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呔!什么人敢来学校撒野!”

陈枫一马当先,直接正面拦住了董焕之的娘。

刚刚看到这个泼妇打董焕之耳光的时候,他就已经忍不住了。

“关你什么事,惹急了老娘连你一起打!”

妇人已经完全进入状态了。

此刻就算是关二爷提刀挡路,她也感觉自己能与之一战。

“呦呵?给你能的,你敢打我一下试试,看我不讹的你裤衩子都穿不上。”

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

陈枫面对妇人的威胁,不但没有任何害怕退缩,反而还有点小兴奋。

妇人也是一愣。

她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好像对方走的,是自己的路?

还有,那家伙的一只胳膊还打着绑带,看来本身就有伤在身。

这要是真的讹自己的话,估计还真麻烦。

说到底。

不讲理的人,也只能让循规蹈矩一切按理行事的人头疼。

真的也遇见不讲理的。

那么她本身的优势也就被对冲了。

比的,就是一个看谁的道德底线更低下。

“你给我闪开,我管我自己女儿,警察来了也是我有理!”

虽然不敢对陈枫动粗,妇人的气焰却依旧嚣张。

她用手里的棍子指着陈枫,那棍子几乎怼在了陈枫的脸上。

不过她也就是用棍子在陈枫面前晃悠了一下而已。

陈枫却是妈呀一声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双目翻白,四肢抽搐,口吐白沫还惨叫连连。

“心…心脏…我心脏不好…抓…抓住她…”

陈枫就像是一条溺水的鱼。

扭曲挣扎着还不忘指着妇人。

他身边的董晨都被吓了一跳。

张剑都要按住他给他做人工呼吸了。

董焕之的娘就更慌了。

她想破大天也想不到,对方竟然这么干脆,说躺下就躺下。

而且,那要死不死的样子还真吓人。

“别乱说!我可没碰到他!”

啪嗒一声棍子撒手,妇人厉声解释。

“就算你没碰到他,他也是被你吓得!我告诉你,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就等着赔钱坐牢吧!”

董晨的反应是最快的。

看了一眼地上的陈枫后,做势就要去抓妇人。

“没有!我没有碰他,他死不死跟我没关系!跟我没关系!”

这一下。

妇人是真的慌了。

都顾不得再找董桃之的麻烦,转头撒丫子就跑。

“别跑!你给我站住!”

董晨适当的吓唬一句,还假装追了几步。

直播间里,观众们已经笑喷了。

“噗哈哈哈!刚才我看见那女的打孩子,都给我气死了,没想到陈枫一出手直接拿下了。”

“哈哈哈,这叫啥,这就叫有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也别说,陈枫那要死不死满地蠕动的样子还怪吓人,我都以为不是演的了。”

“看来陈枫不光是爱看热闹,他是真学呀,就这往地上躺,白沫子一吐,谁看了谁不怵的慌。”

“对付这种泼妇就是得用陈枫这种路子,必须用魔法才能打败魔法。”

“现在那个女人是走了,可是根本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呀,那个叫董焕之的小女孩儿早晚不还是要回家吗?她怎么办?”

“就这种泼妇还有小流氓,这俩物种可神奇了,不管是大城市还是犄角旮旯,分布的那叫一个均匀,哪儿都有这种人。”

“哈哈哈,我可太稀罕陈枫了,上能为国争光硬刚小樱花,下能撒泼打滚儿专克无知泼妇,简直就是实力不详遇强则强。”…

直播间的观众们是笑麻了。

但刚刚训练完正在休息的孟凡阳直接傻了。

她本想着看看自己宝贝闺女在山区待的怎么样。

没曾想刚打开直播,就看到了陈枫倒地抽搐口吐白沫的死出。

“完犊子了,这下丢人丢全国去了,这货是真不知道啥叫丢人现眼呐。”

孟凡阳都觉得没眼看,为了平复自己的心情,赶紧切出直播间看起了玛卡巴卡。

她怕自己再看一会儿,自己也会倒地抽搐口吐白沫了。

还是那句话。

谁让自己当初眼瞎,满园子挑瓜,挑的眼花,挑了半天,还他妈挑了一个傻瓜。

造孽呀。

“行了行了,人都跑了,快起来吧。”

山村小学这边。

眼看着董焕之的娘跑远,董晨回来一把将陈枫从地上提了起来。

刹那间。

陈枫也不哭不喊了,眼神都变的清澈了起来。

他梗着脖子挺着胸,歪着脑袋撇着嘴,一副快夸我的搞笑模样。

不过这时候哪里有人顾得搭理他,所有人都纷纷走到了董焕之的身边。

可不管别人怎么问。

董焕之也坚持说她自己能解决。

“要不咱们报警吧。”

张剑这种老实人,第一个想法就是报警。

可牛栋梁却是摇摇头。

“他们这是家务事,就算是大城市里,警方也很难干预,顶多调解教育一下,何况还是这种山区,这种事情,警方怕是来都不会来的。”

“在这大山里,不管是教育,医疗,治安,等等,都是有非常大的局限性的。”

“报警,根本就起不到一点作用。”

牛栋梁也不是故意说丧气话。

在这大山深处扎根一辈子。

他早就知道对付董焕之她娘那种人什么办法可行,什么办法不可行。

**,讲德,讲理。

这三方法想都别想。

只要你还要脸,你还有道德底线,你就不可能弄的过她。

“那怎么办?董焕之要是就这么回家的话,估计还会挨打的,就没有其他方法了吗?”

张剑这种老实人,除了报警之外还真就想不到其他更好的办法了。

不过就在所有人都商量着接下来要怎么办的时候。

董晨却是蹲下身,帮着董焕之把打翻的餐盘还有饭菜收拾了起来。

“没事,这些脏了就不吃了,老师再帮你重新打一份。”

柔声安慰了一句,董晨伸手把董焕之眼角的泪轻轻擦了擦。

然后,董晨看着董焕之的眼睛问道。

“董焕之,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可以跟我说说吗?”

董晨眼睛里的坚定和柔情看的董焕之心里泛起一阵的酸涩。

她多希望,自己的父亲能够这样跟自己相处,沟通。

但显然。

那对她来说完全属于天方夜谭。

仔细想了想,董焕之轻轻点了点头。

于是董晨重新给董焕之打了一份饭,又给自己也打了一份饭。

一大一小两个人直接去了董焕之的教室里坐下。

在董晨的心里,也已经做好了一劳永逸的打算。

不过具体如何选择,董晨还是觉得要看董焕之的决定。

退出转码阅读完整内容,或请下载更好的阅读体验!!!!诚招广告合作:telegram联系@luniuniu9527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