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三国 第3309章分冷猪肉,携手共赢

作者:马月猴年 分类:科幻灵异 更新时间:2024-07-09 21:06:22

面对魏延的咆哮,曹应哆嗦了一下,但是没有退缩,而是顶了回去。

『邺城丞相府你攻不进去!』曹应很直接的就说道,『而且丞相府内的布防,外人根本无从知晓!』

『能不能进去是我的事情!』魏延也不含糊,『光有这个外墙城防有屁用!』

『你之前不是说不想进城么?』曹应又问道。

『想不想和做不做,难道不是两个事情?』魏延好整以暇。

『你……』曹应半响无语。

魏延到了现在,也收了怒容,笑眯眯的重新捡起了半张邺城布防图,仔细看了起来,『啧啧,还是有些东西的么……也不知道这城防谁布置的?』

『陈长文。』曹应回答。

『谁?』魏延问道。

『陈群陈长文。』曹应说道。

魏延哦了一声,点了点头。

曹应斜眼看了看魏延,多少是感觉到了整体上有些尴尬,咳嗽了一声之后便说道:『陈长文领兵已至清河……』

魏延放下了手中的巾帛,眯着眼,『这意思是……要我去杀了陈长文?』

『非也,非也!』曹应连连摆手,『说好两家罢兵,怎能再添杀戮?』

『说好?』魏延敏锐的抓住了其中的关键,『曹县尊啊,你这是和谁说好了?』

『这……』曹应眼珠转动几下,

魏延原本只是随口一问,结果没想到还真诈出了点东西,旋即盯着曹应,『说罢!都到了当下,还有什么不能坦诚相见的?』

曹应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说道:『将军有闻沮广平否?』

『也听说过。』魏延说道。

『沮广平有子……』曹应低声说道,『找到了甄氏……』

魏延忽然觉得这个事情越发的有意思起来,便是嘿嘿笑着,『呦呵,详细说说,说说……』

魏延当下所在的这个庄园就是甄氏的一处产业,但是挂的是旁人的名号。

在华夏官场之内很常见的手段,七大姑八大姨总是可以挂一些产业上去的。

也正是有这么一层关系,所以魏延才略微放心在此休整。

毕竟在长安之中,魏延也多多少少听闻了一些甄宓和骠骑之间那什么,反正有没有那回事,魏延不清楚,但是他清楚据说黄夫人不喜欢甄宓,所以么……

但是不管怎么说,魏延也不能明目张胆的就这么住,对吧?

陈群不来清河也就罢了,现在若是让他真到了此处,仔细一查,恐怕怎么都是瞒不住的。于是不管是曹应还是这段时间和魏延『倾情合作』的其他冀州友善人士,都是有些坐不住,巴不得魏延赶快离开,也才有了这『半份』的邺城城防图。可是又不能卖得太彻底,要不然就真的对不起自家牌坊了。这就像是某些人卖的茶,你说是这玩意露了上面露下面,卖的真是茶么,某些人就正容说是自己真是卖茶的……

于是众人一合计,只能卖了曹丕,哦,不,邺城。

一来冀州士族对于曹氏政权并没有多少好感,更谈不上什么忠诚不忠诚,另外一方面曹操在前线,曹丕在邺城之中也没有做出什么像样子的事情来,反而这个也要那个也要瞎搞了一阵,再次拉低了冀州佬的耐心值。如此局面之下,各方面迅速媾和,就连陈群都派出了他孩子陈泰四下游说,中立派保守派激进派等等达成了共识——

