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都城外,往南蜿蜒而去的官路上,有许许多多百姓,正拖家带口,满脸悲丧,哭嚎南逃。

他们步履匆匆,咬牙赶路,丝毫不敢停歇。

不知何时,象戎就会追上来,为了活命,没人敢放缓速度,全都奋力疾走,纵使疲累,也不敢停下。

就在这时,一阵刺耳的车轮声,从身后传了过来,众多百姓,连忙扭头望去,顿时惊诧!

只见那个车队,马车排列如长龙,数之不尽,各个满载而行,出了离都,直奔南方。

马车的前头和两侧,有许多着甲骑兵随行护卫。

这个场面,让众多黎庶惊讶不已,也极其羡慕。

一路上,他们见到不少马车,有的载着富绅,有的载着官吏,呼啸而过,消失在远处。

他们之所以羡慕,不是羡慕这些人逃亡时,能够携带更多财产。

到了往后,世道崩塌之时,财产更多,只会死得更快。

他们羡慕的是,这些人有马车,逃亡起来极其轻松,不似他们,只能带着老人小孩徒步奔逃,吃了不少苦头。

羡慕之余,众人也满心不解,不知道这个车队所属何人,竟有如此大的阵仗。

纵使是高阶官吏,也不过是数十辆马车罢了。

而这里,根本望不到尽头,很可能,不少于千辆!

突然,众人发现,车队中,有不少迎风招展的金黄旗旛,极其庄严。

这些旗旛,唯有天子出行才会使用,莫非……

“陛下出行,速速避让!”

行在最前的士卒,突然大喝,想让挤在前头的百姓们,让开道路。

众人顿时震惊,陛下?

就连天子都逃了?

天啊!

他们惊骇无比,旋即便满心悲戚。

就连天子都逃了,大离完全没救了!

紧接着,便是浓浓地恼恨。

天子无能,无法保家卫国,还对有功之臣顾雨岚,如此苛刻……

如今出逃,竟然带了这么多马车,这是装了多少宝物?

而他们自己,却只能徒步,艰难前行,由此,众人愈发不满。

早在之前,民间就已生起怨言,大离皇室不仅隐瞒象戎的存在,还肆意妄为,没有尽力防范,反而出兵攻大荆,打临瞻,耗费了巨大国力,才落得如此地步,让他们沦为难民。

想到这,百姓们愈发愤满,便对士卒呼喊开道不做理会,没有让开。

要不是车队旁,有众多甲士护卫,他们甚至想上前,拦下马车,质问天子为何如此昏庸!

见众人不动,队伍难行,后方龙辇中,柴宇召满心焦急。

战报已经传来,象戎不断南侵,距离离都,不足两百里!

这可是十万火急啊,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要不是在宫中收拾太久,耽搁了三日,此时,他都已经逃到南方了。

所以,柴宇召此刻无比焦躁,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见马车不动,便怒声喝道,“快开路,谁若敢挡路,斩立决!”

听到传令,前头的士卒,哪敢真的以杀开路,前方百姓众多,若是一路杀过去,将会激起民怨,惹出暴动。

他们只能大声喊着,拿出鞭子,朝挡路的黎庶们,不断挥鞭。

百姓吃痛,惨叫着躲开,如此一来,就无人敢挡路了。

顺着官路,天子车队不断飞奔,而众多百姓,只能在官路旁的泥泞土地上,艰难前行。

龙辇飞速驶过,柴宇召坐于其中,对于车窗外艰难前行的大离子民,他看都未曾看上一眼,只盘算着逃到南方后,该如何存放数百辆马车中的宝物。

驶出没多远,前路又被挡住,车队不得不减速。

前方的百姓,似是遇到了什么,如见鬼魅一般,满脸恐慌,惊嚎着往回奔逃!

士卒们皱起眉头,连忙拿起马鞭,准备开路,却听到了令人震骇的呼吼,“野喏喇!”

众人登时愣住,完全不知道,这个充满野性和嗜杀之意的呼嚎,到底是什么意思。

只觉得甚是奇怪,这道呼声,不像是大离黎庶所能发出。

可士卒中,有人通过逃兵嘴中得知,野喏喇是象戎的战斗口号,听到这个口号,意味着,会有数万人,甚至十数万人,即将身死魂灭!

顿时,知情者脸色煞白,仓皇大吼,“象戎,是象戎!象戎来啦!”

听到象戎二字,士卒们大骇,只见远处,有一群体覆黑毛的人形物种,如同虎狼般,追杀着百姓,急速靠近!

士卒们惊得魂飞魄散,顾不得什么皇权,也不管什么职责,连忙调转马头,随着惊慌万分的百姓,往北方逃去!

一下子,整个车队,以及难民队伍,顷刻溃散,他们完全想不通,南下的道路上,竟潜伏了象戎!

坐在龙辇中的柴宇召,听到士卒的大吼,听到了车外传来惊嚎声、惨叫声,他顿时脸色发白,急声大喊,“救驾,救驾啊!”

