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头绪的话,就追查一下吧。”古寻轻描淡写的吩咐道,“左右也和青龙计划脱不了干系。”

章邯听到青龙计划几个字后神色变了一下,犹豫片刻后问道,“大人,关于青龙计划,是不是知会东巡车队方面一声?”

对于青龙计划的详情,章邯仍未得知,但他已经从古寻口中知道了墨家是冲着皇帝去的。

事关王驾,他们在桑海追查根源,多加防范固然重要,但更关键的肯定还是让车队那边提高警惕。

虽说千日防贼也不是什么好办法,但是当事人来防总好过他们这些外人来防。

影密卫的职责是拱卫皇族,皇帝自然是头号保护目标。

按照章邯过去的习惯,这种事早就上报上去了。

不过这一次,古寻明令告诉他只管桑海这一亩三分地的事,没有自己的命令不要节外生枝。

再加上之前疑似出现了古寻和皇帝生出嫌隙龃龉的情况……

章邯不敢不听古寻的话,也不敢阳奉阴违,背地里做小动作。

忠于帝国归忠于帝国,他并不想找死。

对于章邯这个违背自己命令的提议,古寻并未生气,依旧半躺着,眼都不眨的轻声回道:

“你专心处理桑海的事就好了。”

“至于东巡车队……那是皇帝和罗网该操心的事。”

“……是,末将知道了。”

“还有,替我盯住几个人。”古寻跟着又吩咐道。

章邯没有作声,低着脑袋等古寻说出名字。

古寻侧目看向窗外,沉默片刻后才缓缓吐出了几个章邯颇为熟悉的名字:

“陈和、雪女、端木蓉、蜀山那个叫石兰的小姑娘、农家的新侠魁田言,以及……弄玉。”

“盯住他们六个。”

章邯额头上的青筋跳了几下。

这几个名字他都不陌生,都是和古寻关系很近的人。

最重要的是,就章邯所知,这六个人中大多数似乎都执掌着一把很特别的剑。

对那些剑,章邯了解不多,只知道大概率和古寻有颇深的关联。

这份名单囊括了这么多‘剑主’,只是个巧合,还是另有深意?

也是章邯了解的信息不够,如果他知道这六人正好全都是古寻选定的七剑剑主,他就不会只是猜测和怀疑了——肯定和剑主的身份脱不了干系。

可惜他知道的不够多,所以心中更多还是疑惑。

当然,他面对的首要问题还不是古寻的目的,而是……

“大人,这六人几乎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同时盯住他们六人,末将只怕……”

其他问题先不说,光是执行这个命令,就是在为难章邯!

这六个人最弱的就是端木蓉和石兰,实力没到顶尖高手的层次。

但端木蓉是医生,还是神医,和墨家关系密切,受到他们的周密保护。

石兰倒是独来独往,可她警惕性很高,行踪不定,且也受到人宗的庇护,同样不是一个好盯住的目标。

至于另外四人就更不必说了。

要么实力很强,要么实力和势力都很强。

尤其是还有弄玉和田言这两个身份很特殊的人。

同时盯住这六个人,这简直就是在要章邯的命。

古寻抬手一摆,“不需要你事无巨细的弄清楚他们都做了什么,只要能大概掌握住他们的实时行踪就够了。”

章邯脸色松缓了下来。

如果只是大致确定他们的位置,难度倒是低了不少……虽然还是很难,至少他能尝试一下。

“末将尽力而为。”章邯没有把话说太满。

在职场中,面对上司的命令时,一般不能说这种有所保留的话。

章邯出身普通,一步一步爬到今天这个位置,深谙职场处事原则,自然不会不懂这个道理。

但他也深知,面对上司的无理要求时,也不能一味的屈从应承。

和风骨操守无关,主要是万一事没办成不好交代。

以古寻的性子,很多事哪怕办岔了,他也不会过多苛责,最多训斥两句。

这种事章邯自然可以直接无脑应下。

但有些事办岔了,后果是章邯承担不起的,他就不能一味表忠心强逞能,该承认自己不行就得认。

古寻这次给他安排的任务,章邯完全不明就里,自然也判断不出成或不成会导致什么后果。

判断不了的,一律按照最严重的处置,他自然要收着点说话。

“你看着办就好。”古寻对此也没多在意。

他安排这一手,只是一时兴起的突发奇想。

至于是否能产生什么效果,那就随缘了……反正干活的不是他,给别人安排任务还不是张口就来。

接下了差事,章邯就要告退离开,古寻却又开口道:

“章邯……”

“大人还有什么吩咐?”章邯停下脚步,垂首问道。

古寻摇了摇头,“我没有其他事需要你办了,只是……有个提醒。”

“接下来这段时间,照我的命令做好本职工作,皇帝的事不要再过问一句,除非他找你。”

“……末将明白。”章邯心中思绪万千,嘴上却只是如此简单的回应。

不管这其中牵扯了多少皇帝和国师之间的博弈斗争,他都是没资格介入的。

少说话才是唯一的正道。

这句话后,章邯如常离开。

古寻依旧慵懒的半躺在座位上,眼神却看着窗外的天空。

他提醒章邯,并不是因为章邯猜测的所谓的和皇帝之间的博弈。

他和皇帝之间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博弈或者斗争。

这章没有结束^.^,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喜欢秦时之七剑传人请大家收藏:(www.hxjxsw.com)秦时之七剑传人花香居更新速度全网最快。尽管双方的关系确实在渐行渐远,可无论是古寻,还是皇帝,对对方的态度都是保持克制。

两人都不愿,也不想和对方撕破脸……无论是出于情感考量,还是利益考量。

他提醒章邯的真正目的,其实是为了章邯以后不难做。

在皇帝与古寻面前,章邯的态度一直有些……骑墙的意思。

倒不是他想左右逢源捞好处,而是实在为难,不好站队。

皇帝是提拔章邯的人,对他有知遇之恩,且是天子,他自当忠于帝国,忠于君上。

而古寻是长公子扶苏的老师,是长公子派系的头面人物,长公子又是帝国唯一合适的储君候选,章邯不能和未来的皇帝过不去。

他只能尽量骑墙,上不负君恩,下不负皇子。

可骑墙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左右逢源,也不是所有人都有本事左右逢源。

而章邯这个人,恰好两样都不占。

他背后没有根深蒂固的家族势力支持,自身也不是位高权重的重臣,只是一个位卑权重的近臣。

这样一个人,对皇权的依赖很重,没了皇帝的支持就啥也不是了。

这种人显然没有资格骑墙。

至于能力上……章邯很有能力,但并不是左右逢源的能力,也就没啥好说的了。

当然,如果只是夹在古寻和皇帝之间,章邯还是能继续坚持下去。

因为无论皇帝还是古寻,都不会在站队这个问题上过分为难章邯这个能臣。

可……皇帝并非永恒的。

古寻和嬴政之间保持着默契的平衡,自然容得下章邯,可一旦平衡被打破,章邯就必须选边了。

按照古寻的计划,按照历史的发展,嬴政撑不了多久了。

他一旦倒下,帝国内部脆弱的平衡就会立刻被打破,天下也将重新进入洗牌的环节。

章邯若是不早做切割,日后必然会深陷平衡失控后的泥淖中,难以自拔。

对于长公子派系的人来说,章邯不是自己人,因为他从来没有彻底向扶苏效忠。

对于非长公子派系的人来说,章邯也不是自己人,因为他和长公子派系走得太近。

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

两头不讨好是骑墙派最常见的下场。

这么多年来,章邯对古寻,对扶苏来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于情于理古寻都不能坐视他走到那一步。

而想要改变这个结局,章邯就必须真正做出选择,找准自己的站位。

古寻没有强逼章邯倒向自己的意思,但嬴政没几年好活了,倒向皇帝并不是一个好选择。

况且章邯也选不了这个选项——他要是倒向嬴政,嬴政肯定接受,可下一任的皇帝以及皇帝的近臣们就未必会接纳他了。

章邯唯一的选择就是倒向流沙,倒向长公子派系,和皇帝那边彻底切割。

古寻的提醒也就是让他断掉和皇帝的联系,单纯做一名长公子麾下的臣子——皇帝主动找章邯不算。

不过章邯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无法像古寻一样看的那么远,也就未必能领会古寻的深意。

古寻对此也没什么好说的。

该他提醒的,他已经提醒了。

若是章邯自己领会不到,古寻也爱莫能助。

………………

“逍遥先生!”