冀州必须要全面停止战争,恢复生产。

而想要最终达成这个目标,其中就涉及到了最为关键的两个人,一个是魏延,一个是曹丕。

半份的邺城城防图就新鲜出炉了。

其中蕴含的意思,惹人深思。

次要的人就是陈群和崔琰,以及曹应等一大帮子想要在这一次事件当中捞些好处,分一杯羹的人……

反正分猪肉么,这可是圣贤定下的规矩,参与者人人有份。

至于这肉究竟是谁出的,又从谁身上割下来,那就是根本不值一提的问题了。

……

……

邺城。

每一个庞大的城市,都离不开之中层层叠叠的各种节点的有效运作,任何其中一个节点出现问题,都会导致混乱的产生。

这是袁绍开始建设的大城镇。

原本袁绍是想要将其建造成为自家登基的大本营,却没想到为曹操做了嫁衣裳。

曹操掌控冀州之后,也将此地作为重要据点,在袁绍的基础上修建了丞相府,实际上也就是邺城的内城。

邺城城墙高耸,坚固雄伟,城墙外表皆为青砖砌成,整整齐齐彰显气派非凡,城池四周环绕着宽阔的护城河。只不过现如今天气大旱,护城河也多数干涸,露出了些龟裂的沟底来,多少有些大煞风景。否则平日里面河水清澈,映照着城墙的影子,旌旗飘飘,简直就是河北境地一流雄城,风流去处,政治商贸的中心。

城门上方镶嵌着巨大的石质匾额,上书『邺城』二字,笔力遒劲,据说是曹老同学的手笔,更显现出此地对于曹氏的重要性来。

城门口有士兵严密把守,进出的行人和商队络绎不绝。即便是天旱,可是城内的达官贵人们依旧还是要吃饭喝酒唱歌跳舞的,所以各类商品物资依旧不能少。

陈群一离开,邺城之中便是没了主心骨一般,所有人都不管事情,什么问题都往丞相府上报,搅动得曹丕心乱如麻。发了几次火之后,曹丕也就知道发火没有用,依旧是一大堆的事情,只能是咬着牙硬抗,然后才明白有一个好下属的重要性。

不仅政事上错乱繁杂,连带着这几天涌入城中的流民也是越来越多。

按照往常的潜规则来说,这些流民会早早的被在车站……呃,咳咳,呸,在哨卡被拦下来,然后一窝蜂的赶到其他的城镇乡村当中去,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些腌臜污了达官贵人的眼。

可偏偏这一次,所有人都没管这个事情。

当然,从某个角度上来说,这些流民也是大汉子民,受灾了没饭吃了来邺城之中避难,有什么问题?

陈群离开邺城,人走政歇。

曹丕忙得焦头烂额,加上又身居于丞相府内,对于街道上的事情自然不甚了解。

某些小官吏察觉有些不妙,当想要提及这个流民处理的问题的时候,就会被某些悲天怜人的大义所打断……

难道这些不是生灵么?怎么能这么没有爱心,没有良善?

在这种大义面前,哪个人扛得住?

于是乎,上一次四处设立哨卡拦截流民,还是在上一次。

这一次就像是完全没有哨卡这回事。

流民多了,问题自然就多了,尤其是在邺城之中,还有很多地方是灯红酒绿,夜夜笙歌之所。而且很有意思的是,每当天灾**,刀兵临近的时候,越是有人会宛如行尸走肉一般沉浸在这些麻醉品里面,完全不顾周边的变化,也不管大厦将倾之后他们会如何。

一边是被人贩子宛如猪狗一般挑选售卖,另外一边则是美酒佳肴歌舞升平的景象,仿佛构成了一幅荒诞不经,并且经久流传的画卷。

邺城之中,城内的街道上,行人匆匆,每个人似乎都有忙不完的事情,每个人心中似乎都在说着,能顾着自己活下来就很不错了,大汉天下,离开了谁都一样。

十字街头的酒楼戏台之中,文人墨客依旧高谈阔论,诗词歌赋不绝于耳。他们所谈论的,也不都是江山社稷百姓苦痛,也有很多是争辩着哪家青楼的女子更为妖娆,哪处园林的花开得更为艳丽。

