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你们三个挺嚣张啊,敢对我们老板娘无礼!那好啊,我就让你们尝尝嚣张的后果!”

猴子站在红鹰三人的身边,手中钢管挥舞不停,专门往三人的额头、下巴、手背、膝盖、脚踝等没有肉的地方打去。

而且他敲打的部位极准,力道也掌握得很好,既不能敲断骨头,还能让人感觉到最痛。

“啊——”

一时间,三人在地上不住地打滚。

看看教训得差不多了,杨春梅才举起手来。

猴子一看老板娘有话说,立即退到一边。

“红鹰,我最后再说一遍,你姐姐失踪,与秋生无关。如果你们再来找秋生的麻烦,我会让你们下半辈子在轮椅上度过!”

杨春梅做了几年的总经理,举手投足之间,已经很有派头。

红鹰听了,忙不迭地点头:“不敢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杨春梅又说:“一看就知道你们三个没有工作。这样吧,你们三个在这网吧里打工,把安全和保洁都包下来,我给你们每人每月开1000的工资!”

月薪1000,即便是在2008年的皖北,也真心不多。

但是,网吧里能有什么事?保洁,就是扫扫地,擦擦桌子,三个人半个小时就搞定。

其他的时间,就是在网吧里玩,遇到有来捣乱的,上去给平了。

最重要的是,来上网的小姑娘多,他们可以仗着是这里的工作人员,跟小姑娘套近乎,说不定就能勾上手。

红鹰立即改了口风:“姐夫,从今天开始,我们就跟你干了!”

先前,红鸽没有离家出走的时候,红鹰能从秋生手里骗到钱,也是一口一个“姐夫”叫得甜。

杨秋生看了姐姐一眼,心中颇有顾虑。

杨春梅知道弟弟的顾虑在哪里,他是怕将来指挥不动这三个混混。

她大声说道:“就收下他们吧!如果他们敢不听话,我这边随时派人过来!直接送他们去看骨科!”

猴子也笑道:“送人看骨科,这个我擅长!”

说着,他还将手中的钢管碰了一下,发出“当”的一声。

红鹰和另外两个混混都吓得身子一颤。

“你们叫什么名字?”杨春梅问那两个混混。

高个子答道:“我叫大车!”

矮个子说:“我叫牤子!”

“你们如果有事,可以回家准备准备,从明天开始过来上班!”

“我们什么事也没有,不用准备,也不用跟家里人说,现在就可以上班!”

说着,三个人忍着痛从地上爬起来,一个拿抹布擦桌子,一个在房间里巡视,一个去柜台边招呼顾客。

看他们熟稔的程度,就知道他们三个没少在网吧里混。

杨春梅说道:“妈,从今以后你就别再来干活了!这里烟味太重,会让你咳嗽的。你要是闲得慌,可以给他们做做饭,送到店里来!”

杨母露出笑脸:“这个我可以的!”

杨春梅又向弟弟说道:“秋生,这个网吧如果你经营得好,我会再给你买门面房,开分店。如果连这一个都干不好,那你下半辈子就等着要饭吧!”

“姐,我一定能干好!你放心!”杨秋生连连保证。

“那你们该干啥干啥!”杨春梅拉着母亲的手,“我带咱妈去买几身衣服!”

她每月都往母亲的银行卡上打5000块钱,但是母亲却还穿着两年前的冬装,想必这些钱母亲都攒下来,为弟弟当老婆本了。

既然如此,那就亲自带母亲去买几身吧!

母女二人走出网吧,走向另一条街。

杨春梅侧脸看了看路边的车,程骁和秦葭正在看着她,她也做了个“ok”的手势。

“春梅,我这身衣服就很好,你不要给我买!”杨母一边走一边絮叨。

“冬装旧了就不暖和,我再给你买两身怕什么?”

“你有那钱,可以给秋生再娶个媳妇!”

杨春梅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他还没长大,要什么媳妇?”

杨母说道:“他都二十五了,怎么没长大?我们村里,谁二十五岁还没有媳妇?”

杨春梅说道:“他曾经有过媳妇,自己守不住,怪谁?他还要再成长几年,三十岁之后,再谈找媳妇的事!”

杨母哑口无言。

杨春梅给母亲买了羽绒服和羽绒裤,又给母亲买了她爱吃的桃酥。

在回网吧的路上,杨母又说:“春梅,你爸现在应该好点了吧!你让人把他放出来,我们一家就圆满了!”

杨春梅什么也没说,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去‘广慈’!”

“广慈医院”是肖县的精神病医院。

母女二人上了出租车,司机直奔“广慈”而去。

到了“广慈医院”,杨春梅拿出身份证,办了手续,值班护士带他们来到后院。

后院有一个用铁丝网围成的空地,里面铺了塑胶地坪,几十个精神病人正在里面发神经。

有的人嘴像一个复读机,有的人则是一声不吭,有的人着铁丝网外的蚂蚁出神,有的人则抬头看天……

值班护士叫了一声:“杨立富!”

一个五十出头的汉子正在欺负一个老病人,听到叫声,立即回头。

这汉子正是杨春梅的父亲杨立富。

从他的此时表现来看,整个精神病院,可能就是属他的病最轻。

杨立富仔细一看,很快就认出他的老伴和女儿。

就在那一瞬间,杨立富突然暴怒起来:“杨春梅,你个小婊子,你还敢到这里来。我这就把你掐死,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说着,杨立富猛地向铁丝网跑过来,双手抓着铁丝网的格子往外爬。

值班护士手里有一个电警棍,往铁丝网上一点,杨立富立即惨叫一声,摔到地上,一个劲的抽搐。

“杨女士,不好意思,不是我们要虐待他,而是他的狂躁症实在太严重!”值班护士面无表情地说。

其实,值班护士的做法,都是马蜂和段虎亲**待的。为此,他们每年给这家医院二十万的护理费。

这年头,谁跟钱有仇啊?

杨春梅则看向母亲:“妈,你都看到了吧!要放他出来,我就得死在这里!”

杨母已经吓坏了:“还是让他在这里待着吧!这里有吃有喝,我看就挺好!”

母女二人又打车回到网吧门前。

“妈,你进去吧,我要走了!”杨春梅说着,也不容母亲再说什么,“我会抽时间再来看你!有事打我的电话!”

杨春梅说着,坐进了程骁的车。

程骁向老太太摆了摆手,示意毛辣子开车。

杨母愣了半天:“那个男的是谁啊?哦,他是春梅的男人!那小子看着面善,心却狠得像狼!幸亏他没有跟过来!”

“春梅姐,你带阿姨去买衣服,怎么一去这么久?”路上,秦葭问道。

“我们去了一趟精神病院!”

接着,杨春梅就把她父亲的状态说了一遍。

程骁说道:“这种人绝对不能让他出来,否则,他一定会杀人的!”

杨春梅听了,心中咯噔一下。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