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王军队中人见自己所效忠之人被擒,哪里还有作战的心思,纷纷投降。

平王擒拿叛军首领之事,顿时在京中引发了热议。

众人这才恍然想起,如今的平王上官讳,也曾是风光无俩的少年将军,他还曾凭借一己之力数退南夷敌军,立下过赫赫战功。

也曾在永陵王叛乱中不顾生死,回京勤王,数度救京中百姓于危难之中。

一时间,京中百姓之间已经悄然开始了一种说法,平王上官讳会不会成为那个最终登上皇位之人?

而此时的朝堂之上,一直在朝堂之上不表态的齐国公竟出乎所有人意料地提出要拥立上官讳为帝。

在此之前,朝中并无一人想过要拥立上官讳。

虽说他已经被先皇赦免了所有的罪过,可他的父王毕竟曾是叛国通敌之人。

一个叛贼之子,又怎能当皇帝?

“平王如何不能称帝?但凡你们所举荐的那些人中有一人有血性的,能同平王一般,数度解救京中百姓于危难之中,老夫也认了,可你们看看,我堂堂大燕朝,除了张将军在城门口浴血奋战,其他可有人敢站出来?”

齐国公在朝堂之上振臂高呼,誓要为拥立平王竖起旗帜。

“慕相,你是朝中阁老,你倒是说句话,平王可堪为帝?”齐国公大步走至慕丞相面前,扯着他的衣袖,“慕相,你倒是说句公道话。”

慕丞相此刻站在朝堂之上,脑海中思绪不断地翻转,脸色阴沉,不置一词。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筹谋多年,最后一切却落了空。

他如何能想到,如今这朝堂之上,最有可能登上皇位的,却是那个他当初最看不上的宁王庶子。

如果早知如此,他当初就该早早将谨儿嫁过去,那么如今,他尚有几分胜算。

可他当初不仅没有同意谨儿和他来往,甚至还棒打鸳鸯,将谨儿嫁给了谢洛。

如果真让上官讳登上了皇位,他如何会相信他,倚仗他,器重他?

不行,他不能同意。

“本官认为……”

“本将亦拥立平王。”一声高喝之声传来,身穿一袭银甲的张定山张将军从殿外走了进来,对着众人道,“本将军认同齐国公的看法,本将也拥立平王为帝。”

“这……这……”慕相没想到向来保持中立的张将军也参与到了这件事中,而且他竟也拥立上官讳。

这上官讳在背后到底谋划了什么?若说齐国公是因为上官讳救了他的孙子,方才拥立他,那么张将军又是因为什么?

“其实这平王也不是不行,平王年少有为,征战多年,听闻平王当初在崖州之时,亦广施仁政,深受崖州百姓爱戴。”

刑部尚书孙大人也开了口,这个孙大人不是旁人,正是孙素曼的父亲。

当年他因为被人诬陷而落了狱,家中女眷也被流放崖州。

后来他多方走动,终于证明了自己的清白,被先帝召回了京城。

这几年,他不断地往上爬,终于坐到了刑部尚书之位,在朝堂之上也算是说得上话的了。

“是啊,听说此番在城外增援的铁骑军队,亦是昔日平王在崖州的属下,若不是看在平王的面上,崖州方面怎肯再出兵增援京城。”朝中又有官员开口道。

“正是,这事本将有说话权,本将在城外的北军增援部队迟迟不到,他娘的原来是陈王派人截杀了我派出去的人,幸好平王增援,否则,你我所有人都将被陈王叛军踏为肉泥。”

朝堂之上,争论不休,平王上官讳的功绩自不必说,争论的焦点在于,平王乃昔日叛贼之子,是否能登上皇位?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上官讳会设法洗刷昔日宁王的通敌叛国之罪时,上官讳却公开表示,其父确实有罪,他不做任何辩驳。

这让原本想拿这事否认他的人,一时也掀不起更大的浪来。

这时就有人拿出了当初先帝曾下过旨意,当年宁王谋反之时,上官讳远在西北军中,并不知情,所以当初才被赦免了死罪,只改判流放。

总而言之,上官讳虽是宁王之子,可他是不知情的,且这些年,上官讳除了两次救援京中百姓,不曾有过任何逾越之举,这更让人对他信服不少。

这日,兮谨在千金馆门口施粥赠药,谢洛派了千机门的人在医馆外守着,倒也没出什么乱子。

只是看着那些战后受伤的百姓,兮谨心里不由得感到难过,只盼着这场战争能够快些结束,好让这京城恢复往昔的平静繁荣。

“谢夫人,许久不见啊!”

这日,兮谨正在替一个在战争中头部受了伤的妇人包扎伤口,突然听到了一个女子熟悉而又温柔动听的声音。

兮谨抬头,眸中盛满了惊喜:“兰儿,你怎么来了京城?”

“兰儿随夫君一道回来的,胡子哥送我进了京,接下来只怕是要叨扰谨姐姐几日了。”兰儿笑着说道。

“快快里面请。”兮谨处理好了手头的伤患,将兰儿迎进了门。

医馆内堂,兮谨握着兰儿的手,情不自禁地上下打量着她,欣喜地道:“倒是比三年前圆润了不少,可见大胡子不曾亏待你。”

“嗯。”兰儿高兴地看向兮谨,“谨姐姐,你这是要生了?”

“嗯,八个多月了。”兮谨拉了兰儿落座,满腹的话不知从何说起。

这时,林楚柔端着茶水推门进来,满含笑意道:“我方才瞧着,还以为是我看错了,原来真的是兰儿妹妹。”

兰儿站起身,惊讶地看着面前的林楚柔:“你……你怎么在这?”

兮谨拉了她落座:“这是嘉儿娘亲,在我医馆里帮忙誊抄药方。”

兰儿朝林楚柔点了点头,无比信服道:“谨姐姐的决定,总是不会错的。”

林楚柔递了茶给兰儿:“你放心,我不会让兮谨后悔当初救我的决定的。”

“嘉儿孝顺上进,你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借你吉言。”林楚柔放下了茶水点心,“我去外面帮忙,你们慢慢聊。”

兰儿转过身,握着兮谨的手,杏眸中噙满了泪水:“谨姐姐,三年了,兰儿终于能回京与你相聚了。”

“莫哭,这是好事。”兮谨拿了帕子替兰儿擦拭眼泪,细细听她说起了这几年的事……

喜欢狱中留子,被流犯夫君宠上天请大家收藏:狱中留子,被流犯夫君宠上天更新速度全网最快。

喜欢狱中留子,被流犯夫君宠上天请大家收藏:狱中留子,被流犯夫君宠上天更新速度全网最快。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