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句话说的好,有钱能使鬼推磨啊,还有一句话说功夫不负有心人啊。渐渐的,这唐云天的成绩还真的就一点点的升上来了呢,在小学时候还不太明显,可等到了初中,他就如同醍醐灌顶似的,一下子就成了一个顶尖高手。

虽然说整个初中三年,他还不是我的对手,考过我的次数更是寥寥无几,但是他已经可以向我发起挑战和冲击了,在学校里提起年级优秀学生代表的时候,很多同学和老师在提起我名字的同时,也会想起他的,毕竟我们俩的名字只有一字之差,一看就知道我们俩的关系。

我第一次注意到他还是在初一的期中考试之后,在大红榜上他的名字居然也赫然在列,这让我有些惊讶,不过,看到他的异军突起,我心里还是很高兴的,毕竟同村,同宗,同族嘛。从此之后,他一发不可收拾,在各种比赛中都能见到他的身影,要知道,这些机会可都是要经过层层选拔的,他能进来这个团队,就已经说明了他的优秀,我自然也把他当成了自己的竞争对手,不过,我希望的是良性的,友善的竞争。

可我很快就发现,他并不是这么想的,不但平日里在学习上总是对我藏藏掖掖,遮遮掩掩的,生怕我比他多学了一点,比他厉害似的。

而且,他还像他二哥似的,总是在背后给我使绊子。然而,结果却是,无论他怎么努力,他也没有超过我半头,在老师们的心目中,我仍然是那个一如既往的No.1,哪怕有一次期中考试的数学,我只考了72分,中午吃饭的时候碰到了我就告诉了他,他眼角难掩高兴,可到了下午,老师一统计,我还是全校第一名。

初中毕业之后,和我一样,他也如愿的上了省重点高中,不过他去的是副集中学,不知道是想特意避开我,还是想在另一个学校来证明自己比我强,反正在填写中考志愿的时候,他并没有来和我商量,那我自然更不会去找他商量了。不过进入高二文理一分科之后,他的成绩就慢慢的滑下来了,高三毕业,他勉勉强强考了个二类专科,去了淮阴师专。

关于他为什么前强后弱,小学时候还不行,初中却一下子变厉害了,到了高中又只厉害了半截,我觉得我们的一个共同的老同学对他的形容就特别的贴切,说他就像武侠小说里的一个本来资质平平的人,为了提高武功,吃了那种可以瞬间增加功力的药,也就是把小宇宙的能量集中到了一个点上,那结果自然就爆发了,从而开始大放异彩。但这只是一种假象,能持续的时间也不会太长的,要不了多久,“啪嗒”一声就会再度跌落尘埃,现原形了。

但是,无论怎么说,他也是有过辉煌的,按理说这个应该成为他以后继续成功的垫脚石,没成想却成了他的绊脚石。

我分析啊,正因为他辉煌的时间比较短,这也就让他特别的怀念他那曾经的一小段辉煌,一直妄想着恢复之前的荣光。师专毕业之后,他被分配去了我们的母校乡中心中学工作,为了更好的在学校立足,同时也想在官场上能有所发展,他竟然主动去追求当时的一个姓甘的教务主任的女儿。

这个甘主任我们都认识的,在我们上初中的时候,他就在那里当主任,印象最深的就是每当下雪下雨的时候,就可以看到他穿着高高的木屐“嘎吱嘎吱”的走在校园的小路上,被我们戏称为“甘太君”。

另外一个印象最深的就是关于他教学的业务能力,简直就是个笑话,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他是一点水平都没有啊,纯粹就是个打杂的,绝对的误人子弟啊。他在学校里就像一个创可贴似的,譬如什么副课没有人代了,或者哪个老师有急事需要代课了,他就立马顶上,据说他甚至还代过初三的化学课。

呵呵呵,是的,您没有听错,他这种水平竟然还代过主课,没有办法啊,乡村教师资源匮乏啊,无奈之举。传闻他的上课方式也非常的独特,听说每次上课的时候,他只负责把化学式子写到黑板上,然后带领同学们念两遍课文,接下来就是让同学们自己去理解,去悟,搞笑吧?

