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庭兰在和灵犀尊者对话的时候,林毅刚好也在。

他一直都在尾随着灵犀尊者,灵犀尊者却一无所知。

在灵犀尊者的身上他的确浪费了一点时间,但这没关系,反正他本来也是要花一点时间来熟悉自己的力量,这一路尾随,就当是磨砺了。

时不时还能杀几个和尚,赚几分道行。

顾庭兰没有帮和尚的忙,林毅也看在眼里了,当然不会和他计较,瞥了她一眼,便继续去尾随灵犀尊者了。

这种尾随大概还会持续个两三天,这也是林毅最后的准备阶段。

他已经想好了,有些地方,终究是要去闯一闯的。

他尾随灵犀尊者的时候,也没忘顺手四处斩妖除魔,所到之处,但凡是做过恶的妖魔鬼怪都被他清扫了一遍。

他的天目能观察的范围极大,他甚至不用亲自过去,一道符箓飞出去,便是一个人头。

但如此大范围的屠戮,他的道行增幅也收效甚微。

在六十多倍的削减折扣之下,他到手的道行真的不多。

显然,是他的实力已经超出人间太多,人间这个新手村,已经不适合他来刷道行了。

但这毕竟不是游戏,在新手村外,并没有一个过渡的阶段,只有三个超级大地图。

一个是仙界,一个是魔界,还有一个是阴间。

他凝神感应,便能分别找到仙界和阴间的门户,并且有能力打开,但打开之后他会遇到什么,那就不清楚了。

林毅原本还想稳扎稳打,奈何仙界来势汹汹。

一百万年的道行,恐怕面对武神还是不够妥当。

他在人间就算是把人间的妖魔鬼怪全都杀完了,能提升的程度也十分有限。

既然如此,他只能冒险去阴间走一趟了。

在那之前,他打算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好,再妥善安排好了身边的人和事。

顾庭兰这里,他不会再多关注了。

他这样的心态,阿七看在眼里,喜在心上。

原本,她觉得自己在花念柔再次开启深渊魔井之前,她都没有机会翻身,可这次再见到顾庭兰,她发现机会来了。

林毅真是个福星,在他身边,自己总能遇上各种机缘。

花念柔是其中一个,顾庭兰是另一个。

就在刚才,她在顾庭兰的心上发现了一丝魔念,这让阿七欣喜若狂。

顾庭兰可是菩萨!

这些佛门中人,最擅长与魔斗争,在九千年前的那场战争过后,佛门能兴盛起来,就是因为佛门在克制魔族这方面特别厉害。

他们有封魔之法,有渡魔之法,甚至能借助魔劫,提升自己的修为。

魔族的出现,最大受益者就是佛门。

但世间万物,总逃不过天道的定律,佛门克制魔族,但佛门中人,一旦入魔,破坏力也会更大。

佛门中人心志往往很坚定,这能避免他们被外魔所惑,但心志越是坚定的人,也越容易陷入魔障之中。

一旦魔气自生,想要解脱就不容易了。

显然,顾庭兰心中的魔气是自然产生的,想要铲除很难,若要让其壮大,阿七有无数办法。

而且,顾庭兰可不是林毅的女人,那她对顾庭兰下手,也不算违背誓约。

“我阿七,果然是命不该绝!林毅,你等着吧,总有一天,我能让你知道魔祖的厉害!”

说起魔祖,阿七都有些伤心,别的魔祖都逍遥快活,就她,明明也是最强魔祖之一,现在却沦落到给人为奴为婢……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现在承受的一切屈辱,未来都会成为我的力量,颤抖吧林毅!唔哈哈哈……”

“你笑啥呢?”

林毅冷不丁被阿七给吓了一跳。

鬼知道这个憨批魔祖怎么忽然就笑得这么夸张,够吓人的。

赶紧打开降妖谱一看,才知道她是发现了入魔之佛,心中欢喜,盘算着日后报仇。

林毅:“……”

此魔果然是脑后生反骨,要不是她死在自己手里太多次了,怕引起她的逆反心理,林毅现在就把她变成道行了。

“我只是想到了开心的事情。”

阿七也没想到自己居然真的笑出了声,赶紧敷衍着想把事情糊弄过去。

林毅却是淡淡一笑,道:“开心的事,是发现有人入魔了?”

