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省这个新年虽不是在满满的血腥中落幕,却也是在老百姓看不见的暗潮涌动中画句号。

只有豫省军政高层才知道,看似还算平静的新年期间,那位负责赈灾的唐副指挥搅动了怎样的风云。

首先是出了周家庄大案的尹川县县长和保安团长双双自首,承认自己参与了赈灾粮的贪腐重罪,驻该县的督察队队长也向战区司令部请罪并承认自己收了500大洋。

三人在签字画押后的当天下午,就被押往刑场枪决!

战区司令部和豫省行政专属也向联合向有灾情的20个县发出电令,若有主动退款退赃并缴纳赎罪罚款者,可既往不咎。

就在各县城还在观望之时,一则爆炸性消息传至他们耳中。

‘军统驻豫省少将督察专员赵力君自杀于自己办公室内,经过搜查,找出涉及此次赈灾钱粮账本以及大量钱财,可以判定其为畏罪自杀!’

这则消息就像是来自北域的风一下把这些大县长的心给吹得冰凉,赵力君是什么人,他们这些官油子是再清楚不过,那个人就是条躲在黑暗中的毒蛇,阴险毒辣,又有军统的虎皮罩着他,就算是那位蒋司令官,恐怕也不能逼得他吊自杀吧!

指不定是有人亲自把他给挂去的吧!

这个劲爆的消息还没消化完,‘鸿发’粮行在洛阳的6个分店就被人给抄了。

据说是那名唐副指挥亲自带着15军的人给抄的,而且异常冷无情,所有敢阻止的,当场就给击杀了,6个分店的坐堂话事人,直接被杀了3对。

曾经以为的绝对大佬赵力君嘎了,31集团军那位顶了天的司令官也不见出来说话,这下县长们彻底慌了,纷纷发电自承错误不说,还不得不咬紧牙关掏空家底,甚至有的人不得不向当地富商借贷以缴纳高额‘赎罪款’。

具体金额直到抗战胜利后才被披露,每人要交的‘赎罪款’高达10万银洋。

‘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唐刀这一招算是釜底抽薪,将这帮贪婪家伙们多年来从百姓身搜刮的民脂民膏又全部给弄回来了。

你要说有没有人不交,唐刀倒是很期待这样的人出现,可令人感到悲哀的是,并没有。

有赵力君和汤姓将领这种渣子的存在,敢不听他们命令行事的人,基本都没机会继续坐在那个位子。

也为了县域的稳定,怒火尚未平息的唐刀终究是采取了蒋姓将的建议,让那些县官们退赃并缴纳‘赎罪款’。

20个县这么搞下来,到了正月十五,竟然就已经收了高达430万银洋的财物,如果加从赵力君密室里查到的黄金、现洋、字画古董,金额已然是突破了800万。

但这还只是此次查赃收获的一部分!

蒋姓将终究还是给了那位天子门生留了面子,那些在‘鸿发’粮行仓库里查抄出来还带有‘赈灾’字样的粮袋没有现场公之于众,被卡车运往战区司令部所在的郑城。

但一个拥兵达六万之众的集团军司令官,可不是只靠着军统虎皮吓人的赵力君那么好对付的。

如果说赵力君是狐假虎威,那汤姓将领绝对是一头真正的老虎,就连蒋姓将也得让他几分。

甚至,在这位汤姓司令官找战区司令部之时,蒋姓将干脆以伤风为由避而不见,让已经返回郑城的唐刀和其对质。

早就是老冤家了,次在徐州的恩怨未了,这算是又添新恨,双方也抛弃了官场虚与委蛇的那一套。

“你查抄我汤某人的粮行,并冠以贪墨的罪名,你以为就你手中的那些证据能扳得倒我?你信不信?你和你所有麾下都出不了豫省,在你‘畏罪自杀’后,我也能查出贪墨赈灾粮的账本?所有县长都会指证你,是你和赵力君合谋,他们畏于你们两人的权势,不得不做此违心之举!”汤姓将领双眼死死盯住唐刀,冷声说道。

