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影:命令与征服 第1118章,路线图

作者:拉丁海十三郎 分类: 更新时间:2024-07-19 12:08:49

很遗憾,要跳过某个事件

1937年,2月。

上海。吴淞口码头。

躺椅。

墨镜。

可乐。

张庸在悠闲的享受人生。

终于解脱了。

唉,真是……

过去几个月,真是不堪回首啊!

自从驾机降落西关机场以后,他的任务一直都是核心警卫角色。

先是在藏霞别院。

最紧张的十多天。

然后是到洛阳。然后是回到金陵。

在总统府又警卫了足足一个多月的时间,才终于被放出去。

欧耶!

新鲜的海风!

带着丝丝的凉意,让人格外清醒。

浑身充满动力。

又可以抓日谍了。又有收入了。

虽然,回到金陵以后,夫人将嫁妆正式交给了宋子瑜。

但是,那不是他亲手赚来的钱,始终感觉没有成就感。

必须抓日谍。

狠狠的抓。

狠狠的敲诈勒索。石头里也要榨出油来!

咦?

一个黄点出现。

黄点是从海上到来的。坐船。

继续闭目养神。

等着黄点上岸以后,才斜眼看了一下。

是一个很普通的中年人。没有行李。空手。上岸以后,夹在人群里面离开码头。

没事。

继续闭目养神。

不久以后,又有一个黄点出现。

等他上岸的时候,斜眼看了一下。是一个普通小伙。

没事。

继续闭目养神。

不久以后,第三个黄点出现。

咦?

有些惊讶了。

自己才出现码头两小时。

就有三个黄点从这里上岸?那是相当密集啊!

看来,随着西北事变的和平解决,红党的力量在逐渐的回复,地下党组织也在默默的增强。

徐恩曾失业了。

现在,红党已经可以半公开活动。

按照多方达成的协议,红党已经可以在大城市设立办事处。

但是在上海,暂时还没听说。

估计是还得小心谨慎。以免上当。协议是签订了。通电也发了。但是相互信任,难。

继续闭目养神。

忽然,又有一个黄点出现。

懒得睁开眼睛。

红党。和他无关。他的目标是日谍。

但是,当黄点上岸的时候,不经意的看了一眼,有些惊喜。

赫然是齐九鼎。

他居然也来了。

看来,他是要半公开身份了。

或许,红党在上海,也要设立半公开的办事处了?

是好事。

他张庸和文白将军都在上海。

他张庸现在的头衔,除了督察专员,还有宪兵副司令(代)。

对。后面有个括号。暂代。

谷正伦也没有被撤职。依然是宪兵司令。

都是他侄子在藏霞别院给他挣回来的。将功赎罪。无功无过。

一个暂代的宪兵副司令能做什么?张庸也不知道。但是薪水是实实在在的。每个月250法币。

嫌弃这个数字不好。但是薪水还是要拿的。

蚊子肉也是肉。

光明正大挣来的。焉能不要?

站起来。

向齐九鼎走过去。

齐九鼎看到是他,于是停住脚步。

“齐老板。”张庸笑吟吟的问好。

“张专员。”齐九鼎微笑着点头。

两人在西安见过面。

能够在那个场合出现的,都是不简单的人物。

曾经私底下有些联络。当然,没有外人知道。

“齐老板,有空吗?”

“有事?”

“聊聊。”

“也好。”

“这边。”

“好。”

两人走到一边。

这里摆了桌椅台凳。都是上等红木。

在码头罚没的。没有人认领。那就是他张庸的私产了。包括这个码头。

现在谁都知道,吴淞口码头,是他张庸的地盘。

谁要是敢觊觎,都不用张庸出面。自然会有一帮狗腿子帮忙收拾对方。

比如说谷八峰。

比如说孔凡松。

在藏霞别院,两人是赚足了面子。

某人回到金陵以后,论功行赏,两人地位都是暴涨。

林主任也有升迁。

反而是他张庸,被众多果党高层集火攻击。说他自作主张,目无法纪。

他默默扛下所有。挨了一堆的处分。每天在总统府坐蜡。保证某人睡觉不会做噩梦。

最终多了个宪兵副司令(代)。

但是无所谓。军政委员会督察专员这个帽子,戴得牢牢的。

真是扯淡的两个月。

“长安一别,快三个月了。张专员似乎很安静啊!”

