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飞全家后我躺平了 六百四十九章 皇子择妃

作者:Loeva 分类:言情文学 更新时间:2024-07-10 21:33:11

唐家积极地为自家的梦想拼搏着,但周家对颍川侯府这门亲事全无兴趣。

颍川侯决定把嫡长子送往山西历练,而不是继续往陕西送,整个周氏家族都在暗地里松了一口气。

周曾两家如今很难说有没有结仇,但彼此的关系肯定是跟和睦、亲近沾不上边的,能维持表面上的平和,就已经很难得了。双方都对这样的状态感到很满意,无意真正翻脸,也不打算与对方更近一步。

虽说少年人去军中历练,一般不会有什么危险,然而世事难料,谁也不能担保颍川侯世子的历练之行一定是太平无事的。为了以防万一,周家与西北边军都不想冒这个险。反正山西都指挥使是颍川侯府的故人,就让他们自己人商量去吧。不管颍川侯世子在山西的历练结果如何,都不与周家人相干。

至于唐家的算计,镇国公府也好,周氏族中其他人也好,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他们不会提供任何助力,但也不会妨碍唐家。倘若唐若真有本事,成功嫁给了颍川侯世子,那周曾两家的恩怨兴许就有了结的希望了。倘若她没有这个本事,那也无碍大局。反正这个热闹,周家是绝对不会去凑的。

周雪君会在信里跟海棠提起这个八卦,其实是顺带的。她主要是在向好友抱怨,说当世的某些勋贵名门为了权势利禄与人联姻,都有些走火入魔的意思了,只要能达到目的,不管合适不合适,都要勉强为之。

她会有这样的怨言,主要是因为她父母周四将军夫妻本来打算在京城安顿下来后,便接她入京团聚,原本已经商量好了,明春就派人来接她,可在年前最新的一封家书中,周四将军却改了主意,决定让女儿在长安多留两年,侍奉在父母跟前,替他们夫妻尽孝。这让满心满眼都想着要与父母相聚的周雪君大失所望,心里十分难过,却又没法说什么。

周四将军之所以会改了主意,是因为眼下京城的气氛有些不对。

关于储君之位归属的议论,虽然因为纪王世子的出局而一度平息下来,但又很快被人重新掀起。朝臣们主要是在争论,嫡出的七皇子与皇帝属意的八皇子之间,谁更适合做储君?虽说两位皇子彼此友爱,七皇子也曾在吴门故生面前提及,自己希望八皇子能成为储君,自己身体不好,更希望能安心休养,可关于储位归属的争论依然止不住。哪怕皇帝对这种争议十分恼火,多次在朝上喝斥兴风作浪的臣子,也总是会有人冒出来,重提此议。

储位一日未定,这种争论只怕就一日不会断绝。

在这种情况下,孙阁老一派的人看似老实下来了,却又有人有意无意地提出,七皇子年纪也不小了,是不是该挑选皇子妃了?身体不好也不要紧,只要早日诞下皇孙,便是后继有人,做了储君也能令群臣安心嘛。

即使皇帝有心弹压,也挡不住宗室、勋贵与百官都认为这件事是正理。不停地有人向皇帝进言,建议他为七皇子择选正妃。至于人选,由于孙家次女已经嫁给了丧妻的姐夫,成为新一任纪王世子妃,如今想反悔也来不及了,旁支的女儿又不够资格,因此孙家未能参与候选,只有孙派党羽当中,有三五高官家中有适龄的女儿或孙女,能争取七皇子妃之位。

除此之外,吴门故生或是三朝后妃母族,家中有年纪合适又才貌双全的女孩儿的人家,对此事都十分热衷。哪怕他们明确知道,女儿嫁给七皇子,有年轻守寡的风险,但若是七皇子立储登基,自家便能跟着鸡犬升天,成为大楚朝最尊贵的外戚,富贵权势唾手可得,谁又能抗拒这个诱惑呢?

有些人家的女孩儿不在京城,也立刻写信派人回乡接人,生怕错过了攀龙附凤的大好机会。有些人家的女孩儿年纪与七皇子并不匹配,也没打算放弃。这回赶不上七皇子选妃了,过几年八皇子也要选妃的。谁知道八皇子会不会有大位之望?再不济也是位亲王。两位皇子的关系很好,无论是谁最终胜出,另一位都不会没有好下场。这等稳赚不赔的好事,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于是,京中数得上号的人家,十家里有七家都开始向宫中的周太后与许贤妃推销自家的女孩儿,甚至连孙贵妃那儿,也有孙派的官员想走她的门路,把自家女儿引荐到周太后面前去,气得孙贵妃大发雷霆。

在这等喧嚣的气氛中,倘若周四将军把自己的女儿接到京城去,谁知道旁人会作何猜想?周家无意参与皇子妃之争,无论是七皇子还是八皇子,外戚这条路的苦,他们吃过一次,就已经足够了,不想再吃一回亏。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猜忌,周四将军决定压后接女儿进京的计划,等到七皇子妃人选议定,再进行也不迟。

当然,八皇子妃的择选,起码是好几年之后的事了,他们暂时还不必回避。

镇国公夫妇对周四将军的担忧深以为然,对他的决定并无异议。只有周雪君心里憋屈,却又不能说出来,免得兄长周奕君误会,以为妹妹不想跟他作伴,更乐意丢下他去京城见父母呢。

海棠看了周雪君信中的抱怨,也觉得这事儿实在不凑巧。不过七皇子选妃?且不说他年纪还不满十四岁,现在谈结婚也太早了些,光说孙家党羽也想掺和进去,就令人疑心这里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阴谋。

难不成,孙家觉得纪王世子没戏了,打算另挑一个皇子做傀儡?他们也太异想天开了吧?吴皇后与三皇子的血海深仇放在那里,真相前不久才被揭穿,他们能保有现下的官位权势,已经是皇帝瞎了眼,对他们家盲目偏爱的结果了。他们难道还指望七皇子能忘却仇恨,因为娶了孙派的官员之女为妻,就继续放纵孙阁老一家不成?

正常人都不会有这么荒唐的念头,那么孙家人的真正目的又是什么?总不会是用这种劳心劳力的事,消耗七皇子的精力,好让这位身体虚弱的小皇子累死吧?

海棠拿这件事跟哥哥海礁商量了,兄妹俩都猜不出孙阁老的用意,只觉得他一定不安好心。

海礁把这事儿也告诉了表叔公谢文载。谢文载早已从镇国公府得到消息了,却没有多说什么,只让海礁兄妹稍安勿躁,等待后续消息。

皇帝还在呢,他再怎么偏爱纵容孙家,也没忘记自己的计划是要立八皇子为储,七皇子只是他推出来压制纪王世子的工具人而已。他怎么可能容忍孙阁老破坏自己的计划呢?

腊八那一日,长安又下了一场雪。海棠跟着祖母马氏去了一趟镇国公府送腊八粥,回家后便带回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陶岳入阁了。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