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元青一拍大腿,“我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那妥了,咱们直接就奔着谢府去。

正好谢方章不在家,谢夫人又跟咱们是一伙的,我们就可以在谢府好好的找一找那通道究竟在哪里。不过姐,找到了之后呢?你有手段把通道封住对吧?我总有些担心,你说那沈玫她是不是这辈子就跟镜子有缘?她怎么那么招镜子喜欢呢?以前那破镜子都砸碎了,她居然还能更进一步跟镜子沟通,还自由行走在镜中世界。她上辈子是镜子变的吧?”

慕长离摇头,“跟什么东西变的没有关系,是个人磁场的问题。

她就是天生跟这种事情有缘,命中注定的,躲也躲不掉。

可是有些人会利用这样的缘分做好事,有些人却利用这样的缘分做坏事。

那个沈玫,你们仔细想想,她做过的最罪大恶极之事是什么?”

慕元青说:“是给沈瑜那面镜子!

这几天我仔细思考过,其实当沈玫把那面镜子给了沈瑜的时候,她应该就已经发现了镜子似乎有某种能力。当然,那个时候应该还没有让她接触到镜中世界,但她绝对知道那个镜子里可以照出另一个自己。

我猜不到她的初衷是什么,是最开始就想害沈瑜吗?

应该也不是。

最开始她应该也不确定镜子里照出来的那个人,会对现实中的人有什么影响。

所以她很有可能只是想让沈瑜替她去尝试,看看镜中照出来的那个人究竟会做什么。

嗯,那也就是说,那个时候的沈玫,应该就已经在镜子里照出了另一个自己。

她应该很害怕吧!没有再继续下去,转而把镜子给了自己的妹妹。

我觉得应该就是这样的,后面的事大家就都知道了,沈瑜最终被镜中妖所害。”

芙蓉提出了一个问题:“所谓的镜中妖,究竟是什么?会是这个镜中世界对应的那个人吗?如果是的话,那如今在谢府生活着的少夫人沈玫,应该是见过现实世界那个沈玫的,对吧?而且是在镜子里见过。”

慕元青不确定,“我觉得应该就是这里的人,但到底是不是,怕是只能等见到这里的沈玫,问一问才能知道。

至于那个沈瑜,那天晚上寻梅说了,这里的沈家人已经死了。但不是死于诡案,而是死于一场意外。这个世界跟现实世界的偏差还是存在的,但似乎谢府的偏差并不多。”

他看向慕长离,“姐,你说为什么谢府的偏差不多?但其它地方的偏差就有点大呢?就因为谢府有沈玫吗?可实际上沈玫嫁进谢府也才半年不到,那半年以前呢?”

慕长离想了一会儿,说:“可能那个通道就是跟着沈玫走的,沈玫的磁场影响着那个通道。所以她到了谢府之后,那个通道不出意外应该也跟着到了谢府。

但你要说谢府跟外界没有偏差,也不见得。毕竟目前接触到的也没有太往前的事,兴许往前推个一年两年的,就也会发现一些事情存在偏差。

比如说谢夫人的娘家,那不就是个偏差么!

跟谢府有关的事,也会跟外界不同。

这就说明这个世界其实是有着自己运转的规律和空间的,并不是完全比对我们在的那个世界。只能说很像,不能说完全一样。

当然,我依然保留它最初肯定是我们那个世界的投影这个说法。

但是在漫长的岁月变迁中,世界产生了自主意识,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也产生了自主意识。

他们不再受制于现实世界,开始与现实世界生出偏差。

或许最开始只是一个小小的偏差,比如这里的某个人比现实世界里的人少吃了一顿饭。

但只要有了一个开头,后续就引起一串连锁反应,从而导致有越来越多的不一样存在于这里,这也导致假的谢夫人到了现实世界之后,会有些人她根本就不认得。

我无法确定这个世界的最终走向会是什么样子,但是我觉得,其实这里也算是我们生活的那个世界的雏形。

再过上百年千年,或许这里的一切就都会起了变化。

食物会变得有味道,衣料也会变得更有质感。

首饰有光泽,人的模样也会更加精致。

世界总是要进步的嘛!甚至有可能总有一天它会摆脱我们那个世界,不再做为我们那个世界的投影,而是开始独立存在。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它是其中一环,我们也是其中一环。

但愿我们也已经摆脱了上层投影的控制,已经走在有自我意识的路上。”

年妙一路将马车赶至谢府,然后跟谢府的门房说:“去通传一声,长宁侯府的二小姐要见谢夫人。”说完,将一张名帖递了过去。

那门房一听说是长宁侯府的人,也没敢多问,转身就往府里跑。

过了没多久,谢夫人竟亲自出来迎接了。

慕长离从马车里走下来,冲着谢夫人笑笑,说了句:“挨着孟府不远的梨花斋,出了新样式的点心,我带了一些来给谢夫人尝尝。”

这个世界的凤歌城里,孟府附近并没有梨花斋,那是现实世界才有的点心铺子。

她故意这样说,就是在告诉谢夫人,她们不是这里的人,是现实世界的。

谢夫人自然听明白了她的话,当时眼睛就是一亮,赶紧把人往府里请。

马车已经换过了,先前那辆马车被送回了现实世界,现在这辆车是在京郊的一个镇子上现买的。至于买马车的银子,是年妙从一个富户家里偷的。

没办法,没有镜中世界那种提纯度很差的银子,偷马车目标又实在太大了。

年妙将马车交给门房,跟着慕元青一起往府里走时,就听到谢府的下人嘟囔了句:“没听说夫人跟侯府的二小姐有交情啊!梨花斋又是什么地方?没听说孟府附近有点心铺子啊!”

他停下来,看了那门房一眼,面色严肃地说:“主子之间说话,有些话做下人的不必听懂。或许那就是她们之间的一句密语,你们琢磨这些细节是为了什么呢?至于有没有交情,那就更不是咱们做下人的要考虑的事情了。你们说,我说的对不对?”

年妙这人长得挺好的,但毕竟是做暗卫的,严肃起来身上就带着一股子杀气。

谢府门房一看他就吓了一跳,赶紧把嘴闭上了。

一行人跟着谢夫人往府里走,谢夫人的心思已经要憋不住了,一边走一边跟慕长离说:“那边总算是来人了,再不来人我感觉我就要疯了。你们不明白,这种如同被困在笼子里的感觉,实在是太令人窒息了。我知道自己快要撑不下去了,我最近几日甚至每天都在想如何了结自己。被困在此地,简直比死了还要难受。”

说完,又回头看了看慕元青,又道:“三少爷也来了,那这件事情是不是大理寺已经接手了?我们那边如今是个什么情况啊?那个假的我有没有惹出祸事来?

还有那个假的寻梅,她……她跟我家老爷……”

谢夫人有点说不下去了,“罢了,不提这些,只要能回去,这些都不算什么。

我知道都是镜子里的人在作祟,所以我不会怪他。何况我也……”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