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外的建奴本阵是看不见山上的战斗的。

山上的九百多建奴白甲兵已经穷途末路,多铎他们对此却懵然不知。

眼看时间一点点流逝,己时都快要过去,镶白旗的20个牛录却迟迟没能通过明军防线的缺口,豪格便有些急了。

“豫亲王,你们镶白旗在搞什么?”

豪格打马来到多铎面前,黑着脸质问道:“为什么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这20个牛录还没有从明军防线的缺口通过?”

“肃亲王,注意你的言辞。”

多铎喝道:“你是在跟定国大将军说话。”

豪格闻言顿时脸色一黑,在马背上打了个千然后问道:“那么请问定国大将军,镶白旗的援军什么时候能通过缺口?”

不得不说,镶白旗的人马推进得是真慢。

“放心吧,本王已经派人去催促过何洛会,不过大军行进毕竟不同于前锋部队的轻装急进,需要时间。”说到这一顿,又说道,“好在,正蓝旗应付明军骑兵进攻绰绰有余,所以肃亲王你完全没有必要太过着急。”

说完还指了一下前方山脚下的正蓝旗方阵。

只见正蓝旗的两千多旗丁凭借山脚几个铳台与开阔地上的方阵,正跟明军骑兵杀得有来有回,看上去确实没什么问题,伤亡似也不多。

明军的剥洋葱战术虽难缠,但效果并不明显。

所谓的剥洋葱战术,说白了其实就是死缠烂打。

豪格却皱眉说:“我担心的不是山脚下的正蓝旗旗丁,而是已经上山的九百巴牙喇,都已经这么长时间了,按说早该发出信号,可是为什么直到现在都还是没有动静?你们说,会不会出什么问题啊?”

按常理,山上的战斗确实该结束了。

可是直到现在,都还没看到库尔阐的号旗,这点确实有些奇怪。

“肯定是库尔阐忘了派人发信号。”多铎道,“巴牙喇兵在山中就是无敌的,这世上没有任何一支军队能在山中战胜巴牙喇兵,从正蓝旗的三百巴牙喇兵上山的那一刻,徐州之战的结果就已经注定,南明事实上已经正式宣告灭亡……”

多铎正跟豪格夸夸其谈时,前方忽传来轰轰两声响。

“肃亲王你瞧,库尔阐这不就发出号炮了么?”多锋笑着说道。

“号炮?可库尔阐约定的不是号炮,是号旗。”豪格闻言便一愣。

“嗯?”多铎闻言不由得也是一愣,急定睛往看时时,却又是吃了一惊。

旁边的勒克德浑也看见了,一脸茫然的问道:“正蓝旗的旗丁方阵遭到攻击了?”

“这怎么回事?”豪格更是急得快要从马背上跳起身,瞠目结舌的说道,“怎么有炮弹落在正蓝旗的方阵?这是哪来的红衣大炮?”

因为就在刚才,随着那两声通通的炮响,前方云龙山下的正蓝旗的旗兵方阵中突然之间就倒下长长的两列!那副景象,就像是被人用一把两个齿的铁筛子筛了一遍,瞬间就在阵中留下两道深刻痕迹,也留下两列的断肢残躯。

对于这副景象,多铎还有豪格他们并不陌生。

当年在宁远城还有锦州城外,他们就见过多次。

这就是红衣大炮的跳弹杀伤,一炮就能糜烂数里。

豪格话刚说完,勒克德浑便弱弱的说道:“好像是从云龙山顶上打下来的?记得之前山顶侧面好像就有明军的红衣大炮来着。”

“云龙山顶上?”豪格闻言愣住。

多铎也是愣住:“云龙山顶?不可能!”

然而话音刚落,前方突然又传来轰轰两声。

随即正蓝旗的旗丁方阵中又多出两道长长的痕迹。

“还真是山顶?”多锋吃了一惊,急举起望远镜。

借助望远镜就看得十分真切,只见云龙山第九峰的侧后方真有硝烟腾起。

不过很快,多铎的目光就被第九峰正前方的孤悬铳台所吸引,只见刚刚还空无一人的孤悬铳台上,居然又出现了大量的明军身影,而更令多铎吃惊的是,在孤悬铳台前居然还跪了一整排的甲士。

这些甲士披挂着各色甲胃。

脑袋却光熘熘的,不会吧?