出生于1900年的汤姓将领今年也不过才满42周岁,正值壮年,头发已经有微微秃顶,一双锐利的双眼在一对浓眉的映衬下颇有鹰顾狼视之姿。

一般人别说听他这么威胁了,就是被他这么阴冷注视着,估计都两股战战了。

“我当然信。别说我现在只有200余直属麾下,就是我四行团全团在此,汤长官挥挥手,6万大军也能将我团灰飞烟灭。”唐刀却是脸色平静,仿佛那人威胁的不是自己一般。

“既是如此,粮行解封,归还所有查抄粮食,给被误杀的粮行人员每人500大洋安家费,你本人主动去孤儿寡母家中鞠躬道歉,此事我就当从未发生过。”汤姓将领继续冷声道。

“这只是汤长官你的个人诉求,要不,听听我的?”唐刀淡淡一笑。

“如果差得太远,我劝你还是不要说的好,我做为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兼鲁苏皖豫边区总司令,击杀一名贪墨重罪的陆军校,或许只需要向军政部发一封电文报备即可。”汤姓将领冷冷的将手按向自己的腰间。

蒋姓将虽然人不在这儿,但或许早就预料到这两个不好惹的主儿都是那种一言不合就要抄家伙的,在两人进入这间会议室之前,早早的就下了军令,两人的警卫全部留在30米外的院门口,唐刀的配枪更是早已解除。

只不过汤姓将领可是二级将,又是战区副司令官,哪怕是蒋姓将也没资格下他的配枪,那也只能任由他带入会议室了。

从一开始,这位就企图用官职军衔压住唐刀,占据气场优势,到这会儿更是连枪都摸了。

可见这位也不是无智之辈,极为擅于借势。

只是他这次搞错了对象。

“汤长官可别拔枪,你战过徐州打过江夏会战,见多了尸山血海之景象,但你看到的基本都是战后尸横片野,而我这种小团长,历经的所有之战可都是在这尸山血海之中。为避免亲者痛仇者快,我们最好是心平气和的谈下去。”唐刀微微叹了口气,平静的看着手僵在腰间的汤姓将领。

或许直到此时,这位才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年轻家伙,可不是一般的团长。

汤姓将罔顾人命,任由属下对辖区内民众盘剥,成为豫省人民眼中的“水旱蝗汤,河南四荒”的四大害之一,但不代表他不爱惜自己的命。

相比于他在豫省百姓中的凶名,唐刀可是在日军中有‘魔鬼’的称号,死在手下的日本人的尸体,都能堆成一段城墙了。

论杀日本人,整个中国能和唐刀比肩的,恐怕不超过一只手,而这一只手的数字里,可不包括他汤某人。

“那说说你的想法!”汤姓将领沉默片刻,终于将手从腰间拿开。

“鸿发粮行要么缴纳赎罪款,要么被战区查封,几名西方记者在查抄现场拍摄的照片也会放到米国和日不落帝国报纸的头条!”战区司令部内,唐刀的话语简单的近乎粗暴。

“你在威胁我?”

“我那敢威胁汤长官,我只是在称述一个事实罢了!当然了,汤长官可以不听从我的建议,但你的老师或许并不希望在此时破坏我中国战区在盟国中的好印象,一个连赈灾粮都会觊觎的国度,谁敢保证自己国民用血汗钱制造出来的武器不会被某些人倒卖?

如果我是他,面对或许会损失的每年近十亿美刀的军援,别说学生了,就是儿子,也得一并宰咯!”唐刀低眉顺眼的,笑得很温和。

一阵寒意袭向双目瞪圆的汤姓将领,这不是平生第一次有人在他面前大放厥词,但绝对是第一次有人用近乎戏谑的语气在告诉他,他的命,或许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重要。

唐刀那语气,杀他,就如同宰鸡那么简单。

当然了,这些其实并不是最重要的,唐刀竟然对那位丝毫没有尊敬的意思,那才是让汤姓将领恐惧的源头。

汤姓将领之所以能在豫省作威作福予求予夺,甚至连战区司令官都要让他三分,这背后的一切缘由皆因有那位的存在,唐刀连那位都不放在眼中,那他又算个毛啊!

