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争夺这些东西所以大打出手最后都死掉了吗……看来很重要啊……”

“不过剪刀和匕首都是可以伤害玫瑰的武器,通行证更是能进入大楼任意房间,的确是很重要的道具。”工藤新一表情凝重的说道。

所以那些人自相残杀也很正常了。

想必他们也知道这些东西很有用吧。

也就是说,那些参与抢夺的人,知道王子的存在和地位。

只可惜他们已经死了。

否则还能再获得别的情报。

“既然藤蔓已经……那我们就走旋转楼梯吧,有通行证在应该没关系。”工藤新一说到藤蔓时停顿了片刻,然后略过了话语,朝着大门走去。

至于这个房间,已经没什么好查的了。

在藤蔓全部散去的时候他就看过了。

除了他们坐过的那套桌椅,还有书架书桌,甚至还有一张不小的床,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了。

书架上甚至没有书,一本也没有。

而现在藤蔓又再一次覆盖了整个房间,想要搜查的话只能将藤蔓们扒拉开,还是算了。

打扰别人睡觉可是会被揍的。

他们从这里得到的已经够多了。

“走吧。”工藤新一打开了房间的门,站在走廊上抬头朝上看去,却发现他们此刻已经到了高层。

“果然,早就该想到的,王子肯定住在高层嘛。”服部平次摸了摸头发大大咧咧的说道。

“省了好多往上爬的时间。”安室透语气带着些许满意。

“快点,再耽误下去,修治少爷可能已经惨遭毒手了。”他脸色不怎么好看的催促道。

工藤新一等人一时差点搞不清对方究竟是担心津岛修治,还是在诅咒对方。

却还是跟着加快了速度。

……

“演技还真是一个比一个好,卡奥你是不是带着他们上了演技培训课?”布朗克斯忍不住感慨。

苏格兰和波本两个人的演技,演的和真的一样。

什么从尸体上找到的东西……

如果他们不知道实情的话,说不定就真的信了。

当然,最让他们叹为观止的,还是卡奥的演技。

“是哦,我给他们报了演员的基础课程,布朗克斯你们也要报名吗?”津岛修治摸了摸自己的手臂说道。

“我都要怀疑王子是真实存在的了。”布朗克斯感叹道。

然而他们都知道。

是虚假的。

那个和玫瑰一同陷入沉睡的王子,是卡奥扮演的。

“他的确是真实的存在,只不过我说过了,他早就已经成功自杀死掉了,死掉的意思就是指,无论玫瑰再怎么挽留,他也不可能复活。”黑发鸢眼的少年转而改变了模样,变成了金发蓝眼,右眼开着玫瑰的模样。

“我只是稍微借了一下他的身份而已,顺便为他补充了一下故事,如何,最后的结局很凄美吧?”他摸着右眼处的玫瑰,轻笑着问。

“那么真实的过去是怎么样的呢?”布朗克斯问道。

卡奥演出来的王子和玫瑰那么凄美,真实的过去是否也是如此呢?

“真实的过去……你们真的要听吗?”绷带替换了盛开的玫瑰,黄金的发丝化作黑色,碧蓝清透的眼眸化作暗沉冷漠的鸢色,恢复了自己模样的少年漫不经心的询问。

真实往往没有那么美好。

“反正只是个故事而已,就算是真的,你觉得我们会心疼吗?”威雀轻哼着说道。

“既然这样的话,故事时间到,大家听好了……”津岛修治坐正了身体,拍了拍掌。

藤蔓慢慢的再次缠绕在他身上。

“a级0009号实验体——小王子,制造方法,在选好的实验体身上划开上百刀,将特别培育的玫瑰花种埋进他体内,等到玫瑰花种与他的血肉彻底长在一起,生根发芽,与玫瑰花融为一体,可以尽情掌控玫瑰花时,实验也不算成功。”

“玫瑰花需要用人血浇灌才能开出漂亮的花,它们的养料是人肉,王子是它们的花盆,玫瑰花不会砸碎花盆,所以开始反哺王子,用从其他人那里剥夺的人血与生命反哺给王子。”

“从玫瑰开始反哺的时候,实验才算是成功。”

“王子和玫瑰达成了完美的共生关系。”

“然后王子控制着玫瑰和其他的一些成功实验体一起,杀死了研究员,发起了一场变革。”

“他们闯入了幕后,杀死了那些人,之后……成为了幕后。”

“玫瑰需要养料,否则就会死亡,王子需要供养玫瑰,否则饥饿的玫瑰会将王子彻底吸干。”

“于是成为了幕后的王子用着楼里的其他人喂养着玫瑰。”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后来他厌倦了这样的行为,选择了自杀。”

“在他死后,玫瑰吃掉了他的身体,失去了花盆的玫瑰开始肆无忌惮的生长,汲取生命。”

“吃光了所有人的玫瑰也被困在楼里,陷入了自我沉寂。”

“它们是被我的血唤醒的,现在是属于我的玫瑰哦。”津岛修治摸猫似的摸了摸一旁乖巧听话的藤蔓。

“故事时间结束,现在是提问时间。”

“真实的过去,和我演出的虚假故事,你们更喜欢哪个呢?”他微笑着看向布朗克斯等人的方向。

“都不错。”布朗克斯思考了片刻,给出了回答。

“真实的更加残酷,虚假的更有故事性。”内格罗尼评价道。

“这么残忍的共生关系,被你演的那么凄美,简直就像是王子与玫瑰相爱一样……”威雀摇了摇头。

“你怎么知道王子不爱玫瑰呢?他当然是爱着玫瑰的,所以才会从勇者变成了魔王,用他人喂养玫瑰。”津岛修治摸着藤蔓,看着藤蔓小心翼翼的模样,他主动将玫瑰的刺按进了自己手掌。

“只不过这样的爱变成了囚笼,也变成了日复一日的自我折磨,他最终无法承受的选择了自己死去。”

“即使他死去了,玫瑰也不会死去。”他看着一动不动,不敢汲取他鲜血的玫瑰,露出了倦怠的表情,收回了手。

“波本和苏格兰他们也不知道有没有认出来那个王子就是你……”布朗克斯语气调侃的笑着说道。

“认出来了哦,所以波本才会那么沉默寡言嘛,说不定心里已经气死了哦。”津岛修治微笑着开口。

“而且我给的暗示很多嘛,为什么玫瑰开在右眼呢?因为我右眼缠着绷带嘛,为什么王子会知道他们身上有剪刀和匕首呢?因为是我给的嘛……”

“如果这都认不出来的话,波本和苏格兰真的是无可救药的笨蛋呢。”津岛修治双手一摊,语气满是无奈的说道。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