阿七心里顿时一咯噔。

林毅也能看出顾庭兰不对劲?

他是怎么知道的?

阿七的念头百转千回,林毅也只是想敲打敲打她,并没有继续追究,只是意味深长地道:“你安心做我的随从,日后会有得到自由的一天。

要是总想着如何翻身,那你这辈子可能都没机会逃出我的手心了。明白了吗?”

阿七心神狂震,在这一刻,她也真实地感受到了恐惧,仿佛林毅马上就能用出镇压她的方法。

“我明白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阿七是个识时务的魔祖,怂得很。

“顾庭兰那边,你就别去算计她了,顺其自然就好。”

“是。”

阿七已经被吓到了,一时也不敢阳奉阴违,但她想不明白。

她作为心魔,可以悄无声息地窥探别人的心思,她自己的心思却很难被人窥探。

林毅是怎么做到的?

在搞不清楚这个问题之前,她不敢再胡思乱想了。

话分两头,顾庭兰心中生出了魔念而不自知,她以为自己只是在思考一个问题。

什么是佛?

功德圆满是佛。

功德何来?

行善事,积功德,降妖除魔。

佛门越强盛,就能灭杀更多的魔,这是功德。

但为了佛门的强盛,而杀死无辜的凡人,这还能算功德吗?

何况,他们让佛门强盛,真的只是为了降妖除魔吗?

想到林毅的身边也不乏妖孽,林毅尚且能容他们,反倒是容不下仙佛,可见在林毅的心里,神佛比妖魔更可恶。

是他错了,还是我错了?

很多问题,顾庭兰想不出答案。

因为从一个角度来看,林毅错了。

但换一个角度来看,是佛门错了。

如果是普通人,在面对一个看不清楚想不明白的问题时,可能就选择跳过去了。

现在想不明白的事,以后总会想明白。

问题放在这里也不碍事。

但佛门不一样,顾庭兰也不一样。

她现在有点钻牛角尖了,魔心暗生却不自知。

但她这般神思不属,反倒救了自己一命。

蓝雨和绝影本来打算找个机会弄死她得了,但看她这个情况不对,又决定观察一番。

在蓝雨的护卫下,顾庭兰倒是安然地回到了驿馆。

驿馆有人候着,正是宫里的太监,奉了皇帝的命令,传顾庭兰入宫觐见。

顾庭兰本以为自己还要被冷落几天,没想到今天就能进宫了。

她只好收敛了心思,简单打扮一番,便跟随宫人上了马车。

蓝雨和绝影依然是一明一暗跟随在她身边,蓝雨的身份是侍女,也没有人阻拦。

进了皇宫,顾庭兰本以为南梁的新皇帝会在正殿接见她,没想到宫人领着她一路便朝着后宫而去。

这皇帝,不会吧?

顾庭兰生出了警惕之心,连忙对蓝雨道:“蓝雨姐姐,有点不对劲,呆会你可得保护好我。”

这一趟建康之行,顾庭兰算的每一卦都是大凶之兆,她再怎么小心也都不为过。

蓝雨点点头,表示明白,这皇宫虽然对她们的实力略微有些压制,却也强得有限。

她可以轻松地在皇宫来去自如。

想到这里,她对如今的皇朝也多了几分不屑。

龙气压制和国土大小无关,当初的商朝土地也很有限,但商王宫却是仙神禁地。

一入王宫,万法皆空。

那是人心所向才能带来的力量,而南梁的气运之龙却是徒具其型。

别说拦不住神仙,就算是一品,估计来了也能全身而退。

心里暗自鄙夷着,蓝雨还是小心地护送顾庭兰去了后宫。

毕竟是林毅交代的任务,她们可以亲手杀了顾庭兰,却不能让顾庭兰死在别人手里。

顾庭兰万分警惕,却没想到,接见她的并不是萧瑟,而是一个媚态天成的女人,她周身散发着淡淡的妖气,丝毫没有遮掩。

“你是何人?”

蓝雨护在顾庭兰身前质问道,她没有见过晏青丘,却从晏青丘身上感受到了几分危险的气息。

一个妖族,出现在了皇宫之中,看起来很不寻常。

晏青丘见蓝雨这紧张的样子,也不禁微微一笑,反复道:“不必担心,都是自己人,先坐下吧!”