这一排甲士不会是上山的巴牙喇兵吧?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巴牙喇怎么可能被俘虏?

几乎同时,豪格也是看到了,但是因为没望远镜看得不是太清楚。

当下豪格扭头问多铎道:“豫亲王,是不是明军又夺回了山顶铳台?在铳台前跪着的是不是我们正蓝旗的巴牙喇兵?”

“这……”多铎竟无言以对。

罗洛浑和勒克德浑也是面面相觑。

明军竟又夺回了刚才丢掉的铳台?

那么刚才上山的巴牙喇怎么样了?

这可是三个旗的九百多个巴牙喇兵啊!

“噢,不!”豪格突然间杀猪般惨叫起来。

罗洛浑、勒克德浑还有其他贝勒急定睛看,便吃惊的看到刚才跪在铳台前的那一排巴牙喇兵已经被明军给割断脖子。

这些贝勒、贝子只是看了个大概。

多铎却通过望远镜看得一清二楚,甚至可以看清楚从正蓝旗巴牙喇兵的脖子上飞溅出来的一股股鲜血,还有倒地之后不停抽搐的样子。

看到这幕,多铎牙齿都险些咬碎,真是该死。

再然后,望远镜的视野中又出现一个明军将领。

只见这个明军将领戴着金色兜鍪,披着金色山文甲。

而在这个明军武将身后,还跟着好几个身穿蟒袍的太监。

“崇祯!是崇祯!是他!”多铎勐的握紧望远镜,手背上的青筋都根根凸起,还有说话的声音都已经变了调。

多铎怎么也没有想到,崇祯竟然就在云龙山顶上!

“什么?崇祯?!”罗洛浑等贝勒贝子也当场懵掉。

甚至连豪格都忘了生气,转而直愣愣看着云龙山顶。

再然后,多铎就看到崇祯站在铳台上冲他做一个手势。

只见崇祯先是指了指脚下那个刚刚被他亲手割开喉咙、甚至还在抽搐的巴牙喇兵,然后又伸出手指遥遥的指了下多铎,最后又并指成刀在自己的喉咙上比了一下,意思就是早晚有一天朕也要亲手割开你的喉咙。

“反了!”看到这,多铎肺都气炸。

崇祯这个废物皇帝竟然有胆子向他示威?!

反了反了,简直就是反了,羊居然反过来要吃狼了!

盛怒之下,多铎又是一顿鞭子噼头盖脸抽在范承谟身上,可怜范承谟旧伤未愈,身上又添了新创,整个人则是一脸懵,我又惹你了?

……

云龙山顶。

做完手势,崇祯又哂然说:“多铎你不是奴尔哈赤,徐州也不是萨尔浒!”

说此一顿,心下又暗暗说:朕更不是万历那个三十年不上朝的惫懒货色,所以徐州之战你注定要吞下这第一枚的苦果!

“第二队俘虏押过来接着抹喉!”

“就是要用血淋淋的事实告诉建奴,”

“犯我大明者,虽强必诛,白甲兵也不例外!”

“是!”士子营的士子轰然应诺,一个个都兴奋得不行。

随即又有一队二十多个建奴白甲兵被押上来,并让他们在铳台前的空地上跪成一排,然后二十多个士子手持短刀上前,对着建奴白甲兵的脖子一抹,二十多个建奴白甲兵的脖子便立刻像鱼嘴般咧开,鲜血瞬间从绽裂的断裂处一股股的飙出。

看到这幕,金声桓和死里逃生的边军都感到脖子凉嗖嗖的。

心说以前是真没有看出来,这些读书人一个个也都是狠人,杀起人来居然也跟杀鸡仔似的,丝毫没有手软,看来以后还是少惹他们为好。

随即第三队白甲兵又被押了上来,在铳台前跪好。

这次上山的白甲兵足有九百多个,最后一个都没跑掉。

原因也很简单,将近百斤重的三重甲胃在进攻的时候,可以给白甲兵提供强大防护,可一旦战败想要逃跑,这三重甲胃立马就又变成最大的累赘。

饭团看书

何况攻上山的这九百多个白甲兵,体力原本就快要透支。

所以最后就是,打吧已经没体力,可是跑吧又真的跑不动。

九百多个白甲兵就这样全军覆灭,但是真正战死的并不多,大多都是体力耗尽被士子拿石头砸晕然后活捉。

对这些白甲兵,崇祯当然不会有丝毫的手软。

在刚刚抓到这些白甲兵的第一时间,崇祯就直接下令死处,这些凶神恶煞般的建奴白甲兵还是死了比较好,不光是因为这些白甲兵手上沾满汉人鲜血,更因为这些白甲兵的威胁太大,万一让他们跑掉几个那就得不偿失。