丞相官廨之中,所有人都在忙碌,但是谁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忙碌什么。或许对于这些官吏来说,忙的就是争权夺利,勾心斗角,他们在官廨之中高声争论,却无一人提及如何应该抵御外敌,又应该如何保全百姓的性命。在他们的眼中,只有权力和财富,大汉兴亡,曹氏兴败,也似乎与他们并无多少关联。

城外的难民如潮水般涌来,越来越多,他们流离失所,饥寒交迫,而城内的达官贵人却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仿佛斐潜和曹操的战争距离他们十分遥远,眼前的也只有他们的太平享乐。

聪明人早就找了各种各样的理由借口跑路了,留下来的可不就是醉生梦死么?

可是这些家伙的醉生梦死,又再次刺激了那些饥寒交迫的流民。

一场不知道是有心的,还是故意的冲突事件,就这么突然爆发了……至于整个事件爆发的原因,或许就只是争抢一个染血的馒头。

灯红酒绿之下,达官贵人扔一两块馍馍,让那些流民像是狗一样的争抢,不也是一种让这些上流阶层的士族子弟感觉到快意的事情么?

看啊,这些狗,为了那点馒头,打得头破血流!

哈哈哈哈!

可当鲜血流出的时候,又有谁记得其实不管达官贵人,还是下里巴人,其实血都是红的,流干了都会死……

谁知道?

有谁又在乎?

邺城左近,有临近城池所设立的护卫兵营,专门负责守护邺城。

现如今见到邺城之内烟火升腾,骚乱喧嚣,这护卫兵营里面也是立刻敲响了示警的铜锣,在营寨之中的兵卒不明就里,然后左等右等,就是没等来长官号令!

原因很简单,营寨长官喝醉了,然后一头撞在了柱子上,昏迷不醒……

这营寨临近邺城,平日里面一向都是太平无事,所以营地内的主官又需要日常应酬,吃吃喝喝什么的拉近情感,毕竟只会埋头搞军事搞训练的也当不了这里的营地主事。结果么,现在吃醉了酒,又受伤昏迷,根本听不到什么喧嚣示警,也就不可能给营寨之中的守军护卫下达什么号令。

没有号令,就不能出动,擅自出兵就算是平定了骚乱,回来后也说不得要人头落地。所以当邺城之中骚乱渐渐而起的时候,原本应该紧急行动起来的营寨,一时之间竟然没有任何的反应!

邺城街道之中,市坊之内,也开始渐渐骚乱了,有火光冲天而起,乱纷纷的不断有人四散奔逃,每个人都惊慌失措。城中也是只有最底层的一些队头还在试图控制着局势,让手下的兵卒闭城门,上城墙,披盔甲,找兵刃……

嗯,没错,盔甲兵刃都是要领取的。山东兵卒,在休息的时候要执行人甲分离制度,刀枪要统一保管,并不能随身携带,以免万一新兵蛋子什么的,出现什么情绪上的波动,半夜起来捅谁一刀怎么办?

于是乎,在城外的没动起来,在城内的又是乱纷纷的找这个要那个,下令的声音既多且杂,每个中层官吏似乎都在扯开嗓门大吼,都急切的想要让别人知道什么去做什么,而自己只需要证明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下,已经是发出指令就完事了。

要做决策,请示上级。

要做处理,等待研究。

要做应对,正在开会。

……

……

当魏延看到如此情形的时候,不由得忍不住怀疑是不是一个陷阱?!

怎么可能会如此的顺利?

天啊,要是当初他知道邺城就是这般德行,便是直接出了太行山杀来邺城不就是完事了?

但实际上,有句话叫做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促成当下局面的,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首先是要骠骑大将军取得了战略上的大优势,并且骠骑将军的这个优势,要刚刚好让冀州士族感受到了危机,而不是到了绝境!

在危机面前,他们会踹掉在车上的同伴来保证自己的存活,而在绝境面前多半会促进他们的团结一致。之所以说是多半,是因为他们还有一些人可能会觉得不如干脆投降对方?

