穹顶刻满天象图案的魔王殿里,亵渎卿梅罗加斯一脸欣慰地看着王座上的公主。

很好。

殿下的反应很对。

就是这样软弱的小女孩,才能被她牢牢掌控在手里。

梅罗加斯不再盯着休柏莉安,将目光抛向了台下,令其他魔族不敢再继续盯着她和公主看。

宝座厅愈发安静。

接下来除了钟摆的齿轮转动声,她们两个没有再对话。

在座的魔族们几乎都要读亵渎卿的脸色。

刚才冰雪魔女欲开口说什么,很快就被普拉奈的眼神示意止住了。

宝座厅里并非只有他们四个大魔族。

他们四个大概率替换掉了当下魔界公主的心腹位置,其他大魔族很有可能更多是偏向中立或亵渎卿。

在看不清其他大魔族立场的情况下,最好不要去招惹那个强得可怕的亵渎卿。

先观察清楚魔界如今的局面才是最优选。

但凡有一個失误,需要全员存活的任务目标三就会宣告失败。

台下的坐席另一侧。

安塔纳斯叹息。

熟悉休柏莉安的她,自然看得懂休柏莉安的演技已经至臻化境,无论是现在的害怕,还是先前的眼泪都是真得不能再真,亵渎卿已逐渐对休柏莉安放下了戒心。

休柏莉安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女生,父亲失踪后便会一个人掉眼泪,得知卡利耶拉死讯的一瞬间她的悲伤难以言表。

跟随着兰奇久了,让她明白自己最佳的打法就是选择稳妥策略活下去,不要乱带危险节奏,等着和兰奇汇合并配合他就一定能稳赢。

而命运女神所预示的世界线,休柏莉安在面对无可抗拒的敌人时,几乎没什么反抗之力很快就死了。

这一切让休柏莉安明白了该怎么赢游戏。

最优解一定是等挂哥兰奇来打,而绝不是自己打什么骚操作。

所以她的配卡都逐渐从攻击型变成了防御型,学会了摆出弱者姿态迷惑敌人的生存之道。

但固然有人会看不明白。

甚至唏嘘休柏莉安是个没用的公主。

王座上。

“……”

休柏莉安自顾自地抹了抹眼泪。

看到冰雪魔女老师和普拉奈他们达成了一致的观望意见,休柏莉安就放心了。

安塔纳斯和辛诺拉一向会看普拉奈行事,而冰雪魔女的脾气更加一板一眼。

老师是打不赢亵渎卿的,先不谈亵渎卿本身至少有枢机主教的水平,六印的准王亵渎卿会令她对其他大魔族产生强效特攻,哪怕他们四个一起上,都会相当危险。

宝座厅里还可能有许多支持亵渎卿的大魔族。

休柏莉安尽管心里有怒意,她知道亵渎卿是抢走了卡利耶拉的胜利成果才登临了摄政王一位,但她清楚,唯有表现出一副弱小无助的样子,才能获得亵渎卿的信赖。

任务目标其一,提醒了她要保护好卡利耶拉留下的小火花。

在她找到其线索之前,绝不会贸然行事。

“看来时间差不多了。”

亵渎卿梅罗加斯,此刻正以摄政王的身份,俯瞰着整片宝座厅。

她身材颀长,黑袍勾勒出妖娆曲线,却又透出股森然煞气,那双雾霾紫的眼眸闪烁着慑人心魄的锋芒。

梅罗加斯微微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在钟声敲响的瞬间,她优雅地挥了挥手,指尖跳动着紫色的火焰,宝座厅内顿时响起一阵骇人的尖啸声,鬼影憧憧,封锁住了出口。

许多魔族都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头垂得更低了。

“诸位,今天召集大家来此,只是为了宣布一个重要的消息,它事关到我们魔界未来的变革。”

梅罗加斯环视四周,目光扫过每一个魔族,如利刃般锐利冰冷,

“相信你们中不少已经猜到了。”

她缓缓开口,声音悦耳动听,却透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

台下鸦雀无声,没有一个魔族敢出声回答。

“没错,坠落卿卡利耶拉已消逝了,从今往后魔界再没有坠落卿了,而我亵渎卿将接过卡利耶拉的大任,继续扶持公主殿下统领魔界,在这即将到来的盛世令魔界重现荣光。”

梅罗加斯冷笑一声,继续道,

“卡利耶拉时代,我们只能被迫和血族签订成为魔族史上奇耻大辱的南北条约,还差点被她输掉了公主,而我不同,在我的统领下,无论是霍宁帝国还是血族都被击退到了南方,这意味着,我们本有实力成为这个世界的霸主,只是因为卡利耶拉的无能,才导致了如今的世界格局。”

她一边说,一边侧过眼眸,观察着休柏莉安的神情。

“梅罗加斯,你太过分了!你不该……”

台下终于有苍老的魔族拍座而起,指责梅罗加斯的言论。

还未等他完全站起身。

他的身体就被一股丝线般的魔力刺穿,身体轰然炸开,只剩血沫在空中星离雨散,从周围魔族惊恐的面庞划过,沾满了碎块。

那魔力丝线的末端,正被梅罗加斯拽着。

梅罗加斯仿佛没有看见那尸骸,只是不以为意地收回了自己抬起的指尖,令魔力消散。

殿堂再度寂静了数会。

其他就算有明事理的魔族,也敢怒不敢言。

卡利耶拉派系的心腹大魔族们,在过去十二年的鏖战中死的死,残的残,能打的几乎都牺牲光了。

而梅罗加斯在战时更多的是拉帮结派自保,现在反倒是她一家独大。

“刚才不小心听到了有魔族在胡言乱语,我想接下来应该没人会打断我说话了吧?”