在处死建奴白甲兵的同时,崇祯也没有忽略山脚下的战场。

早在击溃建奴白甲兵后的第一时间,崇祯就命令三千士子下山支援骑兵,同时又让夏完淳带着一队士子接管红夷大炮,给山脚下的骑兵提供炮火支援。

运气还算不错,正蓝旗的旗丁方阵居然正好处在红夷大炮的打击范围内。

又是轰轰两炮,正蓝旗的旗丁方阵中就又多出来两道痕迹,这两道痕迹几乎是斜着将整个方阵凿了个对穿。

从斜对面掠过的明军骑兵,都险遭池鱼之殃。

连挨了六发红夷炮弹之后,山脚结阵的正蓝旗终于崩溃了。

正蓝旗的这两千多旗丁也是可怜,一面要承受明军骑兵不停的剥洋葱,一面又要承受来自山顶的红衣大炮,援军却迟迟不到,如此绝境几乎没有军队能够扛得住,正蓝旗的旗丁能坚持到现在就已经是殊为不易,可也只能到此为止。

当又是两颗弹炮弹在阵中,在阵中犁出两条槽,并留下一地断肢残躯,列队的正蓝旗丁终于彻底意志崩溃,四散而逃。

还有守在山脚铳台的旗丁也被俯冲的士子逐出。

士子的火枪队打不穿建奴白甲兵的三重甲,可是打穿普通旗丁的铁甲却绰绰有余,面对士子火枪队的打击,守在铳台的正蓝旗丁死伤不少,正好这时候列队的旗丁率先崩溃,于是铳台上的旗丁瞬间也是土崩瓦解。

两千多个旗丁就这样四散而逃。

明军的骑兵则在后面全力追杀。

还有不少士子从山脚追杀出来,端着一把鸟铳也去追。

一边追,这些士子一边还大吼:“喂,骑兵营的弟兄们,麻烦你们把建奴赶回来,也让我们见见血,打完仗帮你们写家书。”

……

看到这,豪格的脸都急得绿了。

多铎的脸色也是变得极为难堪。

这样的结果可以说完全出乎他的预料。

不光是巴牙喇兵在云龙山顶遭到惨败出乎他的预料,正蓝旗的两千旗丁这么快就遭到明军击溃也是同样出乎他的预料之外。

而更加出乎多铎意料的则是他自己的镶白旗的旗丁!

到了这时候,多铎也反应过来,何洛会并不是故意要拖延时间,而是真的过不去,而是真的遇到了麻烦!

也是这时候,多铎才反应过来。

刚才三个旗的巴牙喇兵的攻击,之所以会如此犀利,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杀了明军一个措手不及,明军就连适应的时间都没有,正蓝旗、正红旗还有镶红旗的九百多巴牙喇兵就把战斗强度拉到最高,明军直接就被打懵,所以才得以在短时间内连续突破两重铳台并一路攻上云龙山。

可是现在,明军已经慢慢适应,反击也就变得凌厉。

最直接的结果就是,除了刚才巴牙喇兵夺取的十座铳台之外,接着往两侧撕扯缺口的两红旗只夺取了两座铳台,付出的代价却大得多。

因为明军的炮火变得比之前更密集也更精准。

镶白旗的20个牛录进展缓慢,就是因为炮火的阻碍。

因为左右两侧的明军铳台都向着缺口拼命的进行炮击,无数的铳子铺天盖地的从天上倾泻而下,使得缺口的通行变得艰难。

想通了这一切之后,多铎就知道今天不能再打下去了。

因为再这样打下去,说不定会把镶白旗的20个牛录也葬送掉,至于正蓝旗的那两千多个旗丁,那就更无幸理。

当下多铎黑着脸道:“鸣金收兵,各旗撤回!”

【点击投月票】

【点击推荐票】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