她这话说得无比自然,蓝雨不禁信了几分。

狐狸精不故意搞事的时候,她的社交能力其实很强。

待顾庭兰和蓝雨分别落座,她才让宫女们都退下。

“让你进宫来说话,是皇帝的意思,让你好安心在京城游玩几日。

结盟之事,朝臣多有抗拒者,这些人多数包藏祸心,不利于团结。

皇帝的意思,是趁这个机会让他们闹得凶一点,也好区分忠奸,一网打尽。

但有些事我们不好下手,不知你们可愿帮忙?”

顾庭兰:“……”

南梁新上任的皇帝这么勇的吗?

她当然明白晏青丘的意思,这不就是让她安排人下手去杀那些不愿意结盟的大臣么?

“那些臣子未必是私心,或是出于忠义,如此残暴,是否有失仁君风度?”

顾庭兰并不想下这个杀手,就算他们真有私心,动辄打杀,未免太过分了。

晏青丘听到这话,顿时笑出了声。

“梁建国,也不足两年,朝廷上的臣子,多数都是前齐旧臣。

如今前齐的公主放下身段来寻求结盟,这些老臣却因为前齐公主没有称臣而拒绝联盟,你还觉得这是忠义?

我猜你并非不知,只是不愿杀人,对吧?

但这些人不是蠢就是坏,如何还能身居高位?杀了他们是最好的方法,快刀斩乱麻,才能尽快平定天下。

顾姑娘也不必担心,我并非是让你动手。”

蓝雨的目光看向晏青丘,带着几分考究。

“你们放心,我当然不会让你们白忙活,这里有一瓶去腐生肌的天香玉露膏,也没别的特点,只是能破除诅咒,恢复容貌。”

藏在暗处的绝影眼神顿时火热了起来。

没有女仙会不在乎自己的容貌,多少年来,她都藏在阴影处不敢见人,就是因为她脸毁了。

若是普通的外伤,她也不至于如此。但她会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仙界的惩罚。

就算她舍弃这一身皮囊,花大代价重塑仙躯,也改变不了自己的样貌。

但这个天香玉露膏也许能做到。

晏青丘分明是给她准备的东西,也是在暗示她去杀人!

只是从一开始,她就没有现身,但晏青丘却能拿出给她的宝物,可见晏青丘早就知道她的存在了。

是林毅和她说的?

绝影将此事暗暗记在心上,一边示意蓝雨答应。

蓝雨不知其中内情,还是决定听绝影的。

“东西先给你们,事情可以慢慢办,不必着急。皇帝已经拟了密旨北上,要不了多久,你们就能看到北方一统的局面了。

在那之前,你们就先留在建康吧!”

从头到尾,晏青丘也没正式进行自我介绍,只一句自己人,便把她们打发了。

但从她言语透露的信息来看,她的身份当然也不一般。

“替我谢谢她。”

绝影依然没有现身,只能托蓝雨转达。

顾庭兰见她们就这么达成了合作意向, 心里也有一肚子的火气。

“我记得你们只是奉命来保护我的,我才是使臣!”

这两个属下真是一点都不把她放在眼里,这么大的事情,竟绕过了她直接做了决定。

她这个使臣岂不是成了吉祥物?

而且,她一点都不相信这个散发着妖气的狐狸精。

她们杀了南梁的臣子到是轻松,但杀完之后呢?

朝廷死了那么多大官,皇帝总要找人来承担这个罪责吧?

到时候一番调查,查到了他们的身上,这不就给了他们开战的理由吗?

如此百害而无一利的事,怎么能轻易答应?

不管是从个人感情上来考虑,还是从国家利益来考虑,她都没道理答应这个离谱的要求。

这下,蓝雨也纠结了。

她对此事其实是无所谓的,但绝影想要那个药,顾庭兰却严词拒绝。

她是真正的使臣,有这个权力。

一时间,蓝雨也有些纠结,不知道帮谁了。

晏青丘依旧不慌不忙,微微一笑,道:“不必着急,你们可以先商量着,不过,在那之前,你们不能离开我这里,也不能和外界联络,我这样做,你们应该能理解吧?”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