逍遥子的突然现身,让墨家众人又惊又喜。

“快快,快请入座。”回过神的班大师赶紧招呼逍遥子入座。

逍遥子不慌不忙的摘下斗笠和斗篷,在门边放好,然后才走到座位上坐下。

双方互相打了招呼,寒暄几句废话后,盗跖最先迫不及待的问道:

“逍遥先生,你怎么这么快就来桑海了?”

逍遥子抚须含笑回道,“我估摸着青龙计划应该快要实施了,可能需要人手,便以最快的速度从太乙山赶了过来。”

班大师颇为感慨的朝逍遥子抱拳一礼,“逍遥先生大义,老头子我代墨家谢过了。”

高渐离这时插话问道,“听说此番天人论剑平生了不少波折,不知……”

逍遥子闻言苦笑一声,不禁摇着头叹声回道,“果然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不瞒诸位,传言没错,这次的天人论剑,确实出了不少意外。”

“好在,局势终究没有发展到最坏的地步。”

盗跖急忙追问道,“逍遥先生,你人没事吧?”

逍遥子摇了摇头,“无妨,只是受了点轻伤。”

看逍遥子的脸色确实没什么不对,班大师他们也就没多问。

盗跖好奇心重一些,又追问了一句,“这次论剑,真是那一位出手才平息的吗?”

逍遥子犹豫了一下后,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晓梦师妹的想法,确实迥异于常人,我也没想到她会在天人论剑之时下死手。”

“当时的局势可谓千钧一发,差点就要落个两败俱伤的下场。”

“若真是走到那一步,只怕天人两宗……”班大师捏着胡子,脸色很凝重的插了句话。

逍遥子对此颇为庆幸,“不管怎么样,两宗的关系还是维持住了。”

“那接下来,天宗会不会?”班大师小心的比了个手势,没有把话说明。

晓梦既然会搞一次事,就有可能搞第二次。

逍遥子对此也心知肚明,不过他觉得暂时不用担心。

“短时间内,天宗应该不会再针对人宗了。”

见逍遥子一副有把握的样子,班大师没有再追问。

毕竟是道家的内部事务,还是天人两宗关系这种极其敏感的问题,他一个外人实在不宜过问太多。

盗跖见状将话题扯到了两宗关系之外,“逍遥先生,那晓梦才十八岁,实力就那么强了吗?竟然能和你分庭抗礼?”

“晓梦师妹……”谈及这个话题,逍遥子面色很是复杂,摇着头颇为唏嘘的回道,“确实是个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

“她或许天生就该加入天宗。”

“这么夸张?”盗跖挠着头,完全不能理解这到底是怎样的天才,“难不成比盖先生还天才?”

“这我不好比较。”逍遥子笑了笑,并没有将晓梦和盖聂做比较的意思。

就他个人揣度而言,十八岁的盖聂大概率不是十八岁的晓梦的对手。

但这种对比并无意义——晓梦现在确实是十八岁,盖聂却已经是知天命的中年人了。

十八岁的晓梦肯定不是四十岁的盖聂的对手……四十岁的晓梦大概率也不是四十岁的盖聂的对手。

“晓梦师妹最令人称奇,也最难对付的其实不是武功修为。”逍遥子跟着补充道,“而是她在和光同尘上的造诣。”

“和光同尘?天宗的至高心法?”盗跖摸着下巴,疑惑的问道,“这心法很厉害?”

逍遥子思考了一下后回答道,“晓梦师妹的和光同尘,很厉害!”

“如果我判断没错的话,恐怕北冥子师叔在和光同尘上的造诣,都远不如晓梦师妹。”

喜欢秦时之七剑传人请大家收藏:(www.hxjxsw.com)秦时之七剑传人花香居更新速度全网最快。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