亵渎卿梅罗加斯把手掌放在耳边,侧过脸颊往台下听了一圈。

这次没有任何魔族再开口。

她才再度准备说话。

“可是……”

梅罗加斯话锋一转,语气骤然森冷,

“可是,倘若公主殿下还念及旧情,想继续按照卡利耶拉留下的方略治理魔界,我们的大业就将付诸东流,诸位,你们说,这让我该如何是好啊。”

梅罗加斯的话音犹如平地惊雷,在宝座厅内炸开。

群魔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目光闪烁,只觉得头皮发麻,脊背发凉。

梅罗加斯话中有话,这已然是在明着动摇魔族对公主的忠心,意图将她架空,从而取而代之。

“梅罗加斯大人,恕我直言。”

就在此时,席位上突然传出一个青年魔族的声音,充满阿谀之意地对梅罗加斯行礼,

“公主殿下当年好不容易才回到魔界,对人类国度始终念念不忘,从本质上来说她早就把自己当成了人类,而卡利耶拉更是对她纵容,才造就了这样一个软弱、遇事只会哭哭啼啼的公主,我们真的该让一个披着魔族皮的人类少女来统领吗?”

话音未落,只听“嗖”的一声,一道黑芒闪过,像匹练般没入那名魔族的胸膛。

魔族身形一僵,咕咚倒地,尸体腐化为浓水。

转瞬间,又一个魔族死透了。

往黑芒的方向看去,只见亵渎卿翘起了她的蝎尾,刺尖对准了坐席的方向。

这回还是梅罗加斯动的手。

其他魔族真的不敢吭声了,连咽口水的声音都不敢发出。

梅罗加斯杀疯了。

“人类?”

梅罗加斯扫了眼远处地上的魔族残骸,语气森然,

“你是在质疑我们的公主?谁再敢对公主出言不逊,我不会给半点容忍。”

她高傲地睥睨全场,周身杀气腾腾。

话音落下,整个宝座厅鸦雀无声,群魔惶恐不安。

连帮她说话的,她都要杀。

梅罗加斯故意杀掉了明着站她队的魔族,仅仅是为了立威,表现出自己的忠诚和正统。

“公主,只有我会对你这么好了,谁叫我是伱的姨妈呢。”

亵渎卿梅罗加斯低下头,望着休柏莉安柔声道,嘴角发颤。

“……”

休柏莉安死死地攥紧王座扶手,指节发白。

她艰难地吞咽了一下,只觉得喉咙干涩得厉害。

如果可以,她真的想叫自己的真姨妈塔莉娅来揍这个坏姨妈梅罗加斯。

可残酷的现实是三印的文臣塔塔根本不可能是六印将军梅罗加斯的对手。

“看来你理解我的好意了,殿下。”

而休柏莉安这般细微表现,又令梅罗加斯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她伸手想要轻抚休柏莉安的脸颊,但考虑到这场合,还是慢慢停下了手。

但梅罗加斯的蝎尾逐渐绕在了休柏莉安的王座后,勾勒出了爱心的形状。

她虽然很馋公主的身子,但并不急于这一时。

“……”

休柏莉安感觉梅罗加斯的“好意”似乎比恶意更加可怕。

一股恶寒从脚底升起,直窜天灵盖。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女性魔族。

与卡利耶拉不同,休柏莉安对这位亵渎卿梅罗加斯感觉不到丝毫的亲切或信赖。

相反的,只能从她身上察觉到那无尽的**和**。

“好了,大家,放轻松点嘛,你们可别吓到公主了。”

好在接下来亵渎卿梅罗加斯没再把注意力放在休柏莉安身上,而是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向众魔族们交待着她的意见和重要事项。