“光凭这席话,就是取死之道,我竟然和一个你这样的莽夫对话,简直是可笑至极。”汤姓将领恢复平静。

“如果我说我是正义的光,代表月亮消灭你,汤长官是不是觉得很好笑?”唐刀裂开嘴笑了。

“你看,我们设计个这样的场景:汤长官觉得我莽得近乎不可理喻,那我偏偏又热血正义头,觉得你这个大祸害非除不可,头脑一昏,现在就把您给宰了,而后率我部杀出重围逃回太行山。不要怀疑我和我麾下的能力,也不要怀疑你一死,隔壁听墙根的蒋将那会儿兴奋的手肯定都快拍烂咯!

您死后,自然是国旗裹身风光大葬,但我这个热血中二青年可就惨喽!

躲进茫茫太行山不说,还要防备有人搜山,当然了,,除非是第二战区和华北日军合作进行搜山,否则以我的身手和生存能力极大概率是在山中吹吹风吃吃野味儿,时不时还有人给我送点老酒。

等战争结束,您反正也是死了很久了,除了你的家人或许对您还有点印象,其他人估计早就忘了,那会儿我就和劳拉小姐一起飞往美利坚合众国,啧啧!夏威夷如果没有战火的话,沙滩晒晒太阳不要太舒服。汤长官可能不知道,西方女子极为开放,在海滩最爱穿一种叫比基尼的泳衣,那啥那啥都露在外面,不花钱还能饱眼福,简直就是去了就是赚到。”

汤姓将领呆若木鸡!

他或许从未想到,会有人如明目张胆的的威胁自己,甚至连自己的退路都设计好了。

看似近乎可笑的言论,还什么代表月亮消灭你,这都什么玩意儿!

但反应过来的汤姓将领却一点都没有想笑的冲动,他只是感觉浑身有些发冷,他现在无比相信唐刀干得出来,唐刀先前所说的已经证明过,他对所谓权贵并没有丝毫敬畏之心。

汤姓将领甚至有理由相信,唐刀早就安排好逃往路线,他手下的那帮精兵,应该也早就部署完毕。

而他的31集团军6万大军,却都远在百里之外。

况且,就如同唐刀刚刚所说的,他死了,除了国旗裹身风光大葬外,还有几人会为了帮他报仇追一个躲在深山老林的唐刀?

这妥妥的就是一个不按规矩出牌的亡命徒,汤姓将领在此时竟然和已成死鬼的赵力君达成了共识。

“你这样做会牵连你的家人和朋友,我不信你会做出如此不智之事。”汤姓将领努力使自己保持平静。

但他瞳孔的微缩,却是已经暴露了他内心泛起的恐惧。

越是权高位重之人,越是顾惜自己的生命!

这就如同古代一些注定会青史留名的帝王一般,到了生命的末期往往变得昏聩,甚至拿那些大如鸽蛋含有大量铅汞的所谓‘升仙’药丸当饭吃,结果事与愿违,嘎的比正常状态下还要快的多。

那是他们年龄大了就脑瓜子不好使了?显然不是。

他们也只是舍不得自己的权力宝座,想坐得更久一些,去搏那亿万分之一的可能性罢了。

万一那些虚无缥缈的传说就在自己身应验了呢?

“所以啊!我这个正义的光其实并不算合格,为了我身边的那些人,我也必须在阳光和阴暗中找一个平衡,‘鸿发粮行’必须为此事付出代价,不然我无法向豫省千万民众交待,而我刚刚所说过的,就是底线。

当然了,我刚刚所说的那个场景,纯粹是早喝了二两酒有点头,现在都已经忘了。但西方记者所拍的照片是真的,他们在前日就和劳拉小姐一起坐着米国运输机回山城了。

你的老师或许会信你不信我,但在十亿美刀的军援面前,还是那句话,儿子都可以再生,更妄论什么学生了。汤长官,我劝你心态平和一点,不听话的学生老师基本都会打板子的。”唐刀哈哈一笑,转身就走出了会议室。

不然,他怕自己真的会忍不住把这货当场就给宰了。

“你真是好样的,我的手怎么就拍烂了?副官,送客!”在不远处小型会议室里第一眼看到唐刀的蒋姓将拿手点点唐刀,也同样没半点好语气。

连留唐某人吃午饭的意思都没有,就让副官送客了。

或许只有他的副官知道,蒋司令官中午不仅吃了两大碗米饭,还喝了二两。

一个不怎么听话还无比强势的副司令官走出司令部时的脸色就像吃了一坨翔那般难看,换成谁是司令官都不得心情大爽?