这也是魏延一路从清河而来,即便是有人发现了魏延的踪迹,但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出卖的只是曹氏的利益,收获的却是能落到自己兜里的人情!

如果万一哪一天真的骠骑入主了冀州,这人情么,要说一文不值也可以,要说价值千金也不为过!

再加上曹丕确实是没能收拢士族子弟的归属心,所以何必为了曹氏拼死拼活呢?

什么?

万一曹丕若是被抓或是被杀?

曹操不是还有其他孩子么?

反正曹操也不是第一天死孩子了……

而且冀州士族子弟听闻了,曹植比曹丕更精通经文。

若是曹植不行,不是还有曹冲么?

所以这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在这样的情况下,摆在魏延面前的,几乎就是各方面有意无意营造出来的一个大空档!

如果不是冀州大旱,如果不是魏延奇思妙想勾连起了冀州乡绅土著,如果不是曹丕逼迫陈群领兵离开驻防地,如果不是曹丕给冀州士族留下的印象分太低等等,任何一个环节上少了点,都不可能出现当下的局面!

魏延紧紧的盯着邺城,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

『将军,干不干?!』

老马头在魏延身边急切的问道。

眼前的这个情况,要么就是绝世良机,要么就是绝命陷阱。

魏延起先确实更怀疑这是一个陷阱,但是这么一路从清河急奔而来,他发现真要是陷阱不必等到邺城才下手……

更离谱的事情是,这些冀州土著还碰巧被魏延『抢劫』了一批战马!

这你敢信?

战马不多,三四十匹,足够发动一次冲锋了。

只要成功冲进了城门,后续的人也就自然可以跟着冲进去了。

成,就是威震河北!

败,就是死在城中!

『干!』魏延咬着牙,『杀进去!』

魏延等人当然没有携带什么攻城器械,但是现如今城内城外一阵乱纷纷,也不需要什么攻城器械了,只要能冲进城去,那么必然可以搅动得邺城之内风雷齐动!

魏延等人这一旦动起来,顿时就像是在热油里面泼了一瓢冷水,猛的就炸裂而开!

邺城之中,原本守军有四五千人,再加上辅兵三四千人,骑兵也有四五百人,原本就是为了镇压冀州势力的存在,要是说陈群崔琰都在城中,莫说是魏延带来的这两三百人了,就算是上千人,也未必能啃得下这邺城来。

可是就算是再坚固的堡垒,也抵挡不了从内部产生的崩坏。

崔琰迟迟不北上,就算是给了兵权还要派遣一个监军……

陈群又被曹丕给甩了出来,带走了邺城原本守军三千人,使得邺城战斗实力顿时下降了一半,再加上没有管事主官,现如今还要分赴城中各处进行救火弹压。原本这也并不算是什么问题,毕竟就算是城内出了问题,城外还有兵营可以救援。可莫名其妙的城外军寨之中的主官醉酒了!

魏延这一扑出,城上城下便是一阵大哗!

『骠骑来了!』

『疯了!骠骑军真的来了!』

正在营寨营门之处的值守军官,吓得便是哆嗦了一下,便是让人紧闭营门!

只要营寨营门不出问题,那么他就没有责任,至于邺城城门么……

他又不是邺城城门的城守,管他去死!

城头之上,似乎每个人都在狂呼乱跑,以此来表示自己心中激烈的情绪涌动,却不知自己应该怎么应对这场突然的变故。他们只是干一天领一天兵饷的普通曹军兵卒,精锐曹军中领中护军都在内城丞相府。

邺城之中呼喊声音也越来越响,升起的火头也越来越多,整个城池乱成一团!

三色旗帜在邺城城下再一次的展开,绚丽夺目!

魏延声如霹雳一般,喊出了他憋了许久的一句话:『某乃义阳魏延魏文长!今日讨贼,挡我者死!』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