……

休柏莉安在宝座厅中度过了煎熬的时光,终于挨到了集会结束。

她如释重负地起身,在梅罗加斯和众魔族的注视下走下台阶,朝殿外走去。

离开那片令人窒息的空间,她才感到自己重新呼吸到了新鲜空气。

这时候由她主动去找普拉奈他们,定会引起梅罗加斯的警觉和怀疑。

等普拉奈和安塔纳斯联系自己就可以了,凭他们两个的特殊本领,在合适的时机绕开梅罗加斯并不难。

魔界王宫,一层主厅是一座巨大的圆形摄政厅。

楼上则是王族的专属区域,包括书房、卧室和会议室等诸多宅邸应有的配置。

以前除了坠落卿卡利耶拉和她许可的魔族,其余魔族并不被允许进入王宫的更高楼层。

现在这一惯例看来还被保留着。

休柏莉安穿过幽长的走廊,两侧古朴厚重的石柱。

她加快脚步,想要回到自己的房间,那尚且还算熟悉的居所。

终于,她来到了王宫的二层,推开了自己寝宫的大门。

宽敞的卧室内,紫红色的夕阳透过轻纱窗帘洒在柔软的地毯上。

厚重的窗帘遮蔽了小半外界的光线。

休柏莉安静静地望着房间,窗外是宫廷的花园和远处的结界。

她的目光穿透了半透明的结界屏障,远眺着王都的内陆海湾。

上次。

就是在海湾对面的餐厅,他来找到了自己。

然后是一个如梦似幻、令她难忘的盛夏。

只是没想到,再次回到魔界时,早已物是人非,卡利耶拉不在魔王宫了,兰奇也不在海湾对面的公馆了。

休柏莉安疲惫地靠在门边,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感到紧绷的神经稍稍放松了些,去完全拉开了窗帘。

然而就在这时,她察觉到梳妆柜下有什么细微动静似的。

休柏莉安心中一紧,下意识地唤出自己的匕首。

但定睛一看,她发现那仅仅是一团灰色的毛球。

她疑惑地走近了两步,蹲下身子。

借着微弱的夕照,休柏莉安看清了,那竟是一只幼小的灰猫,正蜷缩在角落的阴影里。

它似乎不喜欢光芒,休柏莉安刚才那下拉窗帘的举动惊扰到了它。

休柏莉安好奇地蹲在梳妆柜前。

一人一猫的影子在地毯上对视。

灰色幼猫瘦小,身上有伤痕,眼神黯淡而孤僻,还充满了警惕。

休柏莉安越看,越觉得这只小灰猫身上有种难言的亲近感。

那熟悉的魔族魔力,令休柏莉安确定,这不是一只幼猫,而是一个伪装成了猫并蜷缩在角落的魔族小孩。

它胸口的吊坠,铭刻着魔族文字“塔米莎”。

休柏莉安试探般地伸手。

灰色幼猫也后退。

可它再往后就是墙,避无可避。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休柏莉安放缓了手靠近它的速度,柔声道。

终于,她轻轻抱到了这只小小灰猫。

在碰到它的瞬间。

休柏莉安就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魔力。

如暖流般沿着休柏莉安的指尖开始了共鸣。

仿佛是卡利耶拉留下来最后的火种。

毫无疑问,这个魔族的小孩子,继承了一部分卡利耶拉最本源的力量。

“太好了……是你保护的生命。”

泪水顺着休柏莉安白皙的面颊潸然而下,努力想要挤出一个笑容。

休柏莉安将它贴近自己的胸口,泪光中显得苦涩,却又饱含欣慰与感动。

她心疼地看着小小灰猫身上的伤口,连忙把它放到床褥上,从柜子中开始翻找好伤药。

亵渎卿似乎很讨厌这只有卡利耶拉气息的小猫,所以极其喜欢虐待它,却又因为一些顾忌而暂时没有杀死它,以至于令本就幼小的小灰猫彻底变得自闭,现在见到休柏莉安都格外的敌视。

当休柏莉安拿着药箱回过头。

却发现小小灰猫又跳回了梳妆柜下,独自待在阴影里。

“原来你这么讨厌待在这里啊……”

休柏莉安心疼而又释然地垂着眼眸,对小小灰猫说道。

也难怪,在这个牢笼一样的王宫,小小灰猫可能仅是在等待着卡利耶拉,期盼卡利耶拉哪天能再回来找到它。

可是,卡利耶拉再也不会回来了。

继续待在这里,可能确实会很危险,阴晴不定的亵渎卿,或许很快就要开始扫清卡利耶拉留下来的东西了。

“没关系,我们一起走吧。”

休柏莉安再度从梳妆柜下抱出了小小灰猫。

她瞧了眼影世界信息。

【任务目标1:保护卡利耶拉留下来的小火花。】

【任务目标2:理解黑日之兰克洛斯的心境:0.13%。(未完)】

刚才一会儿未看,任务目标二就发生了些变化。

尽管还搞不懂任务目标二是什么,但任务目标一在她看来已经变得清晰了起来。

若要最安全,那就一定是去炼狱城帕斯夸尔的魔族祖地了。

身为当今唯一正统王族的她只要待在魔族祖地,就没魔族能威胁到她。

所以她的任务目标,也可以理解成成功抵达祖地。

“我们一起走好吗?”

休柏莉安喃喃自语着,语气中满是宽慰,

“去一个安全的地方,那你不会有魔族欺负你。”

她闭上双眼,脸颊贴着有卡利耶拉魔力气息的灰幼猫。

“……”

小小灰猫没理休柏莉安。

只在用双爪极力推开她。

它不喜欢这种装作一副妈妈模样的年轻魔族女性,甚至不愿意在其面前变回人形。

没有任何人可以驯化它。

它也绝不会把卡利耶拉的宝物交出去。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