“某人晚上睡觉做噩梦。愣是拉着我在总统府坐蜡。否则睡不着。坦白说,我也痛苦得很。”

“现在,某人终于睡得着了?”

“差不多吧。不然,我也不能坐在这里啊!”

“张专员位高权重,身兼数职,又年纪轻轻的,真可谓前途无量啊!”

齐九鼎含笑。

张庸点点头。

忽然压低声音,“最后天下还不是你们的?”

“我倒是愿闻其详。”齐九鼎摇头。

“就是因为我这样的人,都能身居高位,身兼数职,可想而知,这边的人有多么糟糕了。”

“这样的话,似乎不应该从张专员的嘴里说出来。”

“我这叫人间清醒。”

“但是我也听说,张专员每天早上醒来,都计算着,如果今天不赚一堆大洋,今天就是亏了。会心情不好……”

“确实是真的。我呆在这里,守株待兔。就是等着日谍上岸的。”

“茫茫人海,日谍隐藏……”

“来了。”

“什么?”

“你坐着别动。我让你亲眼见识见识我捞钱的本事。”

“哦?”

“看着。”

张庸笑吟吟的站起来。

好久没有抓日谍了。真的。看到日谍还有点小激动。

在金陵也有日谍。但是,他不想呆在金陵。因为随时会被某人叫回去。如果半夜再做个噩梦,他又麻烦了。

是一个平平无奇的男子。提着一个很小的行李箱。

神情似乎很疲惫。

张庸上前来,将对方拦住,“先生,这边请。”

男子看着张庸,欲言又止。

旁边立刻有人上来,将他推搡到旁边。

“叫什么名字?”

“什么?”

“名字。”

“这是我的证件。”

男子有点麻木的拿出一份通行证。

张庸接过来看了看。是天津警察署开具的。是华夏人的身份。

“另外一个名字。”

“什么?”

“我说你的另外一个名字是什么?”

“我没有……”

“另外一个名字。”

张庸反复讯问。希望心灵感应触发。

结果,才问到第三遍。就触发成功。

“尾崎秀实?”

隐约感觉这个名字有些熟悉。

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糟糕……

大水冲了龙王庙……

这家伙是日共。是和中西功一起的。

哦豁了。

系统果然是有bug的。

好像只认本土的红党。

娜塔莎什么的,在地图上也是显示白点。

“你来上海找什么人?”

“找个朋友。”

“你朋友叫什么名字?”

“叫……”

“叫什么名字?”

“叫……”尾崎秀实迟疑着,没有立刻回答。

他的直觉告诉他,自己遇到麻烦了。对方是冲着他来的。

奇怪,对方到底是谁?

怎么才上岸,就被盯上了?哪里出问题了?

自己是兜兜转转的,绕了好多圈子,用了很多身份,才成功的来到上海的。

“你不会连自己的朋友是谁都不知道吧?”

张庸语气不善。

这个日共,似乎经验不足啊!

连这个都没有想好,随时被抓。因为你无法圆谎。

要找的朋友,必须是真实存在的。否则,别人一旦核对身份,回头立刻暴露。

很有可能,这个日共没有接头人。

否则,不会犯下这么愚蠢的错误。

“大熊庄三……”

“大熊庄三……”

忽然,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传来。

张庸:???

什么?

对方居然是要找大熊庄三?

皱眉。

对方是日共啊!

找大熊庄三做什么?透着古怪……

话说,和歌山浪荡子好久没有出现过了。因为他张庸分身乏术。

每天在总统府坐蜡,都没有机会假冒大熊庄三。甚至连打一个电话的机会都没有。总统府的电话,都有记录的。

正好,有人过来,“专员。”

张庸点点头,对尾崎秀实说道,“走!”

尾崎秀实于是转身离开。

张庸点点头。

“报告专员。有警备司令部的电话。”

“好。”

张庸答应着。

转头朝齐九鼎打手势。让他先别走。

自己去接个电话。很快就会回来的。

齐九鼎点点头。

张庸进入办公室,拿起话筒。

“喂……”

“您好,专员。张司令要和伱通话。”

“好。”

“少龙啊……”

“张司令……”

“晚上有空吗?”

“有。”

“那你晚上过来。我有些事情,要和你研究。”

“好的。”

“那我晚上等你。”

“好。”

张庸答应着。

心想,晚上,什么事?

和我商量什么事?难道是警备司令部有日谍?

