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 支持不支持?(求月票!)

午门外有两排朝房,原本是上朝前让大臣们等待和休息的地方,东朝房是文官,西朝房是武官。

后来时间长了,用来开会了,尤其是东朝房。

今天参加廷审的官员有阁部院堂官,以及六科十三道代表。这里面有友军,有敌军,也有介于敌友之间的人。

但是无论哪一方,今天心里都没有任何预案。

因为所有人都不知道,林泰来到底在想什么,所以来了也只能随机应变。

林泰来高大雄壮的身躯站在东朝房门口,仿佛堵得严严实实,连光线都透不进来了。

不知怎得,巨大的压迫感扑面而来,这种被堵门的感觉实在让人太没有安全感了。

林泰来对着众人打了声招呼:“月余不见,诸公风采依旧!”

然后又对工部尚书宋纁问道:“宋尚书!你们清流君子今天谁是主力?”

清流势力成员好几十号人,他林泰来本事再大,也猜不出今天轮到谁当主力啊。

“滚!”宋纁黑着脸,言简意赅的回应说。

今天代表皇帝镇场子的司礼监秉笔太监陈矩不想看到正剧变闹剧,开口道:“开始吧!”

大家都知道,陈太监今天就是代表懒得上朝的皇帝来问话的,所以地位算是最高。

陈太监拿出那封触怒了皇帝奏疏,念了一遍后,对林泰来问道:

“这封奏疏是不是你亲自所写,亲自上奏的?”

林泰来答道:“是。”

陈太监又问:“并非是他人冒名顶替,也不是受了他人蛊惑?”

林泰来答道:“确实是我亲自所为,无有冒名顶替或者受人蛊惑之事。”

陈太监又对朝臣们说:“上谕!林泰来无君无父,无人臣之礼,交予诸臣议罪!”

当即礼科都给事中李献可站了出来,义正词的说:“林泰来奏疏中所言,乃社稷之语也!恳请皇上采纳,不必怪罪谏臣!”

礼科给事中钟羽正也发言说:“上天警示,应验在圣德,林泰来进献忠言,何罪之有?”

林泰来瞅了眼这率先开口的二人,便心知肚明了。

看来今天清流势力的输出主力是六科之一的礼科,也算专业对口了。

其他人只觉得这场面真是魔幻,清流势力的大将竟然为了死敌林泰来抗辩。

不过也可以理解,这就是“政治正确”。

清流势力不可能坐视林泰来这种言论被治罪的,不然政治根基就崩了,无论如何也得出来表现一下。

随即朝臣纷纷发言,无论昔日敌友,几乎一边倒的支持林泰来。

至少在目前看来,这是最安全的立场选择。

陈太监错愕不已,仿佛被气到了,大声的呵斥说:

“皇上将你们召集在这里,是为了给狂悖无礼的林泰来议罪!而不是为他脱罪!你们要公然抗旨吗!”

礼科都给事中李献可回应说:“以忠言谏君,实乃臣民美德也,何罪之有?”

陈太监驳斥说:“即便抛开奏疏不谈,林泰来身上就没有一点罪过么?

他擅自从宣府镇逃回京师,正犯了逃军大罪!为何你们视而不见?”

李献可辩解说:“将直言进谏的林泰来发配为罪卒,本就是一个错误,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在这个前提下,林泰来以罪卒身份所产生的公罪,就理应一并宽免!

而逃军就属于公罪范围,又不是杀人放火这类私罪!”

陈矩:“.”

卧槽!清流势力这帮人在强辩这方面,真是一堆好手!

一般人真干不过他们,除非遇上林泰来在对家。

想到这里,陈太监就转头看向林泰来,你还不打算出手吗?

照目前这个节奏和趋势继续下去,你林泰来可就彻底站在皇帝的对立面了。

那就更别想获得皇帝的赦免了,而锦衣卫官校就在朝房门外等待,随时可能将你打入地狱,再发配可就不是西直门了!

忽然,高大雄壮的林泰来焦急的叫道:“伱们不要吵了啊!都是我不好!”

众人:“.”

今年新的正宗苏州碧螺春绿茶上市了吗?

林泰来又对李献可说:“李拾遗!我触犯天威,自知罪孽深重,甘愿接受惩戒!

你也不必为我辩护了,以免祸及自身!”

李献可还能说什么?当然是捏着鼻子说:“你以直言获罪,但凡心存正义之人,就该将你维护到底!”

林泰来虽然是个烂人,但他这次的言论是必须要支持的。

林泰来又痛苦的说:“我不忍心看你们抗旨,连累你们一并获罪!

你们就给我议罪好了,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了。

上次在宫里,王山阴阁老带头给我论罪,我不也挺过来了吗?”

今天一直努力藏身于角落的小透明阁老王家屏:“.”

清流势力心里一起大骂,这点破事揭不过去了是吧?

林泰来又转向陈太监,诚恳的说:“当日我在内宫面君,很多谏言还没说完,就被拖出去廷杖。

所以一直心有所憾,目睹灾异之后,我便决意上疏补缺,将胸臆尽皆抒发.”

吏部老侍郎赵志皋突然站了出来,“既然提到了灾异,我有几句话要说!”

众人都很诧异,赵志皋在朝廷里大部分时间都很低调,很少公开出风头。

又听到赵志皋继续说:“朝廷对林泰来不公!

先前治罪就是不公,后来驱逐更是不公!甚至出现灾异!

现在议罪还是不公!而一切不公的源头,就是阁老王山阴!”

众人哗然,一個具备了入阁资格的候选人,公开质责一位阁老,这意味着什么?

角落里的王家屏大怒,你赵志皋终于不装了?不掩藏取代自己的野心了?

战就战,怕你不成!

赵志皋又道:“在我看来,这次灾异也与王山阴有关!”

李献可急忙控场说:“这次廷议是为了林泰来的事情!不必偏题!”

赵志皋指着林泰来,对李献可质问道:“你今天支持不支持林九元?支持不支持他的奏疏?”

李献可不能把自己刚才的话吃回去,只能说:“自然是要支持的。”

但说完之后,就隐隐约约感到不妙!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