车夫探头进来,脸色惨白如纸,“陛下,逃路被挡,无法驾车,赶紧下车逃命吧!”

说罢,车夫也不敢多待,连忙跳下车,朝北侧急奔而去。

提醒柴宇召一声,他已是仁至义尽!

又惊呼了几声,无人前来救驾,而远处如同狼呼鬼吼的声音,不断靠近,柴宇召大惊,只能仓皇起身,奔出车厢。

站在车架上,他顿时看到,四周的百姓正疯狂北逃,而南侧,有一大群漆黑无比的诡异人种,正急冲而来。

沿路,尽是血肉飞溅,尸骨洒落!

看到这一幕,柴宇召一颤,脸色白得如同死人,险些呕吐出来!

他正欲呼救,却见士卒与太监婢女,已是逃得逃,死得死,周遭没有多少人。

顷刻间,他就感觉到了,浓浓的恐慌!

以及,被抛弃的无力感!

以往,他颐气指使,一句话,可定十数万人的生死,却没想到有一日,权力竟如此不堪一击,顷刻瓦解。

再无人,肯受他驱使!

他只能忍着惊慌,咬牙跳下马车,朝北方逃去。

但因为惊慌,手脚不断发颤,且平日里养尊处优,未曾磨练,体弱无力,让他屡次踉跄,难以前行。

拼力逃亡,却只奔出数米,惊慌,顿时充满了柴宇召的心!

突然,他听到了喘息声!

他骇然至极,连忙回头,就看到一名象戎,蹲在旁边的马车上,狞笑地望着他!

绿童之中,尽是狞恶,和戏谑!

柴宇召巨颤,吓得身子发软,直接摔在地上!

他几乎肝胆俱裂,连连后爬,惨声嚎叫道,“别杀我,别杀我,我把皇位让给你,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象戎跳下马车,持着长刀,一步步逼近柴宇召,脸上狞笑着,尽是嗜杀之意!

惊得内心几乎停跳,冷汗狂冒,柴宇召整个脸无比苍白,艰难而崩溃的往后爬,嘶声叫喊,“救命啊,快来救朕!”

似是被柴宇召的叫喊所激怒,象戎不再戏谑狞笑,而是勐地上前,直接一刀,重重砍在了柴宇召的臂膀上。

右臂摔落,鲜血爆射!

“啊啊啊!”

柴宇召痛的几乎晕厥过去,惨叫着,浑身发颤,豆大的汗珠疯狂溢出!

接着又是一刀,狠狠噼在脖子上,将痛不欲生的柴宇召,送入黄泉!

这名象戎并不知道,他所斩杀的,是苍元大陆中,最有权势的几人之一。

他只知道,这人太过颓弱,就连逃命都如此蹒跚,不堪一击!

一脚踩爆柴宇召的头颅,象戎迈开步子,朝四下逃窜的难民们,急奔而去。

吃饱了之后,他只想发泄心中的嗜杀**!

整个旷野,变成了尸山血海,浓郁的血腥味,不断涌起,经久不散!

……

得知离都在即,天神担心放跑了大离天子,才派出兵马,潜伏于离都南侧。

这一招,让即将分崩离析的大离,直接覆灭!

天子崩殂,重臣死伤,离都沦陷……这个惊人的消息,顷刻间,就已传遍整个苍元大陆!

而这意味着,大离,已然倾覆!

这个强横了数百年的第一王朝,率先走到了尽头,倒在象戎爪下!

随着消息疯传,尚未沦陷的的大离城池,众多百姓疯狂南逃,纵使他们距离象戎,还有数百里之遥。

纵使之前,他们还打算看看情况,但如今,已没有什么情况!

大离倾覆,不逃,就只有死!

而以往,大离百姓们,会选择往大离南部奔逃,但如今,他们逃到了大离南部,仍不敢停下。

大离倾覆,官民尽逃,无人能够抵挡象戎。

唯有逃入临瞻境内,才有生存的可能!

随着百姓奔逃的,有众多官吏,还有一队人马,这队人马中,有五十名士卒。

虽然大离崩塌,士卒各自逃亡,整个境内,再无一股成建制的兵马,但这五十名士卒却不离不弃,始终守卫着马车,一路南逃。

因为马车中,有顾雨岚,他们崇拜的大离名将!

他们知道,若是此刻,顾雨岚扬起旗帜,打出名号,便会有众多逃兵和难民,朝她聚拢而来。

大离或许会因此,得以复兴。

但如今,她已昏迷,而天子惨死……只能说,大离气数已尽……

马车中,随行的林大夫,忧虑地看着车外奔逃的百姓。

一路上,她遇到不少难民,有些人重病难行,有些人骨瘦如柴,她看得满心难受,想要相助,但却无能为力。

她能做的,唯有照顾好顾雨岚,且带着对方,逃往临瞻!

只有临瞻,才有可能拯救苍元万万生灵!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