如果是,他责无旁贷。

放下话筒。重新回到齐九鼎的身边。

“齐老板此行……”

“建立办事处。”

“好事。”

“党务调查处……”

“他们暂时失业了。不会公开抓捕了。”

“复兴社特务处……”

“都转向了。都在抓日谍。金陵那边,目前主要是抓黄俊那条线。”

张庸实话实说。

确实,暂时是转向了。

明面上,已经没有抓捕红党行为。

至于暗中……

那就难说。

还是那句话,协议签了,通电发了。但是想要真正落实到实处,很难。

必须等到七月七日,卢沟桥事变爆发。华夏进入全面抗日状态。相关的协议条款,才会真正的落实。

但是两三年以后,随着抗日形势逐渐稳定,又有人开始搞幺蛾子了。

说白了,就是人不能闲。闲就要搞事。

“上海站呢?”

“归我指挥。”

“那就好。”

“需要帮忙,尽管开口。”

“暂时不用。”

“那就……”

“再会。”

“再会。”

张庸将齐九鼎送走。

看看天色,还没到晚上。还可以继续守株待兔。

今天要是没抓到一个有油水的日谍,确实不甘。

两三个月没开张了。

坐吃山空。马上就要揭不开锅了。

等啊等……

终于,有一个红点出现。

不是从海上来的。是从市区过来的。空手。

没有标注。

也没标志。

典型的三无日谍啊!可能没什么油水……

但是!

不管了。抓。

抓起来,拷掠。榨油!

挥挥手。

“上!”

陈海等人立刻蜂拥而上。

话说,过去两三个月,他们也是坐蜡得很。

没有张庸的指点,想要依靠他们自己的本事去抓日谍。真的是太难了。

好不容易才等到张庸不用“侍寝”,可以出来自由活动。顿时一个个都是摩拳擦掌,浑身上下充满了力气。

“八嘎……”

那个日谍转身就跑。

他动作居然很快。差点儿就没有追上。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那么多人包抄一个,他怎么跑得掉?

被抓。

捆绑。

被带到张庸面前。

日谍拼命的咬舌头。似乎要将破布咬碎。

搜身。

“专员!”

发现一张地图。

张庸拿过来一看,顿时皱眉。

是87师的攻击路线图。

就是按照作战计划,在战斗开始之前,进入战斗位置,然后按照规定的路线,发起攻击。

泄密了……

日寇会对照路线图,采取针对性的措施。

如果没有提前发现,继续按照这个路线图发起攻击,87师的伤亡将会非常惨重。

甚至有可能全军覆没。

当你发现一个蟑螂的时候,往往家里已经有一窝……

换言之,就是可能其他部队的攻击路线图也泄露了。

想起刚才的电话。

警备司令部难道真的有日谍?

伸手。

抽走日谍嘴里的破布。

日谍立刻咬断自己的舌头。顿时满嘴都是鲜血。

张庸无动于衷。

果然,这个日谍很狂热。

它在保护信息来源。这个信息来源很重要。

玛德。肯定又是哪个汉奸。

纯粹的日谍,应该是接触不到这么高等级的机密的。

纯粹的日谍,没有隐藏那么深的。

但是汉奸可以。

“处理了。”

“是。”

众人立刻将日谍拖走。

既然日谍不愿意透露信息来源,拷打也没用。

摆摆手。带着队伍前往淞沪警备司令部。不用通报。直接进去就可以了。

他现在一堆特权。

包括进入总统府,都不需要通报。

甚至,某人的书房、卧室,也是随时可以进去。甭管他在不在。

当然,这样的特权,张庸从来不敢使用。

万一夫人也在,那就……

“张司令。”

“少龙啊,兵员已经准备好了。”

“兵员?”

“空警四团的。一千三百名学生兵。都有初小文化。”

“哦……”

张庸想起来了。

皇权特许。空警四团归他指挥。

救驾有功。空警四团现在也是水涨船高。优先获得兵员。

也不知道是他张庸什么时候提了一嘴,说要一些有点文化的,于是某人就将任务交给了淞沪警备司令部。

学生兵。只有大城市才有。这个年代,初小文化都很罕见的。

愿意当兵的文化人更少。

当时流行一句话,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

幸好,空警四团是挂在空军的名义下。听起来好像高大上一些。待遇也好。

“你要不要现在就接收……”

“不着急。我现在有个事。”

张庸将缴获的攻击路线图拿出来。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