唐刀这把刀,真的是再锋利不过。

不光戳心,还从某人哪儿真的割了一大块肉!

在汤姓将领返回其驻地后的第二日,‘鸿发粮行’终于服软,不仅吐出了此次非法所得的80万大洋,还以粮代资,向战区缴纳了300万斤粮食,并承诺在6月之前再缴纳500万斤!

这些钱粮虽然在即将到来的大灾面前起不到决定作用,但却是起到了震慑人心的作用,几颗血淋淋的人头、军统少将冰冷的尸体以及战区副司令官旗下的大粮行都告诉那些贪心的人们,唐副指挥是个绝对的狠人!

事实,当数月后可怕的旱灾真的来临,豫省超过五分之四的土地绝收,人们才发现唐刀先前所说的大灾绝非危言耸听!

而当铺天盖地的蝗虫飞来吃光了土地最后的粮食时,所有人内心几乎都是绝望的。

一千多万人要吃粮啊!哪怕每天就是保命的一两米面,那每天也需要百万斤。

幸好,在唐刀不断以媒体宣传,行政院也较为重视,提前拨款一亿购买粮食,加捐赠的和豫省自筹的,经过近半年努力,运往豫省的粮食储备已经高达4000万斤。

有钱好办事,豫省行政专署大笔撒钱,从豫省那帮土地主购买粮食,半年时间竟也购置储备了超过6000万斤。

外部借力加内部挖潜,过亿斤粮食储备终于让豫省的军政大员们松了口气。

在唐刀的建议下,战区专门成立了粮价督察队,专司打击粮食囤积居奇,每天粮价全省统一定价,敢随意涨价或是以次充好者,要么被抓要么缴纳天价罚金,二选一!

有了新年期间的人头,督察队别说再不敢收钱,连马虎大意都不敢,唐杀神可是坐镇豫省第一大城洛阳,听说他的刀半年没见过血腥味儿了,正想得慌。

如此大灾之年,粮价竟然比平时还要低,中高层可以购买粮食,底层百姓自然只能领救济粮,成人每月4斤孩童每月3斤的配额虽然很低,但也足以让百姓们有个活路。

就是树皮树叶以及野菜因为蝗灾也变少很多,这坚决不能忍。

唐刀干脆在几个蝗灾重灾区亲自组织吃蝗虫,没有油炸,那就用火烤,那玩意儿味道的确不咋的,好在也算是蛋白质,足以补充人体所需能量。

看着唐团座一个人吃光一盘烤至黑乎乎的蝗虫,每天饿得前心贴后背还要敬畏神明的老百姓们算是也豁出去了。

据说,光是受了蝗灾的豫西一个县,就吃掉蝗虫数以千万,吃得蝗灾都减轻了许多。

当然了,在大自然的天威面前,人类终究还是渺小的,灾难并没有因为人类的努力而变没了,从五月开始的旱灾甚至一直持续到秋天。

灾难虽是依旧持续,但造成的后果却是比曾经时空中要小的多了,许多老弱病残没能熬过去,但逃难的人口可比曾经时空中少得多了。

不少地方甚至因为唐副指挥的英明决策,要给他建生祠。

唐刀可吓了一跳,这不是感谢他,这分明是要把他推火坑啊!现在无所谓,往后谁拿这个出来说事儿可咋整。

甚至,唐刀还嗅到了某种阴谋的味道!那位汤大司令官,最近这半年异常老实,老实的有点过分。

好言劝说没得用,唐刀只能拿出旧时官僚那一招,各地保安团给我推平了,那个乡敢建,就不发救济粮。

对付无知,那还是得蛮横来对付。

等唐刀交了这趟差事再看到唐山河时,唐山河都已经会被好多首唐诗了。

而唐刀也没能在家待太久,到1942年年底,被搁置近一年半的四行团再度收到调令。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