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的婚礼没有等到。

许乐的婚礼,倒是提前到来。

有些出乎意料,但也在情理之中。

这货,自从跟了李峰,学了三两招把妹子的本事,可是高兴坏了。

兔子还不吃窝边草,他是专捡窝边草霍霍。

不光让那群同样干工作的女同事心生涟漪,让他们组长都不厌其烦。

更是彻底把文工团的冯老师给啃秃噜皮了,手头上案件一结束,说什么都要把婚给结了。

“你这,军分区人,能放你进去接亲?”

接过红色的请柬,李峰翻开后瞅了瞅,一拳头擂到了许乐的胸口,好家伙,真是冯老师。

“她家,她家,搁她家接的,军分区里头接亲,我可不敢~!”

听到李峰拿这个开涮,许乐立马苦着脸,揉了揉胸口,那边他现在是真的不敢进,怕挨揍。

一朵文工团里的鲜花,被别的单位霍霍了,结婚申请书一交,双方政审一过,整个部队大院都知道了。

自家的鲜花,被外单位的牛给啃了,怨气值,直接高过了怒气值,别说去里头接亲,许乐现在门都不敢进,就怕被人套上麻袋,给揍了一顿。

相反,调查部那头,唰一下,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章一盖,只要许乐不霍霍自家单位的,那随便他去外边啃去。

“好家伙,连她家都搞定了,你这速度,啧啧,可以啊~!”

目光在许乐身上审视了一下,冯老师他爸应该不是一般人,许乐这小子,还真的有一手。

“那你是不知道,他爸不喜欢我们身上的味道,但我不一样,我敢打敢冲,这次立了功,她让我别说话,她提前把奖章拿回去,这才同意的~!”

聊到这里,许乐顿时眉开眼笑,乐的牙齿都龇了出来,谁让冯家出了内鬼,有人帮衬,那就是不一样。

“我就说嘛,侧门的人已经撤了,你们这个案子应该结束了,还了立功,这下腰杆子都直了~!”

“不一样,二等,二等,您还是一等,她那边的意思,好像是知道我跟您一起从高卢回来,才同意的~!”

“哦~?”

“高卢的事情,你都敢往外说,我看你是没吃过亏~!”

“琴,回来送她小提琴是那边带回来的,她知道一点,很多我都没跟她说,但她爸好像都知道~!”

许乐不自然的搓了搓手,老丈人的本事也不小,这媳妇也算便宜了他,如果不是长的人模狗样,估计早就被套麻袋揍一顿了。

“好家伙,软饭硬吃,我看你的级别,也能往上动弹动弹了~!”

许乐家里的情况,李峰不请吃,估计和自己差不多,出国买个小提琴,还得东拼西凑,能搭上这般顺风车,别说,只要老丈人关系硬,后面搞不好还真能成下一个侯亮平。

“没没没,我跟晴晴的感情里,不掺和这些,我俩就是单纯的爱情,没指望她父亲,我就把自己的做好就行了~!”

得了便宜还卖乖,说的就是许乐这种人。眼看李峰把美好的爱情,掺杂世俗的利益,许乐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他追冯老师前,可没说提前打听人家家里的事情。

当时追求者数不胜数,他可以说也是披荆斩棘,在人群中硬生生的杀出了一条血路,这才抱得美人归。

“行了,你也别跟我扯这些,早点把婚结了也好,成家立业,成家立业,也该成家了,当初一同去高卢的,也就你还没结婚,早点结婚,组织也能放心~!”

把请柬收了起来,李峰掏出了香烟,一人一根,在办公室里抽了起来,期间聊了聊这次任务,许乐把申总工在大桥上帮自己打掩护的事情提了提。

随后又聊起了那趟高卢之行,虽然他是幕后人员其中的一员,但那段记忆,确实令人难忘。

任务完成是一回事,任务提前圆满完成,看到顺利建交,对于他们这些幕后的人来说,亲眼见证那个时刻,又是另一回事。

相比于国内反间谍,反渗透,在外头跟其他情报组织掰手腕,丝毫不落于下风,这可以说是他们一生的荣耀,能全身而退,老丈人找到这样的女婿,也不能说许乐占了他家的便宜。

一直到最后,烟抽完了,水也喝完了,李峰想起了,医院里的那位,无奈的叹了口气。

“老葛怎么样了,回去了么?”

“这行不能干了,上面安排他伤退了,暂时还不知道去向,我去送请柬的时候,看起来很高兴,但情绪还是有些低~!”

一同回来的人,因为这次任务,截了一条胳膊,许乐能看出老葛内心深处的难过,但也不知道如何安慰。

太多了,干他们这行,于暗影中徘徊,时刻都是在走钢丝,谁也不知道明天迎接自己的是什么。

哪怕是牺牲,也可以不皱一丝眉头,但以伤残退役,离开自家热爱的岗位,还是带着些许遗憾的。

“我这边工地上还缺一个项目经理,他武的干不了,文的应该没问题吧?”

把烟头摁进烟灰缸里,李峰也不知道像老葛这样退下来的,会被安排进哪个部门,如果是轧钢厂的话,自己对他也放心,至少有自己在,还能照顾到他。

“您这,能接手?”

“瞧你说的,保卫科之前可接手过伤残退役的军人,老葛文化程度也不低,又是从旧社会走过来的人,信仰坚定,我这怎么就不能接手,回头帮我问问他,愿不愿意过来,轧钢厂敞开大门~!”

跟老葛,一起出过几次任务了,都是知根知底的人。

与其给安排到学校看大门,或者坐办公室,李峰更愿意让他继续发光发热。

轧钢厂很小,容不下一粒沙子,轧钢厂也很大,对于这样对国家有过牺牲贡献的,那大门就是敞开的。

他愿意来,就把他安排到重要的领导岗位上,他如果不愿意,李峰心头也能过自己这一关。

“一般,会安排到后勤岗位上,但他估计坐不住,我回头做做他的思想工作,都是自己人,您这边邀请的话,估计会给这个面子~!”

许乐站起身,和李峰用力的握了握手,表达自己的感谢,都是枪眼里走出来的过命交情,谁也不想看战友就这么过完自己的一生。

许乐走了,也让李峰从记忆的缅怀中,走了出来。

工地缺项目经理,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老阎的作业本里,记录的问题,主要就是那边没有个管事的人。

部队的营长,主要是来帮自己把前头的难关给带过去,不论是造桥还是建房,路还是自己走才能稳当一些。

老葛的火眼金睛,想要瞒住他,还得有几分本事,李峰正巧需要这样的人。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