不过,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说,这也无所谓的,毕竟那个年代,乡村中学能再进一步考上高中(包括重点高中和普中,还有职高)的几率也只有5%不到,大多数人三年后只能无奈地回归到家乡的土地的。这可不是假话,我们学校初三的时候还有三百多人,最后上了高中的只有十几个人。

所以呢,这老师讲得好不好,有多少人能听懂,都不是什么多大的问题,反正能听懂的不讲也能明白,不能听懂的任你老师再怎么下工夫去讲,他也是听不明白的。我还记得他曾经在我们初二的时候代过我们半学期的植物课,每次上课之后,他都是找一个同学起来把课本念一遍,然后,布置作业,再然后,就开始讲故事,这个倒很受同学们的欢迎。

我那个时候个头小啊,就坐在第一排,每次他一讲故事,我就赶快拿出书本来遮住脸,为什么呢?因为他是个大舌头,每次一讲话,就唾沫星子乱飞,我一点都没有夸张,真的就像下蒙蒙小雨似的。

他女儿和我们一届,但是既不和我一班,也没有和唐云天一班过,她长的黑胖黑胖的,很壮的那种,也发育的很早。就在那个物质贫乏的年代,虽然她才14,5岁,却已经是个大姑娘了。每次晨跑,都能看到她胸前荡漾,在那里一颠一颠的,很是惹人注目。

她职高毕业之后通过她爸爸的关系在学校后勤处谋了一份工作,估计她也没有想到唐云天居然会去主动的追求她,要知道唐云天可是当年我们学校的风云明星人物,虽然算不上是天字第一号之类的,但是最起码也可以说是出类拔萃,闻名遐迩的了,所以她还是有些受宠若惊的。

很快,就听说唐云天和她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甚至连双方家长都互相见过面了,这也就相当于订婚了,还听说四伯父对这门亲事也是相当的满意,呵呵呵,他能不满意嘛,这个招肯定就是他给儿子出的,要想往上爬,就得有大树好乘凉啊。

可谁知,人有旦夕祸福啊,就在一个冬天的早上,甘主任骑着三轮车和食堂的两个职工一起去镇上买菜,经过307国道的时候,三个人被一辆急速驶过的闯红灯的大货车给当场撞死了。

这下子唐云天不愿意了,要知道,他本来看中的就是甘主任手中的权势,虽然他只是个主任,可是他在我们乡教育系统深耕了几十年,乡里,甚至县里的有些个部门他都能说上话的,很多人都是他的学生啊,这个面子还是要给他的。而现在他突然就这么完蛋了,这些个关系自然也就依靠不上了,那谁还和你小甘结婚啊。

于是,他便毅然决然的不顾小甘痛失父亲的悲伤和挽留而坚决地悔婚了,很快,就又有人给他介绍了另一个家庭背景更好的女孩,姓高,是我们隔壁大队的,她伯父在县教育局工作,她爸爸是乡里供电所的,她妈妈是一名小学老师。

但是她妈妈名声不太好,因为大家都传言她和乡教育办的主任有私情,至于是真是假我们不去深究,反正传的是有鼻子有眼的,我记得后来还听唐云天讲过,说他有一次去老丈人家送节礼,结果一高兴,两人都喝醉了,这老丈人拉着他的手一顿痛哭,说自己活得丢人啊,自己老婆和别人有一腿等等,最后唐云天费了好大劲才给安抚好。

我很清楚的记得的当时唐云天描述的那个样子,他有一种幸灾乐祸,又沾沾自喜的感觉,很快就传得我们一个庄的人都知道了。大家伙肯定都是相信的,要知道,这苍蝇可不叮无缝的蛋啊,既然有传言,就一定是有其根据的,不然为什么不传别人啊。

另外,都是一个乡的,彼此住得又不远,各个庄之间都有通婚,哪个庄上还没有自己庄上嫁过去的女人或者娶过来的女人啊,有什么事,不是这个回娘家给传开了,就是那个回娘家给带来了,呵呵呵,能传的不快嘛,还有什么是能瞒住的啊。

还有,就连那个教育办的主任也是我们庄上一个章姓人家的女婿,他还和唐云天有亲戚呢,什么亲戚啊?唐云天的大嫂就是那个教育办主任老婆的四妹妹,就连我也是认识他的,这家伙个头不高,黑了吧唧的,肩膀上顶着一个大脑袋,两只眼珠子倒满有精神的,滴溜溜的乱转。

至于他和唐云天丈母娘有一腿的最直接的原因可能就是他老婆身体不好,一天到晚病病殃殃的,她原来也是我们学校教语文的老师呢,听说教的还不错呢,不过我等我上初中的时候,她已经病退了,她的大儿子比我们高一级,小儿子和我们同级,两个儿子和她男人一模一样,都是又矮又黑的。你想想,她是个长期的病人,那她男人出个轨,也在情理之中啊。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