顿,头也不回的道:“那是当然,我们要回去,把你师姐送回去。”

“那我就在这里等你。”

马普特拉河畔。原本荒凉的沿河地带已经被大大小小的军营填满,一眼望不到尽头,看起来杂乱无章,但仔细看去,就会发现军营被分成了好几个区域,每一个区域都泾渭分明。

“将军,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就开始吧。”帐篷里的气氛很是凝重,中间一张宽大的椅子上坐着一个壮汉,一只手按着额头,似乎在沉思着什么,而在他的两侧,则坐着几名身穿戎装的武将,显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说话的人坐在中间一人旁边的一张椅子上,看起来像是个白面书生,说话声音轻柔,宛如女子,但知道他身份的人,却没有一个敢小看他,敢小看他的人,都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他是最近几年在帕沙王国崛起的军方二号人物达扬,而坐在中间的,自然就是帕沙军队的灵魂——库图佐夫。

“好了,开始吧。”库图佐夫似乎刚刚从沉思中醒来,瘦削的脸上还带着一丝回味,这些人中有几个都是帕沙王国赫赫有名的人物,但此时却没有一个人露出不满的神色。

“公叔宸将军,你的军队准备得怎么样了?”达扬轻声问道。

“达扬将军,卑职的军队已经整装待发,只等您一声令下。”

“你呢,塔里将军?”

“将军放心,一切都准备好了,只欠东风,我的快速突击队已经潜入了河岸,只要我一声令下,他们就会立刻渡河,西吕人恐怕还没有准备好。”

“你有什么消息吗,阿灵顿先生?”

“将军,根据情报,吉亚西城的军队虽然没有太大的调整,但戒备森严,三宝城的军队已经开始集结,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三天前,曼隆城有一万五千人左右的军队正在向南方进发,这是一个非常可疑的消息。”回答他的是帐篷里唯一一名穿着便衣的人,他不是军人,正是阿灵顿,帕沙王国国家情报局的头目之一。

库图佐夫突然插嘴说:“为什么曼隆城的军队要南下?谁带队?”

“将军,我们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动,好像是突然接到了斯波茨曼伯爵的命令。”阿灵顿恭恭敬敬地说。

“科米尼人怎么样了?”库图佐夫脸上流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忧虑。

“回将军,他们已经在边境集结兵力,不过反映克鲁夫已经带着五万大军返回大松林城,明天应该就能到了。”达扬回答道。

“哼,就算克鲁夫回到大松林城,西吕人也只有十万大军驻扎在西边,而科米尼人这次出动二十五万大军,难道就一点胜算都没有吗?我们这一方,可是帮了大忙的。”说话的是一位年过半百的老将军,麦迪将军,帕沙王**界两朝元老。

“阿灵顿,”库图佐夫平静地问道,“天河来了吗?”

阿灵顿楞了一下:“天河人?”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他们并没有什么大动作,不过``````”阿灵顿有些犹豫。

“但是什么?”库图佐夫皱起了眉毛,显然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

“根据我们的情报,第五军团和其他军团虽然一直在进行大规模的军事演习,但根据情报人员的观察,这次演习的规模似乎比以前小了很多。”阿灵顿答道。

“是吗?怎么会这样?”库图佐夫提高了声音,虽然他的声音听起来没有什么变化,但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反应了。

“半个月前。”阿灵顿想了想,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半个月?”库图佐夫皱起眉头,但很快又舒展开来,不再问这个问题。

“将军,您有什么安排吗?”当达扬说完明天的作战计划后,向陷入沉思的库图佐夫请示。

“没什么,计划已经定下来了,你们立刻下去安排,绝对不能有任何的差错。”库图佐夫微笑着为自己的部下打气,不管他是怎么想的,在这个时候,他必须鼓励自己的部下,让他们对未来充满信心。

“遵命!”将领们三三两两的散开,只留下达扬若有所思。

“大帅,你今天怎么看起来心事重重的样子?”给库图佐夫倒了一杯热气腾腾的茶点,给自己倒了一杯上好的青针,他早就垂涎大帅帐里的名贵绿茶了,自从上次尝过之后,他就一直念念不忘。

“小子,还真是舍得。”库图佐夫见达扬慷他人之慨,哈哈大笑,骂了一句,眉宇间的忧愁却没有消散。

达扬见库图佐夫不回答,继续说道:“我想,将军一定是有什么心事,想着那个吕承峰吧?”

库图佐夫淡淡地说道,对于达扬能猜到他的心思,他一点也不感到惊讶。

“这么说,大帅至少是担心他了?”

“算是吧。”库图佐夫仍然没有回答。

“可是,大帅,我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好担心的。据我所知,这吕承峰虽然野心勃勃,但实力有限,再加上周边又不太平,据说最近和罗卑人、西域五国关系不怎么好,按理说他应该不会插手才对。就算他有能力插手西吕的事情,最多也就是分一杯羹,最多也就是分一杯羹,这样的话,我们正面战场上的压力就会小很多,反正西吕也不缺这一份。”达扬俊美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https://.23xstxt./book/88091/88091930/39060382.html)

.23xstxt.m.23xstxt.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